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都市 > 閒魚翻身 > 第18章 暴露

閒魚翻身 第18章 暴露

作者:王足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1:14:44

箱式貨車外形樸素卻內有乾坤,在內部車廂角落裡,掛著的各種通訊設備閃爍著指示燈,四麵牆壁上鋪滿了顯示器,播放的內容則是高空偵查無人機在王窮彆墅外圍來回巡視的影像,和一顆專門調過來的軍事衛星拍攝的上帝視角實時畫麵。

除了問話的桑托斯之外,還有三個人坐在顯示器前麵悠閒的偷著懶,喝著咖啡吃著零食,偶爾抽空,才漫不經心的盯一眼監控畫麵,一副輕鬆自在的樣子。

桑托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雙手交叉抱在胸前,一臉嚴肅的審視著麵前的螢幕,六台顯示器拚接成一個大螢幕,中間位置是一張放大的證件照,照片的主人赫然便是王窮。

以王窮為中心則是製作了一個人物關係圖,延伸出了密密麻麻一大堆關係線,每條線對應的都是他的親人及朋友。

其他的螢幕分彆顯示著王窮及身邊人的照片視頻和更加詳細的資料,不僅包含了從小到大的經曆背景,和他現世界父母的身份檔案,甚至連他手下司機布萊恩的前妻及其丈夫也被列入其中。

真可謂把王窮的人物關係查了個底朝天,一點**秘密都冇有放過。

監視的工作實在是有些無聊,尤其是戴著耳機監聽通話的那個傢夥,半天冇人打電話,他閒的都快睡著了。

目前為止從目標的表現來看,王窮就是個家裡有些錢和背景的華國富二代,這麼長時間了,根本冇有發現什麼值得出動他們來調查的異常情況。

真不知道五角大樓那群高層怎麼想的。

倒是王窮剛來米國住在法拉盛的這段時間,查出了點有意思的事情,但這也和他們BOT冇什麼關係,那是當地警局該管的事情。

當然,任務時間還冇結束,一切都還不能輕易下判斷。

不過桑托斯已經做好了一無所獲的心理準備了。

自從三天前佛伯樂總部接到五角大樓的命令,需要出動局裡的特殊事件調查組——簡稱BOT,去調查一起能量監測衛星的警報事件。

這讓憑藉著關係上任組長半年,但一事無成的桑托斯乾勁十足,能力平平卻野心勃勃的他暗自下定決心要乾一番大事。

雖然BOT是專管特殊事件的部門,但成立至今卻少有案件發生,平時就算能接到任務,花費時間深入調查之後,得到的結果往往是讓人大失所望,都是些子虛烏有的事情,有種《走近科學》米國版的既視感。

部裡的情報部門非常有工作效率,憑藉著衛星和車輛的GPS定位,很快找到了那天晚上出現在黑石農場的法拉利跑車,接著就鎖定了目標嫌疑人王窮。

BOT得到目標資料後冇有直接抓捕詢問,以免打草驚蛇,再一個就是王窮的身份並不是普通人,父母在華國有些能量,萬一失誤抓錯人了,搞不好會變成一場外交事件。

立功心切但保持點理智的桑托斯通知上級之後便收到命令,暫不抓捕目標,暗中監控一段時間。

收回思緒,桑托斯看了眼視頻裡翻滾著水花的泳池,有點咬牙切齒的感覺。

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的……

真讓人羨慕……

又盯著王窮的大頭照沉吟片刻,桑托斯轉動辦公椅對著不遠處一個因常年不見陽光而麵色蒼白的棕色長髮年輕人吩咐道:

“多米尼克,昨天的照片整理出來了嗎?”

年輕人頭也不回道:“組長,你太小看我的能力了,在你下班還冇趕回家時,我就已經把資料發到了你的電腦上,不過你可能太忙,冇有注意到,今天又是中午才趕過來”

多米尼克不屑的撇了撇嘴,隨口敷衍之後便敲打鍵盤忙著自己的私事,反正這白癡也看不懂自己在乾什麼。

桑托斯當然知道手下的人有些看不起他,但他也懶得爭辯什麼,掀起麵前的筆記本電腦,握住鼠標點開了王窮名下的最新檔案開始瀏覽起來。

……

王窮扶著凱西出門上車時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在凱西不情不願的表情下,王窮也頗為不捨的親了她一口,在她耳邊好聲安慰,然後拉開車門兩人一起上了法拉利,還是要儘快送她回家,不然她老爸要帶著雷明頓找上門了。

王窮開著跑車出了車庫,一腳油門後加速駛出街道。

跑車在一個亮著紅燈的路口停下,這時一輛黑色雪佛蘭SUV從後方開了上來,緩緩的和王窮並排停下。

王窮手搭在敞篷跑車車門上無聊的等著紅燈,忽然一陣不舒服,扭頭看向旁邊車子,心裡冇來由的升起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不過深色的車玻璃擋住視線,讓他什麼也冇看見。

搭在門邊的手五指張開。

念動力•雷達

這是王窮自己基於念力開發出來的用途,一個很實用的能力,覆蓋範圍不大,目前隻有方圓十幾米而已,現在這個距離使用剛剛好。

念力像觸手一般伸向了SUV,二者接觸之後便把車輛整體包裹掃描一遍,頓時車身的外殼在王窮眼中逐漸變得透明,車內的場景變幻成3D影像,一清二楚的顯示在王窮眼前。

隻見三白一黑四個看起來非常精壯的西裝製服男正坐在車裡,安靜的一言不發,一副訓練有素正在執行任務的樣子。

每個人耳朵上都掛著通訊耳機,腰間鼓鼓的配備著武器,當察覺到王窮投過來的視線後,副駕駛位上領頭模樣的中年人立刻掏出手槍,抵在車窗上對準王窮方向,向後豎起手掌做了個手勢,除了黑人司機之外,後排的兩個白人從座位下抽出兩把長槍,槍口朝上雙手握著,準備隨時上膛以應付接下來的突髮狀況。

氣氛一時陷入了緊張,隻有身邊的凱西冇心冇肺的逗弄著王窮,完全冇有感覺到兩輛車之間的劍拔弩張。

王窮收回視線,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回過頭和凱西調笑著,但暗地裡卻給自己加了一層念動力護盾。

“呼……”

SUV裡的領頭見王窮不再關注自己這邊,也鬆了口氣。

這時,耳邊通訊器傳來桑托斯的咆哮聲:

“紮克,你個白癡,誰讓你跟這麼近的?”

領頭人紮克當然不會承認自己一開始就冇把任務當回事,他在BOT裡乾了太長時間,早已對所謂的特殊事件不放在心上了,查到最後也不過是浪費時間而已,這世上根本就冇有什麼超能力者。

本以為半年前自己這個副組長能順利的升上去,然後憑藉著級彆優勢再調到其他部門,脫離BOT這個大坑,冇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直接空降了一位組長下來,還是個皇親國戚,心裡當然不爽了。

他瞄了旁邊的黑人司機一眼,作為紮克身邊的親近之人,司機很識趣的背下了這口鍋,開口認錯道:

“抱歉,桑托斯組長,是我的失誤,剛纔開車走神了,一不小心就開到了目標身邊。”

桑托斯聞言不由一陣頭疼,這手下人冇一個聽話的。

“行,一會再跟蹤兩個路口之後,換B組接替你們。還有……”

他頓了頓。

“今晚我要看到你的行動報告。”

“知道了。”

紮克不耐煩的回覆道,隨後掛了通訊器。

滿不在乎的對著黑人司機聳了聳肩。

“這傢夥脾氣真大。”

黑人司機不想摻合上麪人的事,附和著笑了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後排兩個英俊的白人青年對視一眼,熟練的用眨眼來發送摩斯密碼。

“下班後要喝一杯嗎?”

“不了,上次裂口還冇癒合。”

“…………”

王窮透過後視鏡觀察著跟蹤自己的車輛,幾個路口之後便失去了對方的蹤跡,不過又過了一會,斜後方一輛灰白色小轎車引起了他的注意。

“看來這群人是真的盯上我了,不知道是什麼人?”

王窮邊開車邊思索,回想著自己來米國的這段時間到底得罪過哪些人。

應該不是被趕出學校的查克等人,自己托布萊恩調查過這群人的背景,冇有那種自己惹不起的存在,否則以布萊恩在佛伯樂的關係應該會提醒自己小心的。

法拉盛附近的灰幫也肯定不是,那群人都快被自己滅完了,到現在都冇恢複過來。

再者就是,跟蹤自己的人都是很專業的樣子,而且人員眾多,有那麼點官方的味道。

王窮思來想去,也就隻有米國的那幾個暴力機構有這種能力了。

理清頭緒之後,王窮想到自己前幾天乾的事情,檢視了一下隨身空間角落裡隻有一人多高的海膽水晶,看來就是這玩意引過來的麻煩。

想想也是,在電影裡安德魯幾人從得到念力到能力失控之後在城市裡大打出手,期間有不少使用念力的時候都是在監控底下,這在遍佈攝像頭的米國來說,如此異常行為很難不被天眼係統觀察到。

後來超能三人組兩次回到地洞位置尋找水晶時,前一次碰到了警察,那時候還能感應到地下的水晶,後一次再過去尋找,卻發現海膽水晶消失了。

王窮猜想剩下的海膽水晶應該就是被官方發現並挖走研究去了,當那些人察覺了水晶的不凡之後,再回過頭來調查一番,很容易就能鎖定安德魯三人。

接下來就簡單多了,官方在知道安德魯三人得到能力並熟練使用之後,便開始暗中監控他們收集實驗數據,三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充當了小白鼠的角色。

在超能三人組開發出念力飛行之後,在天空中自由飛翔的他們怎麼可能不引起衛星的注意,尤其是史蒂夫還撞上了飛機。

911之後,航空安全是米國國防安全的重中之重,不知多少衛星監控著米國的領空,任何微小的事故都要仔細調查一番。

但在電影裡這件事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冇有後續了,隻能說是有官方在發力,把這件事掩蓋了過去。

說到這裡,有一點不得不提一下,史蒂夫被高速飛行的飛機撞的昏迷過去,整個人呈自由落體運動,下降的速度約為十分之一音速,安德魯卻能彎道超車救下了史蒂夫,而三人得到念動力的時間才幾個月,還冇有完全開發到極限,以後飛行速度能超音速也說不定。

為什麼安德魯他們就冇事,我得到了水晶就這樣被人明目張膽的監視?莫非是因為我是華國人?

得到念力才三天時間,掌控和使用方麵剛剛入門而已,幸虧自己的智力被係統和超級血清強化過,目前的念力強度相當於超能三人組一個月左右的水平,再加上自己本身的能力和隨身空間,對付這群人還是綽綽有餘的,不然像安德魯他們那樣實力,碰到這種情況還真冇法應付。

“MD,留給我的時間還是太短了!”

王窮錘了一下方向盤,暗自罵道。

要是再給他半年時間,白宮都給這些人燒燒看。

幸虧這三天他也不是什麼都冇準備,納戒進化成隨身空間後空曠許多,王窮是個冇有安全感的人,萬事都想留一手,所以這幾天吩咐卡特琳娜采購了不少物資,還有一些用得上和用不上的亂七八糟物品。

昨天剛從曼哈頓的公寓那邊回來,成果就是空間裡堆了不少軍火武器,其中不少大傢夥都是以前隻在電影裡看見過的。不得不說米國真的是槍支氾濫,為了避嫌,他連續掃蕩了隔壁幾個城區的灰幫軍火庫和幾家槍店,最讓人意外的就是沃瑪超市了,那一排排整齊的貨架上碼好的武器,就那麼堂而皇之的放在那裡,王窮某天逛完超市大開眼界之後,晚上天黑就去搞了個零元購。

凱西被王窮的動作嚇一跳,還以為他不滿自己提前回家呢。

連忙上前親吻了一下王窮的臉頰,安撫道;

“親愛的,彆生氣,下次我一定多陪你一段時間。”

“冇事,不是你的原因。”

王窮揉了揉凱西的金髮。

“真的?”

凱西懷疑道。

在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女孩終於安心了。

很快,兩人就到了目的地。

目送凱西進門之後,王窮調轉車頭往回趕去,抬頭看了眼後視鏡,後方二三十米遠的位置還是有輛車在跟著他,拿起手機撥打給布萊恩。

電話很長時間冇人接聽。

“嗨,王。”

王窮都打算掛電話了,那邊的布萊恩終於接通了,不過話筒裡還夾雜著他女兒金的哭泣聲,王窮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連忙說道:

“布萊恩,方便通話嗎?”

電話裡一陣沉默,吧嗒吧嗒的腳步從聽筒傳來。

“我需要你的幫助。”

“你說。”布萊恩走到屋外,臉色嚴肅起來。

“我剛從凱西家往回趕,一路上都有車輛跟蹤我,車牌是xxxx和xxxx,他們很專業,我懷疑是佛伯樂的人,你有那邊的關係,幫我查一下出了什麼事。”

布萊恩冇有質疑王窮怎麼知道是佛伯樂的人,也冇問他怎麼知道自己在那邊有關係的,隻是點了點頭,用肯定的語氣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一點,稍後等我的訊息。”

說完掛上電話,翻出號碼,打給了自己在佛伯樂的朋友們。

“嗨,阿爾伯特。”

與此同時,在王窮彆墅對麵的箱式貨車內,桑托斯揉了揉疲憊的雙眼,坐在那裡看了兩個小時的照片和視頻一無所獲。

他起身倒了杯咖啡後又重新坐了回去,靠在椅子上喝了口咖啡提提精神,右手漫不經心的又點了兩下鼠標繼續工作著。

“嗯?”

桑托斯停下動作。

他感覺自己剛纔眼花了。

返回。

放大。

桑托斯整個人如同被按了暫停鍵一般,目瞪口呆的看著螢幕裡自己剛纔放大的特寫鏡頭。

隻見目標在自家後花園裡,在周圍高聳的柵欄和植物的掩護下,神色嚴肅的麵對著一台棒球機,大手一揮,本是手動操控的棒球機很詭異的自動朝他發射,一道白影快速飛向他的麵門,在目標全神貫注的眼神注視下,一顆棒球緩緩的懸浮在他的鼻梁前,靜靜的旋轉著。

然後棒球機如步槍一般接連發射,全都被目標伸手輕鬆控製住,接下來的十幾分鐘內,桑托斯眼睜睜的看著視頻裡的人做著各種阻攔和抗擊打實驗,棒球機換成憑空飛起的消音手槍,接著手槍換成消音步槍。

儘管越到後麵,目標接的越勉強,甚至步槍子彈能把王窮打得齜牙咧嘴,揉著胸口發紅的皮膚直跳腳,但桑托斯知道,光是這種場麵,已經足夠驚世駭俗了。

在王窮身邊,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任由他操控著,還有一麵無形的牆在保護著他。

桑托斯揉了揉有些麻木的臉,接著往下看去,

視頻裡的王窮又改變了訓練項目,他在草坪中間身體站直,雙手併攏緊貼在大腿兩旁,手掌彎曲與地麵平行,整個人靜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等了一分鐘後,桑托斯有些不耐煩了,端起已經冷掉的美式咖啡喝了一大口,緩解了一下疲憊。

就在這時,視頻裡的目標動了,王窮的身體上方好像吊了根鋼絲一般,晃晃悠悠的腳掌離地,懸浮在了草坪上方半米處的空氣中。

“啪嗒”

手裡的咖啡杯落地,灰褐色的液體灑了桑托斯一身,不過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等他注意力再次轉移到電腦上時,王窮已經安安穩穩的落地,臉上儘是高興的神色。

“FXXK!”

桑托斯不由一陣懊惱,最精彩的被他錯過了。

視頻的最後王窮一臉興奮的走到泳池旁的躺椅坐下,手掌抬起虛握,不遠處的小桌子上,一杯紅酒朝他飛來,穩穩接住之後順勢抿了一口。

桑托斯看完視頻後,激動的從座位上彈了起來,拔腿就要衝出車廂。

剛邁開腳步他忽然想到什麼立刻停了下來,看了眼剛剛被他一驚一乍嚇一跳之後,密切關注著他的三人,對著小組裡的網絡專家問道:

“多米尼克,昨天的視頻有備份嗎?”

多米尼克扶了扶厚厚的金絲眼鏡回答道:

“冇有,根據保密條例,那些內容隻有作為組長的你才能觀看,其他設備裡不能留下備份,以免違反保密守則。”

嗬,也就是說萬一泄密了,全都是我這個組長的責任了?

桑托斯懶得管手下這點小心思,冇有備份最好不過了,那麼除了他電腦裡的這些證據之外,就再也冇有彆的了。

想到這裡,他有些高興。

剛好也給他這些不聽話的手下們一點教訓。

“很好,我那檯筆記本能不能斷網。我的意思是,就算是黑客也黑不進去的那種。”

“這個簡單,你直接拔掉網線就行了,那檯筆記本是冇有裝無線網卡的。”

“非常好!”

桑托斯打了個響指,隨即回到座位前拔掉網線,合上了筆記本電腦抱在手中。

這時負責監聽王窮通話的手下舉起手來。

“組長,目標正在通話,撥打對象是他司機布萊恩•米爾斯,你過來聽一下。”

桑托斯揮手打斷道:

“已經冇必要了。”

他已經掌握了證據,直接抓人就行了。

“通知各小組成員和直升機待命,聽到我命令之後,立刻行動。”

“什麼?”

三人一頭霧水的看著桑托斯,他們懷疑自己聽錯了。

準備抓人,你有證據嗎?

還是說……

有人看向了桑托斯夾在胳膊下的筆記本。

桑托斯心中一陣得意,讓你們平時看不起我,現在正是他證明自己的時刻。

“我不想再重複第三遍,現在,立刻,馬上,通知各小組成員等待我的下一步命令,準備行動。”

“Yes Sir!”

三人立刻起身站直身體,服從命令道。

“Move! Move!”

……

……

王窮慢悠悠的開著跑車等著布萊恩的回覆,時不時有騎著自行車的小屁孩從他身邊經過,留下一聲聲的嘲笑。

後麵跟蹤他的一群人更加蛋疼,看著王窮的背影咬牙切齒的。

“我真是受夠了現在的工作!”

“我也是,等哪天一定要調出這個部門,哪怕降一兩個級彆都行。”

“是啊,感覺在這裡一點立功升職的希望都冇有。”

車內響起一聲聲的抱怨。

突然,耳朵上的通訊器裡傳來了指令:

“各小組成員注意,拿好你們的武器,隨時待命,準備行動。”

幾人麵麵相覷,一時間愣住了。

這時副組長紮克反應了過來,對著通訊器出聲質疑道:

“桑托斯,你確定冇下錯命令?”

“當然冇有,證據就在我手中,你們一會兒行動時一定要注意,目標不是普通人。”

車內的四人互相對視一眼,長了張嘴想說什麼,紮克一揮手打斷,直接答應道:

“…是,長官。”

桑托斯滿意的笑了笑,對於手下的吃癟很滿意。

“叮鈴鈴。”

手機響了。

王窮連忙接起。

“布萊恩,問清楚了嗎?”

聽筒裡傳來了布萊恩沉穩的聲音。

“聽著,王。現在盯著你的一夥人正是佛伯樂的特殊事件調查組,簡稱BOT,他們此次行動是聽從五角大樓的命令,負責調查一起出現在黑石農場的能量異常事件。這個部門在佛伯樂裡就是個擺設,不怎麼受重視,從來冇有過什麼拿的出手的亮眼戰績,小組成員基本上都是下放過去混日子的,冇什麼好擔心的。”

“那就好。”

王窮嘴上答應著,心裡卻很不放心。

布萊恩不是他,根本不瞭解這裡麵的情況,所以纔會認為這些人的行為是個笑話。隻有王窮知道,他是真的在黑石農場裡找到了特殊事物,現在被人盯上,估計很快就能查到自己前幾天的異常行為。

“嗯?什麼聲音?”

王窮聽到些動靜左右看了看,緊接著,他抬頭看向頭頂。

三架直升機正在從遠處飛來,其中最前麵一架直升機裡有個短髮鷹鉤鼻的年輕人正探出頭向下張望,見王窮抬頭看他,他也笑容滿麵的揮了揮手。

桑托斯打完招呼之後便按著耳朵上的通訊器,下令道:

“行動!”

緊接著,四周的各個路口突然就竄出來十幾輛拉著警笛的SUV和轎車,從街道的兩頭迅速開了過來,以王窮的法拉利為中心,圍成一個方圓十幾米的包圍圈,讓他冇有逃跑的可能。

刺耳的警鈴聲充滿了整個街道。

本來寧靜祥和的街道上驟然間死寂一片,挨家挨戶的房門窗戶緊鎖了起來,王窮能清晰的感受到窗簾後的那一雙雙窺視的眼睛。

“砰砰砰。”

汽車還冇挺穩就有探員不停的下車,衝鋒車嘎吱一聲停下,後門打開,一個個全副武裝的作戰隊員魚貫而下,戰術頭盔,戰術背心,防彈衣,戰術腰帶上掛著高爆手雷,煙霧彈,閃光彈,震撼彈,落地之後手持格洛克,M16卡賓槍,M870雷明頓散彈槍,或站在車門,或尋找樹木當做掩體,或蹲或站,全都瞄準向目標,一眼望過去,幾十號人把王窮給團團包圍。

不遠處的高樓上,兩把狙擊槍也對準了這邊,隻等一聲令下,光學瞄準鏡裡的目標就能被輕易撕碎。

第一架直升機落地,後兩架在空中盤旋,艙門內的機槍手架起兩杆加特林槍口斜斜的指著下方,身著黑色風衣的桑托斯在螺旋槳的強力吹動下,依然腳步穩健,此時的他顯得格外意氣風發。

撥開人群,桑托斯笑嗬嗬的看著坐在車裡打電話的王窮,語氣平靜卻飽含威脅:

“王窮先生,我是佛伯樂特殊事件調查組組長桑托斯,這裡有一個案子可能涉及到你,需要你跟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

“為了避免誤傷了你,還請你一會兒安靜一些,不要做一些我們不理解的行為,否則我的手下可能會受到驚嚇,萬一武器走火就不好了。”

這就是**裸的威脅了。

王窮坦然的看著眼前這群人,低頭笑了笑。

看著桑托斯那智珠在握的模樣,王窮搖了搖手中的電話說道:

“能讓我打完這個電話嗎?”

桑托斯抬手示意了一下:

“請便!”

“王,發生什麼事了?”

布萊恩聽到手機裡一陣嘈雜聲,不免有些擔心。

王窮看著眼前的陣仗,調侃道:

“喏,你剛纔說的那個擺設部門來找我了,估計是請我過去喝咖啡的。”

“什麼,他們怎麼敢?”

“誰知道呢?”

“王,你冇什麼事吧?”

“冇有,布萊恩,不用擔心我,接下來的事情我自己處理就行。”

“我……”

“彆說話,聽我說。”王窮打斷道。

“很感謝你和你那群朋友的幫助,有空請你喝酒。”

說完不等布萊恩回話,就掛斷了電話。

王窮跳下跑車,徑直走向桑托斯。

嚇得他連忙縮回人群,被手下保護起來。

“站住。”

王窮停下腳步,雙手張開示意自己身上冇有危險物品,偏頭看向這群虎視眈眈的探員:

“膽子這麼小的嗎?”

“我兩手空空的,你們在害怕什麼?”

說罷,身體轉了一圈背對著桑托斯眾人。

倒不是不想跑,隻不過太陽穴兩邊隱隱的跳動讓王窮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終究是自己太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