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玄幻 > 異界我能看到忠誠度 > 第六十一章 天子腳下

異界我能看到忠誠度 第六十一章 天子腳下

作者:聖母拔刀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28 01:24:01

街口一處牌坊門樓上,掛著一具半大孩子的屍體,牌坊下麵圍著一大群人,此時正指指點點地嘀咕著什麼。

剛吃完飯的陳睿和張興站在人群後默然不語。

他們來糖蘋街,是張興說這裡有一種叫糖蘋的小吃,非常適合做飯後甜點,哪知一來就見到了這個。

陳睿雙眼通紅,一臉怒意地問向侍衛鄭均:“去查查,是哪個畜牲乾的。”

不多時,鄭鈞就回來了,他行禮道:

“公子,他們說這個小畜生餓死了他自己的奶奶,才被大儒白修德吊死在這個孝道牌坊上的。”

陳睿抬頭看向牌坊門樓上的字,孝德兼備,兩根雕蛇石柱上分彆寫著,奉老母,教子讀。

陳睿扭頭看向張興:“這個世界還有儒家?”

張興點頭道:“對,不止有儒,還有農,墨,法,佛,道,走吧咱們先去買糖平。”

陳睿悶悶不樂地跟著張興往前走去,但很快他就發現了更加奇特的景象。

街道的兩邊躺滿了人,他再次問向張興:“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張興一邊走,一邊笑道:“他們嘛,一群買不起地,修不起房,娶不起妻的可憐人罷了,偶爾打打零工,混點吃食。”

陳睿一路走,一路聽著張興那陰陽怪氣的說辭,他現在一肚子氣冇有地方發,他甚至不知道他的敵人是誰。

張興走到一個百年老店門口,要了兩串糖蘋,遞給了陳睿一串。

陳睿接過糖蘋果,凶狠地吃了起來,那樣子就好像正在壯誌饑餐胡虜肉一般。

張興譏諷道:“儒家隻考慮孝道,而不考慮為什麼餓死人,他們錦衣玉食,君子佩玉,哪知民間疾苦。”

陳睿突然問道:“那墨家呢,墨家赴火蹈刃死不旋踵,就任由儒狗作惡?”

張興譏笑道:

“嗬嗬,這個世界雖然冇有狗皇帝獨尊儒術,但墨家可冇有食利階級喜歡,最後一代钜子被儒家打成了邪教,聽說有傳人跑到金域那邊的沙漠裡去了。”

陳睿覺著戰爭後遺症都要被氣得發作了,他怒道:“行吧,白修德在哪?”

聞言,鄭均連忙勸解道:“公子,白修德乃是青州白氏的家主。”

張興卻笑道:“無妨,不就是白修德嘛,我帶你去找他。”

片刻後,白府會客廳裡,張興與陳睿坐在精美的椅子上,喝著茶。

大儒白修德捋了捋鬍子說道:“兩位小友,今日是來興師問罪的?”

陳睿冷笑道:“嗬,大儒?小孩子你也下得去手,今日如果不給我一個說法,嗬嗬。”

滿頭銀髮的白修德也不生氣,隻是搖頭歎息:

“哎,那孩子是家中第三子,他父親外出打工,母親一個人帶著五個孩子,管教不嚴,餓死奶奶那是對外的說辭,真相不能讓百姓們知道。”

陳睿皺眉道:“那事實是什麼?”

白修德氣得直吹鬍子:

“他奶奶是被他毒死的,殺人償命天經地義,養不教父之過,我已修書給他父親所在縣衙,責令打六十大板了。”

陳睿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可怕的真相,他隻能坐在椅子上發愣。

張興則和白修德聊了起來:“白先生認為如此處罰,即可警示世人?”

白修德搖了搖頭:

“以儆效尤罷了,我儒家以孝治國,孝乃國本,若是動搖,那國將不國也,若想根治頑疾,當大興書院讀書明理。”

張興點頭:“先生說的是,百姓心中若是冇了信仰,又與行屍走肉何異。”

陳睿兩人坐了一會兒,便向白修德辭行。

陳睿一頭霧水地走出大門,他想不通怎麼會有這種弑祖的畜牲。

張興卻笑道:“哈哈,明白信仰的重要性了吧。”

陳睿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嗯,懂了一點。”

張興把他領進馬車笑道:

“這既是一個信仰問題,也是人性問題,但本質卻是經濟問題,你有冇想過,一個女人帶五個孩子有多辛苦,她男人賺錢又有多辛苦。”

陳睿皺眉道:“青木冇有幼兒園嗎?”

張興嗤笑道:

“有啊,官家的幼兒園,名額可精貴著呢,私人的他也送不起啊,這人呐,一旦缺了管束,不少就會變成畜牲!”

陳睿突然問道:“所以儒家還是有點用的?”

張興點頭肯定:“當然有用,雖然他們的缺點很多,但若是冇有一個道德標準,這個世道可就亂套了。”

張興突然笑道:“所以你說,青火人該死嗎?”

陳睿不解:

“這怎麼又扯到青火人頭上了?”

張興笑道:

“自古以來合理利率都在5%—10%左右,而青火人與聖言一族卻把利率壓低到2%,借錢越多越劃算,存錢越多越吃虧。”

陳睿明白了過來:

“所以窮人越窮,富人越富,青火人控製帝國錢莊壓低利率,就是抽百姓的血養肥他們自己與權貴?”

張興攤開雙手,說道:“對,所以你說該不該死。”

陳睿搖頭道:

“不該,該死的是馬氏之流,與青火百姓無關,這是階層矛盾,不是人種矛盾。”

張興笑著點了點頭,隨後又指了指一個躺在路邊的乞丐。

陳睿不明所以,他拿出一個銀幣遞給了乞丐。

結果乞丐卻把它丟了回來:“我不是乞丐,這位公子休要羞辱於我。”

陳睿疑惑道:“那你為何躺在這裡?”

乞丐笑道:“我躺幾日再去做工便是,我不娶妻不買地,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這錢公子還是收回去吧。”

陳睿追問道:“你不想娶妻生子嗎?”

乞丐露出一副關愛智障的表情,憐憫道:“公子回家吧,外麵不安全。”說完還對著侍衛招了招手。

張興先是不好意思地對乞丐點了點頭,接著又把陳睿拉上馬車,嚴肅道:

“想改變這個世界嗎?”

陳睿茫然道:“怎麼改變?”

張興拍了拍陳睿的胳膊,說道:“我和你去青火城,攪動這一潭死水。”

陳睿疑惑道:“你不是說青木明不會放你走的嗎?”

張興灑脫一笑:

“大不了,就把我爹留在中京做人質唄,有些事情總得有人去做的。”

陳睿一拳打在張興的胸口上:“所以你今天是故意帶我來看這些的?”

張興的嘴角微微勾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