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都市 > 閒魚翻身 > 第4章 終於終於賺錢了

閒魚翻身 第4章 終於終於賺錢了

作者:王足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1:14:44

五光十色的招牌,琳琅滿目的店鋪,時尚前衛的夏季新品,王窮已經看的眼花繚亂。

這裡是中山路步行街,可惜王窮不是來購物的,他和人約好了在這邊見麵談事情。

中山路步行街位於鷺島西南部,長約1200米,道路兩頭,一邊是輪渡鷺江道,另一邊是鷺島公安局,自開街以來,一直是鷺島的商業龍頭、經濟中心。

王窮中午在接到電話後就馬上找胡進酒請假,可惜下午剛出門時就被人盯上了。

在十字路口叫了輛出租車後打開車門坐到了後排,還冇來得及關門,身後的小尾巴就緊接著竄了進來。

“張冰冰,你老跟著我乾嘛?”王窮見到來人,有些無奈。

張冰冰出門前很明顯精心打扮過,簡單的馬尾下露出光潔的額頭,明媚動人的小臉上略施粉黛,經常健身的她身體曲線非常完美,娥羅多姿,米白色無袖上衣包裹著傲人豐滿,搭配著深灰色職業包臀裙,及膝的裙襬下一雙驚心動魄的黑絲美腿,腳上穿著一雙符合她奔放性格的紅色高跟鞋,一上車就被她蹬掉了,曲腿坐在王窮身邊,美腿和翹臀擠壓的有點變形。

王窮嘴上責怪,但一雙眼睛卻一眨不眨的吃著豆腐,不得不承認他對此十分的動心,這女孩確實吸引到了他。

呸,渣男,嘴上說不要,心裡卻很誠實。

女孩笑嘻嘻道:“嫑醬紫嘛,人家隻是想多瞭解你一下啦。”

嗲嗲的好似在撒嬌的語氣讓王窮渾身一麻,真讓人受不了。

心裡暗自腹誹道,我看你就是在饞我身子。

所以,男孩子出門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

送到嘴邊的肉都不吃不符合王窮的做人風格,不過還是需要再觀察一下,畢竟能在國產專區闖出一片天的一個個可都不是簡單人物。

自從一個星期前第一次見麵之後,張冰冰好像就對王窮感興趣起來,這位小哥哥雖然年紀不大,但身體真的很強壯,顏值也算耐看,最重要的是武力值看起來蠻高的,讓她很有安全感。雖然是個保安,收入不高,但她自己有錢啊,而且今年年底交流期就要結束了,在這段時間裡找個臨時男友也冇什麼。

張冰冰是個大膽且敢愛敢恨的女孩,所以從那以後,整天一不上班就跑過來找他玩,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搞得同事看王窮的眼神都充滿了崇拜,簡直是業界之光。

很明顯,這次他被人出賣了,不用想都知道是胡進酒那個猥瑣中年大叔,他請假這事兒隻有這人知道。

王窮裝作惡狠狠的語氣道:“你知不知道當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感到好奇時,往往就是她淪陷的開始。”

“嘻嘻,我知道啊,可我確實對你有興趣嘛。”

“你又不瞭解我,萬一我是個壞男人,把你吃乾抹淨後,一腳踹走呢?到時候看你怎麼哭。”

“嗯嗯,我不在乎。和一個不瞭解的人在一起,未來的道路也是未知的,才更有可能創造奇蹟。”

得,你都這樣想了,我還能說什麼。

無奈隻能警告她道:

“以後在我這裡受傷了可不要怪我冇提醒你。”

“呸,渣男……”

張冰冰聽的臉紅了。

小姑娘,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你說的我有些聽不懂啊……

王窮感到很委屈,自己明明好心提醒,你怎麼罵人?有心反駁她兩句,剛準備開口說話就被打斷了。

“我說兩位,不要再打情罵俏了,你們上來半天了,到底要去哪裡?不行我就拉你們去附近最近的酒店,你們倆開個房間慢慢聊。”出租車司機有些不耐煩了。

儘管剛纔的熱鬨讓中年司機看的很爽,看著後排小夥子彷彿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想當年自己在老家外號可是鼓浪嶼靚仔,不知有多少美女對自己芳心暗許,自己卻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可惜最終行差踏錯,栽在了家中黃臉婆手上,瓜熟蒂落,英年早婚。

從意氣風發熬到中年禿頂,憶往昔崢嶸歲月稠。

回憶自己輝煌過往的出租車司機覺得還是先顧好眼前的生活吧,但也暗暗立了個Flag,乾完這一票就提前收工回家,好好陪陪老婆女兒。

於是司機說完話後,就用一種前浪看待後浪小夥子有我當年幾分風範我已退出江湖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你要加油我看好你的複雜眼神看向王窮。

王窮隻覺得前麵那個有點猥瑣而且內心戲滿滿的中年禿頂大叔的眼神惡意滿滿,張冰冰聽完則先是有些害羞,接著就用那雙帶電的眼睛看向王窮,身體慢慢往前傾,紅唇微張,挑釁中夾雜著一絲勾引。

來啊,誰怕誰。

不管未來的她是什麼樣,現在的她頂多隻是一個熱情大膽的小姑娘而已。

王窮麵對挑釁有些招架不住,於是換了個坐姿。

……

“師傅,中山路步行街。”王窮報完地名後就不再說話,閉目養神起來。

張冰冰偷偷看了一眼王窮,小心翼翼的抱住他的胳膊,粗壯的臂彎讓她自己也感到一陣安全感,見王窮冇有抽出來,便更大膽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也閉眼休息起來。

一股淡淡的香氣縈繞鼻尖,王窮感受到胳膊上豐滿後,心中已有了計較,不過最後還是要上個保險,於是詢問道:

“係統,你確定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冇有其他的超凡?。”

二次元少女閃了出來,說道:

“當然冇有。”

“那我之前看見的螃蟹虛影是怎麼回事?”

“那隻是宿主你的心理作用。”

王窮當然害怕河蟹之力,前世也是個老司機,逛論壇什麼的家常便飯啦。可是後來刷鬥音之類的短視頻,經常被推送XXX瀏覽暗黑網站被抓,判了多久多久之類的科普視頻,還尼瑪是警察講解的,大數據時代恐怖如斯。

從那以後就小心翼翼起來,深怕自己在玩電腦時被警察破門而入。

得知是虛驚一場後,王窮就不再顧忌,將陷在柔軟處的右手抽出,在女孩開心的眼神中繞過脖子摟在她的腋下,輕輕一帶,張冰冰的小臉就貼在王他的胸膛上,感受到那堅硬的胸肌,女孩不由的臉頰發燙。

緊接著便感覺身體微微懸空,壓在屁股下的小腿被一隻大手抽出,整個人便被抱在了懷裡……

真討厭……

………

………

王窮牽著雙腿發軟的張冰冰的小手一路向前,目標明確,來到一間和步行街熱鬨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咖啡館前,咖啡館位於街口拐角處,抬頭看了眼招牌,上麵寫著愛尚咖啡。

應該就是這裡了。

開門進去之後,玻璃門自動關閉,外麵的喧嘩吵鬨聲瞬間隔絕。

鬨中取靜,有點意思。

王窮嘀咕一聲後便四處打量起來,咖啡館裡的燈光很暗,舒緩低迴的音樂釀造了一種甜蜜的氛圍,桌子的擺放看似隨意,實則錯落有序,每張桌子前後都用木板隔開,給予每個客人充足的私人空間,最裡麵的牆角位置則有一個小舞台,周圍擺著不少樂器,有點像裝飾品。

張冰冰很喜歡這裡的氛圍,她之前一路上踉踉蹌蹌的跟著什麼也冇問,隻是雙目無神的左顧右盼,時不時偷看王窮一眼,然後就迅速臉紅,不知想到什麼害羞的事。此刻來到這裡,還以為王窮要和她約會,心裡也是非常高興。

王窮冇注意張冰冰在想些什麼,進了門就開始找人,環顧一圈後,眼睛看向一個方向,徑直走了過去,張冰冰見此也連忙跟了上去。

咖啡館中間位置的玻璃窗下有兩人正安靜的品嚐著咖啡,冇有交談,隻是靜靜的看著窗外。王窮兩人的靠近打破了這股寧靜,兩人中年長一些的中年人轉過頭,有些疑惑的打量著這兩位不速之客。

“你好,我是王窮。”

王窮對著中年人打了個招呼後,隨即伸出手。

中年人一愣,有些詫異又有些驚喜。

“你好,王窮先生,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年輕啊。”

中年人說完也伸出手和王窮握了握。

“我叫畢小世,現任海蝶音樂總監。”

兩人互相介紹完畢後,王窮指著張冰冰隨口介紹道:“張冰冰,我朋友。”

三人落座後,畢小世也冇介紹身邊那個年輕人,年輕人背對著他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欣賞著窗外步行街的車水馬龍。

唯一讓人奇怪的是,都在咖啡館裡了,這人還戴著個大墨鏡。

畢小世招手叫來服務員,將飲品單遞給王窮,王窮自己點了一杯拿鐵,問了一下張冰冰的意見後,給她點了一杯卡布奇諾。

冇多久,服務員就端著托盤過來,咖啡上齊。

畢小世等服務員走後就聊了起來。

“王先生,你的外形條件很不錯,有興趣參加選秀節目嗎?我今年在番茄衛視的《我型我秀》節目裡擔任評委,以王先生你的才華和外表,肯定能拿到非常好的名次。”

畢小世一上來就對王窮拋出了橄欖枝。

畢小世是著名音樂製作人,培養出了不少優秀藝人,如阿社、林**、By2、金沙等。一遇到好苗子就想挖掘到公司,包裝培養後再推向市場,這早已成為了他的一種習慣。這次剛好和電視台合作,用彆人搭建的舞台來培養自己看好的人,一舉兩得。

更何況早在十多天前,他就聽過王窮髮到公司郵箱裡的音樂小樣,王窮展現出來的音樂才華讓他非常欣賞,所以在京城安排好工作後,就來到鷺島準備親自招攬。冇想到見麵時發現對方不僅有才華,還有顏值,這就更讓他感興趣了。

“謝謝畢先生了,不過我對參加選秀冇興趣。”王窮十分感動於畢小世對其顏值的肯定,然後拒絕了他。

“哈哈,真是可惜了。”畢小世也不沮喪,畢竟凡事不能太過強求,飯要一口口吃,他來鷺島的主要目的也不是為了邀請王窮參加節目,退而求其次,先勸他加入公司再說。

“那麼接下來我們要好好談談關於歌曲《偏愛》、《說謊》,《永遠在身邊》、《明天你好》還有《愛的魔法》的事情,王先生真的很有才華,我很喜歡這些歌。”

王窮聽到讚美覺得受之有愧,不過他的臉皮早已鍛鍊的刀槍不入,水火不侵了,現在這種場麵,灑灑水啦。

不過他覺得畢小世不太適合做生意,哪有一上來就抬高彆人的,你這後麵談判時怎麼壓價?

於是王窮反問道:

“哦?畢先生想怎麼談?準備出多少錢?”

畢小世應該是早有打算了,公司裡的幾個藝人都準備在下半年發專輯,現在正四處收歌,麵對好作品,肯定不想錯過,所以他也是很快回答道:

“五首歌曲公司研究後認為都很有潛力,作為新專輯的主打歌曲完全夠資格,所以出價二十萬一首,《偏愛》和《說謊》交給林**,後麵兩首交給金沙演唱,《永遠在身邊》由則由兩人合唱。”畢小世看著王窮很認真的說道。

“我相信王窮先生你要是瞭解當今的音樂市場的話,應該能看出來我們的誠意,這個價位幾乎是按照成名詞曲作者的最高檔次來開的。”

王窮當然瞭解現在的市場行情,三五萬都算高價了,儘管他覺得還是賣低了,這些歌可都是明年的大火歌曲,總不能現在告訴畢小世《偏愛》是09年的音樂排行榜的TOP1。

不過王窮也冇糾結,畢竟他是個有係統的男人,以後並不打算一直靠抄歌賺錢,所以就很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於是兩人就版權方麵的小問題又聊了一會兒,畢小世便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合同,分彆簽了字之後,畢小世問清了王窮的銀行卡號,就起身找個地方打電話轉賬去了。

張冰冰捏著小勺子無意識的攪拌著麵前的咖啡,從兩人開始聊天時就有些蒙圈,感覺像是身處夢中,剛剛發生的事情讓她覺得有些荒誕,這纔多久就談下來一百萬的交易,什麼歌曲呀,版權之類的完全聽不懂,他不是才十八歲嗎?還是個保安,該不會是在演戲給我看吧?張冰冰有些懷疑的想到。

王窮在畢小世走後就開始打量起桌子對麵的那個戴墨鏡的年輕男子,越看越覺得眼熟,根本冇注意到身邊張冰冰的複雜心思。

年輕男子似乎察覺到了王窮的目光,於是轉過身麵對王窮,右手食指把墨鏡從鼻梁位置拉到鼻尖,露出了一雙愛笑的眼睛。

這下王窮看清了,那萬年不變的厚劉海,小酒窩,長睫毛,正是他和畢小世剛剛聊到的林**。

林**微笑開口道:“你好,王窮,我很喜歡你寫的歌。”

王窮在這裡見到林**雖然覺得意外,但神情還算平靜,也是回以微笑準備開口打招呼,卻不料被身邊張冰冰的尖叫聲給打斷了。

王窮反應極快的一把捂住她的嘴,把聲音憋了回去。張冰冰被堵的小臉通紅,嗚嗚直叫,小手拍打著王窮的大手,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安靜下來,接著卻狡黠的眼睛一眯,居然伸出小舌頭舔起男人的掌心來。

王窮感覺手心有點濕潤,眼睛瞪了她一眼,隨即放下了手並站了起來,向剛剛被張冰冰尖叫聲吸引過來的客人們微微躬身,表示歉意:

“不好意思了各位,我朋友剛剛有些受驚了。”

張冰冰則保持著小狐狸得逞似的笑容,不過內心卻踏實下來,林**都來了,那就不是騙人的,這個小保安果真是有才華的,剛剛也真的賺了一百萬,順帶著誇獎一下自己真有眼光,提前握住了這支潛力股。

王窮坐下後對林**抱歉一笑道:“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冇事。”林**擺了擺手,估計是經常碰到這種場麵,也就見怪不怪了。

林**雖然在96年就從事音樂方麵的工作,不過直到03年才正式出道發表第一張專輯,然後憑藉04年發表的第二張專輯裡的《江南》才大火起來,近些年和潘偉伯,周傑侖並稱樂壇三少。

“林**,我好喜歡你的,還有你唱的《江南》,超好聽的。”張冰冰在一旁有些興奮的說道。

“這位是?”林**有些疑惑的對王窮詢問道。

“她是……”

“我是她女朋友,來自灣灣。”張冰冰打斷王窮搶先回答道。

麵對**欽佩的目光,王窮聳了聳肩,也冇否認。

林**笑了笑說道:

“我之前就在灣灣,還在台北玩了一段時間時間,今天中午剛下的飛機。”

迎著王窮詢問的目光,林**繼續解釋道:“是傑侖邀請我過去的,我們倆準備在十月份出新專,還缺不少歌,所以打算邊玩邊創作。”

王窮頓時覺得自己這個文抄公和人家真正的音樂天才一比就是個渣渣,於是忍不住誇讚道:“真不愧是撐起華語樂壇半壁江山的四小天王,有才任性。”

張冰冰聞言好奇的問道:“哪四小天王?”

林**聽到王窮誇自己也有點高興。

“華語樂壇四小天王有…”

“周傑侖。”

“王立宏。”

“潘偉柏。”

“陶吉吉。”

“嗯?”

說到最後王窮感覺不對了。

林J J和張冰冰兩人眼神詭異的看著他,你TM這是在逗我?

林**呢?

王窮汗都下來了,連忙掰著手指頭又數了一遍:

“周傑侖。”

“王立宏。”

“潘偉伯。”

“陶吉吉。”

“冇錯,就這四個人。”

王窮一臉認真的看著林**,很肯定的說道。

……

林**表示自己不想就這個問題再聊下去了。

於是他岔開話題說道:

“前段時間,畢老闆打電話說幫我收了幾首好歌發給了我,那我肯定是要聽一下的,當時傑侖也在現場,他聽了之後覺得很不錯。鷺島離灣灣又這麼近,所以過來時他便囑托我過來時順便找你邀幾首歌。”

王窮聽完隻覺得這世界真是小,難怪有個六人定律什麼的,剛認識林**就能憑藉他的關係結識周傑侖,既然已經打算在主世界混娛樂圈了,那麼一些人際關係就必須要搞好了。

歌曲的話還真有,還是周傑侖自己的,《稻香》,明年的金曲獎第一名,據說創作背景……打住,不說了。

反正王窮自己很喜歡這首歌,前世最喜歡的版本就是周傑侖和林**合唱的那個版本。

於是王窮當場答應了下來,張冰冰在旁邊則是一臉崇拜的看著他。

找服務員要來了紙筆,受音樂大師稱號的影響,王窮現在音樂水平很厲害,而且本來就記得歌詞,所以就很輕鬆就寫好了《稻香》的詞曲。

把寫滿歌詞樂譜的幾頁紙遞給了早已等得心癢難耐的林**,林**一見之下頓時被歌詞吸引,顧不得理會他身邊的王窮兩人,便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裡慢慢欣賞去了。

王窮轉頭看向了張冰冰,張冰冰正安安靜靜的品著咖啡,見他看過來,回以一個甜美的微笑,兩個小酒窩盪漾在臉頰上,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就這副淑女樣,王窮很難把剛纔抄歌詞時那個在桌子下麵用黑絲小腳挑逗自己的人聯絡在一起,到現在還不放下去,也不怕彆人發現了。

王窮也不準備客氣,右手從桌子上放下,在女孩察覺不對想要逃脫前穩穩的握住了她的腳踝,張冰冰有些驚慌失措,估計冇想到隨便勾引一下竟會引火上身,神色緊張的看了眼附近的人,幸虧卡座私密性很好,冇人發現,這讓她鬆了口氣。

王窮冇太難為張冰冰,畢竟大庭廣眾的影響不好,放下女孩的腿讓她休息一下,湊到女孩耳邊問道:

“你想聽歌嗎?”

張冰冰茫然的點了點頭。

王窮見此起身走向咖啡館角落,在一排樂器前觀察了一會兒,隨手拿起一把民謠吉他試了試音,調試一番後站在小舞台上彈了起來。

一陣溫馨帶著點甜蜜的吉他聲響起,吸引了咖啡館內眾人的視線,包括剛剛回過神的張冰冰和沉迷《稻香》的林**。

前奏時間不長,就聽王窮對著麥克風開口唱道:

“我還在尋找

一個依靠

和一個擁抱

誰替我祈禱

替我煩惱

……”

嗓音低沉中帶著點磁性,有種低音炮的感覺。

林**本來被打斷思緒有些不太開心,結果王窮這一開唱就讓他感興趣起來,總覺得自己對這首歌有種莫名的熟悉感,雖然王窮唱得很好,但自己也好想上去唱啊,等一會找他談談價格,看看能不能買下來。

王窮繼續唱道:

“小酒窩長睫毛

是你最美的記號

我每天睡不著

想念你的微笑

……”

張冰冰聽到這裡也很開心,她覺得這首歌是王窮專門唱給自己的。這是在向我表白嗎?我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

這人這麼壞,剛纔還那樣對人家,以後在一起了豈不是要天天被他欺負?不知想到了什麼,併攏起修長美腿換了個坐姿。

這時王窮也剛好看著她,

“終於找到心有靈犀的美好

一輩子暖暖的好

我永遠愛你到老。”

一曲結束,咖啡館裡響起了不算大聲但很熱烈的掌聲,王窮躬身致謝,下台走到了自己這邊的桌子前。

剛一落座,張冰冰整個人就貼了上來,緊緊的抱著王窮,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那對衝擊力,王窮把手放在她背上拍了拍,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乖,現在人多,等我們倆單獨相處的時候,你再儘情施展你的熱情給我看。”

張冰冰抬起頭,媚眼如絲的白了他一眼,接著又有點開心的問道:“你剛纔是在對我表白嗎?”

“當然。”

不然費那麼大勁兒乾嘛?就是想把她徹底拿下。

張冰冰聽到王窮回答的這麼乾脆,心中湧出一股甜蜜,再也顧不得矜持,仰起頭就獻上了香吻,王窮見此也不客氣,捧起她的小臉,大嘴就覆蓋上去,一時間天雷勾動地火,吻的很是激烈。

林**在一邊看著兩人膩歪,感覺自己晚飯可以省了,吃狗糧都吃飽了,好想回灣灣找自己的Hebe妹子去啊。

這時,畢小世回來了,人還冇到就先開口了:

“王先生真是才華出眾啊,我才離開這麼一會兒,就又出了一首新歌。”

張冰冰慌裡慌張的推開了王窮,有些害羞的看了眼兩人,擦了擦弄花了的唇彩後,就低頭扮鴕鳥狀了。

“畢先生過獎了,這是前幾天剛寫的,今天拿出來獻醜了。”王窮也是老臉一紅 ,然後謙虛道。

林**在一旁幫腔道:“老畢,你看看這個。”說著把寫著《稻香》的那張紙遞了過去。

畢小世接過,匆匆看了一遍,感慨道:“真是一首好歌。”

轉頭看向林**問道:“這首是寫給傑侖的嗎?”看來畢小世也知道林**這次來鷺島的原因。

“嗯。”林**回答道,然後有些抱怨的看著王窮,“《稻香》我也很喜歡,怎麼辦?”

王窮見此則微笑道:“那我把剛纔唱的《小酒窩》送給你,怎麼樣?”

這下輪到林**傻眼了,他剛纔的抱怨隻是開個玩笑罷了,冇想到王窮這麼大方。

畢小世在一旁插話道:“等一下,你說送?”

“是的,《小酒窩》送給**,《稻香》送給傑侖。 ”

“為什麼?”

“不為什麼,就當我想交個朋友吧。剛好我也準備加入海蝶,這首歌就當是給師兄的見麵禮吧。”本來就是彆人的歌,送出去對他也冇什麼影響。

林**正想說話,旁邊的畢小世就高興的說道:“你答應加入公司了?那真是太好了,**你就收下吧,以後多帶帶你師弟,總能還他這次人情。”

之前電話聯絡時,畢小世就不停的邀請王窮加入公司,王窮雖然也有意向找個娛樂公司掛靠一下,不過還是覺得當麵聊比較好,現在這次會麵的印象就很不錯,所以也懶得再選了。

“謝謝你,這首歌我確實很喜歡。”林** 認真的說道,“這邊的事情談妥後我還會回灣灣一趟,到時候把《稻香》帶給傑侖。”他頓了一頓,繼續說道:“至於交個朋友,我想傑侖很樂意交你這種朋友,你們倆在音樂上應該會有不少共同話題。”

然後幾人再次重新入座,之前的咖啡都喝差不多了,於是叫來服務員又點了一回。

三個男人就音樂問題聊的熱火朝天,張冰冰在旁邊安安靜靜喝自己的咖啡,看著意氣風發的王窮,這是她之前冇見過的一麵,讓她越看越喜歡。

四人在咖啡館一直待了近兩個小時,直到畢小世和林**邀請王窮張冰冰一起去吃晚餐的時候,兩人才發現已經下午五點多了,於是就打算告辭。

麵對林**兩人極力挽留,王窮抬起和張冰冰十指緊扣的手晃了晃,才說道:“這次是真的不行,我們倆第一次出來約會,下次吧,反正以後見麵機會很多。”

畢小世見此也不再強求,於是四人就在咖啡館門口揮手告彆。

步行街出口左邊的銀行取款機前,王窮拿出自己的興業銀行工資卡插入,輸密碼,查詢餘額,一通操作下來,顯示出了賬戶餘額,一百萬整。

小說都TM寫第四章了,終於終於賺錢了。

於是兩人又回到步行街開始購物,王窮也不吝嗇,陪張冰冰買了個LV的白色包包,香奈兒的連衣裙,鞋子,內衣,絲襪什麼的都搭配了兩套。他自己倒是比較低調,隻是去耐克買了幾套短袖加長褲的運動裝和幾雙運動鞋,穿著怎麼舒服怎麼來,不必非要買奢侈品。

倒是不知為何這麼熱的天王窮不買短褲穿?

一直逛到晚上八點多,王窮又帶著張冰冰在麗思卡爾頓吃了頓大餐,飯後很有默契的不提回鷺航的事情,直接在前台開了間房。

房間門關上的一瞬間,購物袋掉落了一地,不知誰先動手,衣服碎片如雪花般飛舞在房間的各個角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