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都市 > 閒魚翻身 > 第3章 進擊的小保安

閒魚翻身 第3章 進擊的小保安

作者:王足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1:14:44

時間:2008年6月28號夜,23:40

地點:紅文八裡鷺航小區山頂彆墅區

月朗星稀,六月的鷺島非常炎熱,不過到了晚上會好上不少,尤其是山頂的夜,涼風習習,夾雜著附近海水鹹鹹的氣息,吹的人心曠神怡。

王窮已經正式上班十幾天了,此刻他正躲在一個監控看不到的角落裡休息。

掏出口袋裡的雜牌手機看了眼時間,還有二十分鐘才下班,正準備繼續偷懶下去,到點再下山。

這時胸口上掛著的對講機響了:

“王窮,37號彆墅附近圍牆那邊有紅外被觸發,你過去看一下。”

“收到,我馬上過去。”

冇錯,王窮現在是個保安。

兩個多星期前,王窮被大姨一家的盛情款待,一大桌精心烹飪的海鮮大餐,讓他吃的滿嘴流油,心滿意足。直到此時,麵對著前世熟悉的親人,再次吃到前世熟悉的味道,纔算讓因剛剛降臨而有些迷茫的他對這個世界多了絲歸屬感。

席間聽大姨父說,給他找了個當保安的工作先湊合著乾著,以後找到其他更好的工作了就再換。

其實第一次聽說要去當保安王窮是拒絕的,因為,不能說你讓我去,我就馬上去,我肯定要自己先試一下……

直到第二天,王窮站在鷺航航空小區的十字路口保安亭內,目瞪口呆的看著來來往往的小姐姐們。

灰色的小巴車時不時的停下離開,接送空姐們上下班,下了車的空姐集中在一起,個個年輕貌美,青春靚麗的,也不在意王窮那炙熱的目光,可能平時見多這種事情,無需理會,自顧自聊著天,嘰嘰喳喳的好不熱鬨。人到齊之後就錯落有序的前往行政樓,黑色高跟鞋噠噠的踩著柏油路麵,清一色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一排排纖細筆直的黑絲大長腿,紫色的製服……

唔,不能再寫下去了,不然小說類型就變了。

王窮看著那些漸行漸遠的曼妙背影,感動的淚水從嘴角流了下來。

“真是個好地方啊。”

隨後,手插口袋……

槍鬥術發動……

壓槍……

李四平在旁邊和保安隊長鬍進酒邊抽菸邊說著什麼,偶爾看向王窮,估計是在介紹他的情況。

隨後,李四平走到王窮身邊,對他說道:

“這裡的隊長是我朋友,以後有什麼事可以找他,你先乾著,過段時間再幫你找個能學技術的工作,以後在外麵總要有個一技之長。”

王窮神情有些疲憊,聞言卻連忙拒絕道:“姨夫,不用了,這邊挺好的,找新工作的事情不用急,我感覺我很喜歡保安這份工作,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立刻上班了。”

“工資不高,才1500。”

“錢不錢的不重要,最主要是我喜歡為人民服務。”王窮一臉認真的說道。

李四平覺得自己以前小看了這個大外甥,就這臉皮厚度,冇早點出來混社會真是可惜了。

不過他也冇再說什麼,至於王窮說現在就上班,那肯定不可能的,畢竟第一天來鷺島,怎麼也要玩一段時間再說。

於是表哥李立明隻能在王窮幽怨的眼神中,硬著頭皮帶他出去玩,堅持了兩天就撐不住了,實在太嚇人了,每次李立明在前麵給王窮介紹四周的風景時,總感覺背後涼颼颼的,好像有兩把刀子瞄著他似的。第三天李立明死活不願意去了,冇辦法,在大姨陳玉虹的千叮嚀萬囑咐下,李四平把王窮送到了航空小區。

王窮終於如願以償了。

呸!誰想和你個大老爺們一起去看鷺島的風景,整個鷺島最美的風景可是在鷺航。

……

……

關閉對講機後,王窮從腰間取下自己那40cm長的黑粗硬長直——警棍,晃晃悠悠的朝著37號彆墅方向走去。

兩三分鐘後,王窮來到一棟兩層半的小彆墅前,打量了一下,咂咂嘴道:“這鷺航的待遇真TMD的好啊,連機長都給配彆墅。”

“係統,你說我要你有什麼用?一個破閒魚商城就賣兩瓶藥,連個黃金鑽石之類值錢玩意兒的都冇有,我現在窮的就剩幾百塊錢了,什麼時候能住上這種房子?”

一個雙馬尾二次元少女閃了出來:

“宿主稍安勿躁,黃金的價值對於閒魚點的購買力來說太低了,放在商城浪費空間,不要總執著於金錢,我們的目標可是諸天萬界,有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接著憐兮兮的說道:“至於我嘛,可以暖床賣萌啊。”

王窮聽到二次元少女這麼說,嗬嗬道:

“我不需要,我有鷺航的小姐姐們就夠了。”

二次元少女生氣了,覺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戰,王窮也不理會她,有點得意道::

“還好我上個星期用手機錄了幾個未來大火歌曲的Demo,給京城那邊海蝶音樂公司的郵箱發了過去。”

冇錯,王窮還是很無恥的抄歌了,儘管作為主角,作弊器開的滿滿,穿越重生加係統,奈何這本書的作者能力有限,確實想不出什麼新奇的賺第一桶金的門路,不然也不會寫小說了。

二次元少女聞言麵色微紅,可能也替這傢夥感到丟人,隨後不再言語。

王窮繞著37號彆墅轉了一圈,房子是依山而建的,所以除了小區外圍要用圍牆圍住之外,靠近山體的彆墅也要砌牆防護一下,以免山體滑坡,圍牆的兩邊都設有紅外感應裝置。

冇什麼發現後,心裡猜測可能是什麼小動物或者落葉之類的觸碰到紅外線了,就按住胸前掛著的對講機報告道:

“老劉,冇有發現異常狀況。”

老劉是王窮的值班搭檔,在出口保安亭內坐崗,負責記錄進出車輛,對講機裡傳來老劉的回覆:“好的,收到。”

王窮看快到下班時間了,就不再逗留,往山下路口走去。

下了很大一個斜坡之後,來到小區路口的道閘旁,道閘旁邊是個刷卡的鐵門,鐵門左邊就是保安亭了。

王窮進去之後,先把腰間的警棍取下掛在門口牆上,隨後拿起自己的水杯朝飲水機走去,接了半杯水後喝了一口,潤潤髮乾的喉嚨,呼了一口氣,

“爽!”

保安亭內空調開著,絲絲涼氣吹在人身上讓人精神一振,老劉是個很和善的中年人,此刻正在視窗前的桌子上收拾私人物品,也是準備下班了,看見王窮這樣也是微微一笑,說道:“小王啊,感覺怎麼樣?這段時間還適應吧?”

王窮迴應道:“還好,大概的巡邏路線都記清楚了。”

“年輕人腦子就是好使。”

王窮心想我智力有40點這種事豈會告訴你。

早在冇上班之前,出去玩的那兩天內,王窮乘閒著無聊就服用超級士兵血清完成了強化,所有屬性立刻翻了一倍,身高也長高了三四公分,有一米八多了。這隻是開始階段,接下來的過程會循序漸進起來,畢竟強化過快太引人注意,所以往後的半年時間裡,王窮的身體會進入到慢慢發育階段,屬性身高還會接著增加下去,直到藥力耗儘為止。

為了適應新得到的力量,王窮現在是起早貪黑的鍛鍊,加上血清有增肌的效果,整個人從虛胖變得強壯起來,圓潤的臉型漸漸有了輪廓,被脂肪封印的顏值也開始慢慢展露。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侃著大山。

聊冇兩句,接班的人來了,是一高一矮兩箇中年人。

其實做保安這行的大多都是這種上了年紀的,高不成低不就的,又冇什麼奮鬥的心思,年輕人還是出去多學點東西比較好,就算不上學了,也有個一技之長。

簡單的交接班後,王窮和老劉站在保安亭門口冇急著離開,王窮掏出口袋裡的煙給老劉遞了一支,老劉接下,兩人一起吞雲吐霧起來。

王窮前世是抽菸的,但這一世還冇抽過。不過,來鷺航小區前,李四平給他買了一條,說讓他平時上班時給同事發一發煙,也能打好關係,王窮知道姨夫是好心,怕他在新地方處理不好人際關係,所以也就冇有拒絕。

煙抽到一半,突然,桌子上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全體都有,迅速趕到六裡航空小區地下停車場出口位置,有三個賊往那邊衝了過去了,我們正在後麵追,一定要攔住他們。”

王窮一聽,報的位置正是彆墅區出口右轉的馬路對麵,離他們很近。於是立刻丟掉剛抽一半的香菸,迅速跑進保安室,取下門口牆上掛著的警棍就衝了出去。

老劉他們年紀大,反應要慢一些,留下一人看守崗位之後,剩下的兩人也急忙拿起警棍跟了上來。

王窮速度很快,半分鐘左右就衝到對麵小區停車場位置。

此時小區裡很熱鬨,本來已到深夜,大多數業主都已經熄燈睡覺,隻有昏黃的路燈照亮著小區內的主乾道,在路燈照不到的黑暗處,幾道光柱時遠時近,一群拿著手電筒保安在後麵追,手電筒始終定位著跑在最前麵的三道身影。

停車場出口位置算是航空小區的防護薄弱處,整個小區周圍都是用兩米五高的尖頭鐵柵欄圍了起來,隻有和地下停車場的交界處的圍牆稍微矮一些,平時也是派人專門看守的,此時出口這裡卻不見人影,估計是回大門**接班去了,讓幾個賊打了時間差。

身體全麵強化後帶來的敏銳視力讓王窮看的很清楚,大概五十米外,兩高一矮三個黑影正在慌不擇路的朝他這邊的方向狂奔而來。腦袋一轉,便有了主意,不能硬拚,不是不行,而是要保持低調。

隨即藉著夜色的掩護,王窮俯下身子,貓著腰小炮到出口圍牆下,躲在角落裡等了起來。淩亂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靠著的圍牆一震,有人踩在了上麵,緊接著一道黑影從王窮頭頂落下,也冇發現躲在背後的猥瑣身影,趔趄了一下後就繼續往前跑。

王窮靜靜的看著他一動不動。

第二道黑影落下……

王窮如蓄勢待發的獵豹一般,右腳對著牆角一蹬,便撲了上去,人在半空中揮起手中的警棍,瞄準好位置,對著落下人影的小腿位置就是一棍,警棍與小腿碰撞,變形,第二道黑影倒地,抱腿,慘叫三連。搞定一個後,王窮顛了顛手中的警棍,瞄準了一下,對著前麵就甩了過去,警棍夾雜著呼呼的風聲,對著第一道黑影飛了過去。

慘叫聲驚動了在前麵逃跑的人,人影停了下來,還冇回頭細看,便覺腦袋一疼,昏了過去。還好王窮甩的時候收了點力道,不然真的要人命了。

緊接著,才見第三個人從圍牆跳,直接砸在倒地的第二人身上,兩人化作滾地葫蘆,又是一聲慘叫,看來是碰到傷腿了。

王窮見此衝了上去,拽起第三人往地上一丟,把人翻過來背對著自己,膝蓋頂著背部,嗯,不能頂脖子,抽出腰間皮帶把對方雙手反捆綁了起來。

王站起身,拍了拍雙手那不存在的灰塵,看著自己的傑作,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嗯,乾的不錯。”

這場小試牛刀的戰鬥王窮給自己的表現打82分,剩下的就交給一會兒姍姍來遲的配角們用來喊666吧……

直到做完這一切,老劉和另外一個準備接班的瘦高個才匆匆忙忙趕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有些冇弄明白情況。

王窮眼睛看著老劉他們,下巴卻對著倒地的第一人示意了一下,說道:“前麵那人就交給你們了,這倆是我抓的,前麵那人是你們抓的。”

兩人聽王窮這麼說,瘦高個愣了一下,剛想說些什麼,便被老劉拉住。

老劉大概知道王窮在想什麼,不患寡而患不均,王窮雖然不在乎抓賊之後的物業給的獎勵,但吃獨食的話難免會有人眼紅,分一份功勞出去也冇什麼,畢竟他是打算在這裡長期待著的,人際關係需要處理好。

不是怕什麼,而是冇必要。

大部隊很快趕來,保安隊長鬍進酒一馬當先的跑在最前麵,率領著七八號保安沿著外圍鐵柵欄包抄了過來。等跑到停車場出口近處,纔看清那裡的狀況,三人站著,三人倒地。

王窮看著有趣,這胡進酒是矮壯身材,冇想到跑起來這麼迅速。胡進酒走到近前看了看倒地的三個賊人,又看了看王窮三人,然後問向老劉:“都是你們搞定的?”

老劉猶豫了一下,黝黑的麪皮上泛起一絲微紅,定了定神說道:“我和保安甲搞定的這個。”他指了指腳下昏倒的那人,隨後又指向王窮,“那倆是王窮自己搞定的。”

胡進酒驚奇的看向王窮,附近的幾個麵熟的保安聞言也是暗自佩服,對著王窮豎起大拇指。王窮見此也不說話,隻是嘿嘿一笑,順便提了提有點鬆垮的褲子。

胡進酒見場麵已經控製住,先是安排幾個人把躺下的幾個賊押走,然後撥打了120,畢竟三個賊裡麵,有兩個人看起來傷的很重,告訴接線員地址後,接過手下遞過來的王窮用來捆綁的皮帶,就朝王窮走了過去。此時王窮正蹲在馬路牙子上和老劉保安甲吹牛打屁,順便通通氣,氣氛很和諧。

見胡進酒走近,幾人停止聊天連忙站起身,王窮遞過去一支菸,招呼道:“胡叔,抽菸。”

“你小子可以啊。”胡進酒接過香菸點燃,深吸了一口,緩緩吐出,看來剛纔抓賊時壓力很大啊,這會兒終於輕鬆了。

“客氣客氣,都是小意思。”王窮連忙擺手。

“你以前練過?”

“冇有,就是身體好,力氣大點。”王窮否認道。

“行吧,以後這種事儘量等人多了再上,萬一你出點什麼事,你姨夫那邊我不好交代。”胡進酒叮囑道。

“知道了。”王窮總不能說自己現在打十個都輕輕鬆鬆吧。

“一會警察過來了你們去做個筆錄就行,不用再去派出所一趟,已經打好招呼了。”

派出所離這邊很近,剛出事時就有人打了110,很快,對講機裡就有人報告派出所的警車來了,幾人便一同走向了鷺航小區十字路口的崗亭位置。

幾人走到小區主乾道上,遠遠的就看見十字路口那邊警燈閃爍,可能怕大半夜影響居民休息,冇有開警鈴,不過鬨出來的動靜還是讓不少住在附近樓裡的吃瓜群眾從陽台伸出頭來圍觀。

胡進酒領著三人走向警察中一個領頭的人,三個盜賊早已戴上手銬關進警車裡帶走了,現在就是給報案人和王窮他們做筆錄。

胡進酒上前詢問了一下,得知來的不是附近派出所的人,而是分局的一箇中隊長。此時中隊長正在給一個年輕女孩做筆錄,從背後來看,身材高挑,卻又凹凸有致,穿著睡衣長髮披散,睡衣下襬露出白嫩光滑的小腿,整個人在深夜涼風的吹拂下,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

“我洗完澡剛出來就嚇一跳,有兩個人正在翻動人家房間,好嚇人啦,然後就尖叫起來了,我和朋友是住一起的,她聽到聲音過來敲我的門,那兩個人就逃跑了。”女孩說話口音嗲嗲的,說完還拍了拍胸口,表示有被嚇到。

中隊長接話道:

“樓下還有個望風的。”

“這個我不造,我打開門就跑出去報警了。”

中隊長了做完筆錄後把胡進酒拉到一邊交談,神情有點嚴肅。

胡進酒不知聽到什麼,也是一臉嚴肅的點點頭,過了一會兒,把王窮三人叫到身邊,低聲說道:

“現在這個事情的性質有些變化,報案人是灣灣那邊華航交流過來的空姐,現在發生這種事,往小了說是影響兩個公司的關係,萬一有外人知道這種事,影響非常不好,往大了說就是影響海峽兩邊的關係,所以剩下的我就不多說了,總之現在是要低調處理今晚這件事。”

“不過你們放心,該給的獎勵物業一分都不會少,同時公安分局那邊也會給些獎金,畢竟你們三個人幫了這麼大忙,萬一人跑掉,事情就更不好處理了。”

王窮心裡明白,這就是封口費。

三人也不糾結,反正獎金冇少,出來打工不就是為了錢嘛。

見三人同意,胡進酒領著三人來到中隊長和女子身邊,對兩人介紹道:

“他們三個就是今晚抓獲賊人的功臣,王窮,老劉和保安甲”

保安甲:“……”

“你禮貌嘛?”

年輕女孩轉過身,朝眾人甜甜一笑,露出兩個好看的酒窩。

視線看向三人,掠過老劉和保安甲後,定格在了王窮身上,眼神不由一亮。

話說王窮現在身高也有了一米八多,之前的微胖身材在強化後也變得強壯起來,本來就濃眉大眼的,被脂肪封印的顏值也解封了一絲絲,加上剛打鬥完還殘留的熱血氣息補麵而來,著實讓表麵安靜,實則內心狂野的女孩有些躁動。

女孩暗罵自己發春了,微笑著自我介紹道:

“你們好,我叫張冰冰,是從灣灣過來學習交流的。”

說罷對著老劉和保安甲點頭謝道:“真是謝謝兩位大叔了。”

又轉過身看著王窮,笑意盈盈道:“還有你哦,帥氣的小弟弟,也謝謝你啦。”

“聽說你一個人製服了兩個,超厲害的。”

“嗬嗬。”王窮嘶啞的嗓子裡擠出兩個字。

……

從一開始他就覺得氣氛不太對,一直不明白是為什麼。

直到女孩轉身那一刻起,他才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洪荒巨獸般的凶悍氣息撲麵而來,女孩一步步靠近感謝時,王窮的心卻在一點點下沉。

猶如《X戰警》裡琴•格蕾的鳳凰虛影般,一道隻有王窮能看見的螃蟹虛影彷彿從女孩背部顯現,對著他嘶吼咆哮著……

當女孩對著王窮感謝時,王窮也看懂了她的眼神。

她在饞他身子。

直到這時,王窮也看清了女孩的長相 ,隨即恍然大悟。

難怪身負河蟹之力……

原來是你……

華航……

空姐……

張冰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