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都市 > 閒魚翻身 > 第19章 陰差陽錯

閒魚翻身 第19章 陰差陽錯

作者:王足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7 07:34:54

佛伯樂紐約分局

23樓審訊室

王窮坐在一個特製的椅子上,形狀類似兒童餐椅,一條合金欄杆繞過小腹固定在他腰部位置,雙手戴著手銬放置在小腹前的十五公分寬的小桌麵上,桌麵有個凹槽,從裡麵伸出來一根半米長的粗大鐵鏈,鐵鏈兩頭鏈接著手銬,雙腳則被腳鐐綁在椅子腿上,整個人呈現出一個及其彆扭的姿勢,看得出來BOT這群人對他十分提防。

王窮嘗試著扭了扭身體,高大的身軀窩在這活動空間極其狹窄的座位裡,四肢也受到了限製,這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關押王窮的地方在審訊室內的一個小單間裡,四周密封著,連出氣口都冇有,隻有頭頂上的一盞燈,地麵鋪著軌道,特製金屬椅剛好卡在軌道上,外麵是個狹窄的走廊,和單間連在一起,呈一個L形狀,約麼三十多米長,寬度剛好容納金屬椅,給人一種很壓抑的感覺,這樣的環境對待幽閉症患者很不友好。

房間內部除了四個無死角的攝像頭之外,就再無其他多餘物品了。

王窮懶散的靠在椅背上,注視著門前那塊鋪滿整個走廊的巨大單向玻璃,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一個位置,彷彿能看到裡麵正在觀察他的眾人。

單向玻璃背後確實有一群人正好奇的觀察著他,BOT小組雖然不是第一次抓捕這種疑似的超能力者,但基本上都是誤報,這次他們同樣抱著這種想法。不過看桑托斯那一副信心滿滿,證據確鑿的樣子,不由對王窮的身份產生了幾分好奇。

可惜組長這傢夥把他手裡的證據捏得嚴嚴實實的,旁人根本無法知曉那證據到底是什麼。

不少有心之人將目光放在了桑托斯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電腦上。

桑托斯雙手抱胸,一隻手摸著下巴也在看著審訊室裡的王窮,目標那穿透性的眼神讓他有些發怵,隔著一層玻璃都能和自己對視的自信姿態,著實令他有些不安。

他該不會是故意被抓的吧?

桑托斯隨即搖頭,否定了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從自己掌握的證據來看,王窮剛獲得超能力也僅僅幾天時間,其實力應該相當有限,從視頻中的表現出的能力來看,雖然很強,但麵對大口徑,大威力的現代化武器,以血肉之軀如何對抗,還不是要束手就擒。

唯一麻煩的飛行?漂浮能力,在戴上手銬腳鐐被他們抓住關起來之後,也如野馬戴上韁繩,鳥兒關進籠子一般,毫無用武之地。

想到這裡,桑托斯偏過頭看向身邊的手下問道:

“這樣晾著他有多長時間了?”

“將近兩個小時了。”

“嗯……”

沉吟片刻後,桑托斯拿起麵前的筆記本出了觀察室。

“哢嚓”

第一層金屬防爆門打開,桑托斯走進,站在兩扇門之間的空間內。

“嘭”

防爆門關上,第二扇防彈玻璃門打開,桑托斯再次向前。

如此往複,直到第三層毒氣隔離門關好,桑托斯站在審訊室內,對著左手邊的玻璃擺了擺手。

“哢嚓”

王窮所在的單間鐵門向左縮進牆裡,身下的椅子開始緩緩移動,下麵的軌道出門後左轉彎,使得王窮遠遠的看著站在對麵的桑托斯。

王窮老神在在的任由自己向前滑動,對麵的桑托斯卻警惕的向後退了幾步,直到後背貼在了隔離門上。

看到王窮的一瞬間,桑托斯就有些後悔了,怎麼就失心瘋的獨自跑過來審問他呢?

在王窮離他十多米距離的時候,桑托斯忍不住叫道:

“停。”

“就在這裡。”

桑托斯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這個距離是王窮在視頻裡訓練時的距離極限了,應該要安全一些,至少他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觀察室內的操作員雖然不解,但還是照做了。

“嘎吱”

王窮身體隨著慣性向前晃動一下,隨即坐直身體,看向眼前這個短髮鷹鉤鼻青年。

“王窮先生你好,又見麵了。”

桑托斯站的遠遠的,僵硬的向王窮揮了揮手打招呼。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佛伯樂特殊事件調查組的SSA,桑托斯,也是本次負責抓捕的行動指揮官。”

桑托斯說到後麵微抬下巴,語氣稍顯鎮定。

“我要見我的律師。”王窮不理會桑托斯,自顧自的說道。

“嗬嗬,你會見到那位美麗的卡特琳娜律師的,在你坦白從寬之後。”桑托斯很得意。

他當然得意,本以為王窮會反抗一下,需要費一些手腳,冇想到抓捕的這麼順利,對於王窮拒絕配合的態度也在他的預料之中,不過無所謂了,他電腦裡的證據已經足夠坐實這傢夥的身份。

想必接下來等待王窮的,將是一場又一場慘無人道的人體實驗,運氣好的話還能在暗無天日的實驗室內苟且偷生,運氣不好的話說不定今晚就被拉去切片研究了。

之所以過來例行詢問一下,也不過心中有些小九九,想看看有冇有意外收穫而已。

王窮挑了挑眉,這人一副吃定自己的樣子,還真是欠揍啊。

不知道這個傢夥在賣什麼關子,那不懷好意的樣子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窮決定陪他玩一會,於是語氣略帶譏諷道:

“哦,這麼年輕就當上特工督察了?你是不是有什麼後台啊?”

“……”

“嗬嗬。”

耳麥通訊器裡傳來壓抑的笑聲。

“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情。”

“王窮先生,都到這一步了,我們就直接開門見山吧。”桑托斯麵對王窮質疑的眼神避重就輕道。

“你說來聽聽看。”

“很好,那麼請問王窮先生,你在2012年9月26日,也就是三天前的晚上,都去了哪些地方,具體都乾了些什麼事?”

“嗯……?”王窮裝作思考的樣子,抬頭望天。

“就去參加了個派對吧,也冇什麼。”

“嗬嗬,我們調查得知,你當天晚上9點45分就離開了派對,緊接著十點半左右你的法拉利GPS定位卻出現在了黑石農場裡,直到十一點鐘才離開,能解釋一下你去那裡做什麼了嗎?”

“有嗎?可我真的不記得了。”

“這個回答可不是配合的態度啊,能認真一點嗎?”

“或許有吧,那天晚上我喝了不少酒,在喝醉的情況下,車子開到哪裡我也冇法確定,說不定是我迷路了。”

“砰!”

桑托斯一巴掌拍在麵前的牆壁上,嚇得觀察室內眾人一跳,色厲內荏的喝問道:

“注意你的態度,王窮先生。”

然後表情突然一變,找個了舒服的姿勢靠在牆上,神色淡定道:

“你以為不說實話我們就冇有證據了嗎?對付你這種人我有無數種方法,不要逼我用那些見不得光的手段,到時候吃虧的是你自己。”

“OK!OK!”

王窮無奈的攤了攤手,鎖著雙手的鐵鏈被帶起一陣嘩啦啦響動。

“請問一下,你們這裡的保密性怎麼樣?”

王窮坐直身體,一臉正色的看著桑托斯問道。

……

正當審訊室裡的氣氛劍拔弩張之際,在這座大樓的地下停車場內,多米尼克獨自一人待在滿是網絡設備的車廂內,警惕的四處張望一番後,雙手敲打起鍵盤,開始最後的交付工作。

“怎麼樣了?”通訊器裡傳來一個清冷的女聲。

“我正在給你傳代碼。”多米尼克緊張道。

“好的,我看到了,謝謝。”

“滴滴”

檔案傳輸進度條100%!

多米尼克活動了下手指後,急切的問道:

“我的任務完成了,錢呢?”

“正在轉賬。”耳機裡的語氣不急不緩。

多米尼克猶豫了一下,還是冇忍住自己的好奇心,開口詢問對麵的女子:

“你確定這樣做是合法的嗎?”

“我們隻是在測試安全係統,冇事的。”

緊繃的神經稍微放鬆下來,多米尼克故作輕鬆的調笑道:

“你的聲音可真性感啊,女士。”

“……”

“還有什麼需要我為你做的嗎?”

“不用了,謝謝。”

多米尼克也不失望,靜靜的等了片刻後在電腦上重新整理了一下銀行賬戶。

“很好。”

看著多出來的十萬刀,他露出滿意的微笑。

“合作愉快,女士。”

掐斷通訊,清理一下首尾和電腦的使用痕跡之後,多米尼克準備起身離開。

“呲啦劈啪……”

車廂內燈光閃爍,車廂四周所有的螢幕裡都出現亂碼。

“怎麼回事?”

多米尼克按了幾下電腦,冇有反應。

“唉,真是麻煩。”

手指移向Delete鍵,按下。

“轟轟轟!”

一團火花從機箱裡冒出,隨後車廂內的主機發生爆炸,火苗立刻覆蓋到最近的多米尼克身上,大量的電腦碎片刺進了他的身體裡,痛的他倒地滾成一團,還順帶點燃了其他機器。

緊接大火便燒到了被剛纔爆炸的衝擊波給震裂的貨車油箱上,整輛車終於承受不住火勢瞬間爆炸,多米尼克被炸的當場身亡,屍骨無存。

這一角落的爆炸引發了更嚴重的連鎖反應,先是附近的幾輛車開始起火,然後整層停車場都被波及,車輛報警聲此起彼伏。

停車場內的消防警報響了起來,天花板上的煙霧感應器開始工作,大片的水花從出水口湧了出來噴灑在各個角落,這才控製住了一點火勢蔓延的趨勢。

不過隻要再有車輛發生爆炸,這麼點消防措施根本就是杯水車薪。

……

紐約某處秘密基地內。

亞裔混血美女麻衣戴著耳麥毫無情緒波動的看著眼前的電腦螢幕,冷酷美豔的臉上不苟言笑。

螢幕軟件裡的一排小格子正逐漸變成不祥的紅色,每一格都代表著一個頂級黑客,而紅色則象征著生命的終結。

麻衣扭頭看向右邊的捲髮眼鏡男,吩咐道:

“開始行動吧。”

眼鏡男點了點頭,在麵前的電腦上發送出一個個指令。

……

華盛頓,佛伯樂網絡安全部。

寬敞的大廳內亮如白晝,各色人種的工作人員和身邊的同事交頭接耳討論著問題,一片井然有序的忙碌景象,瀑布般的數據流顯示在大廳正前方的一塊大螢幕上。

突然,大廳內所有電腦的螢幕一陣黑屏閃爍,緊接著所有的燈光和電子設備全部熄滅。

“怎麼回事?”

“WTF?”

“停電了嗎?”

“受到攻擊了?”

“……”

一片嘈雜聲響起,除了幾個主管還能保持鎮定之外,其餘的工作人員皆陷入了一片慌亂之中。

雖然十秒鐘不到電力就恢複了,但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不安的氣氛瀰漫在人群之中,要知道這裡可是負責保護全米國網絡安全的部門,現在出現這種情況可不是一件小事。

半小時後,一行人圍著一個膚色微黑的阿拉伯裔中年人匆匆趕來,隨從中一個禿頂中年眼鏡男邊小跑跟隨著,邊快速彙報道:

“鮑曼副局長,調查報告顯示我們的數據庫冇有任何損失,但我們認為這次入侵是有人故意為之。”

佛伯樂副局長鮑曼聞言停下腳步看向他:“你的意思是,我們被黑了?”

禿頂男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訕笑道:“冇那麼嚴重,還冇達到拒絕服務的地步。”

“但肯定突破了我們的第一道防線了吧。”

鮑曼瞪了禿頂男一眼,轉身吩咐道:

“OK,把黑名單拿出來。”

一位紮著馬尾辮的高個亞裔男子上前遞過一個檔案夾。

鮑曼翻動片刻,下命令道:

“把全米國所有有能力做出這種事情的黑客都給我抓起來問話,現在就去辦。”

手下人一臉為難:

“Sir,那可是有將近一千人啊,而且現在正是週末假期中,我們的人手嚴重不足。”

“聽著,防止這類事情的發生就是我們的責任,更何況現在居然發生在我們自己身上。”

“長官,現在是晚上,而且他們分佈在全國各地。”

“OK,找當地佛伯樂分局幫忙。”

“是,長官。”

鮑曼看向手下眾人,一臉嚴肅的說道:

“既然有人敢挑釁我們,那我就一定要找出來是誰。”

很快,打電話通知各地分局的工作人員陸續回來彙報,不過奇怪的是,一向鶴立雞群的紐約分局卻遲遲冇有回覆。

“長官,還是打不通。”工作人員拿著電話無奈的說道。

鮑曼眉頭緊皺,心裡一陣不爽。

搞什麼飛機?

關鍵時刻掉鏈子。

等下次各個分局局長回總部述職時,一定要撤掉那個屍位素餐的蠢貨。

但現在事態緊急,隻能想想其他辦法了。

“通知紐約警局,請他們協助。”

“是,長官。”

一切安排妥當之後,鮑曼雙手抱胸滿意的看著眼前場景,幸虧有自己在這裡主持大局,不然光靠這群無頭蒼蠅冇那麼快定下方案。

“長官,不好了。”

聯絡紐約分局的工作人員急急忙忙的闖了進來。

鮑曼一臉淡定從容,轉身嗬斥道:

“什麼事這麼慌張?你這種毛毛躁躁的性子以後還能乾什麼大事。”

“我……你………”

工作人員結結巴巴的不知從何說起,一拍大腿連忙看向其他人。

“快,快打開電視,調到紐約當地的晚間新聞。”

其他人不明所以,不知該不該聽,於是又看向這裡的最高指揮官——副局長鮑曼。

鮑曼點點頭說道:

“放吧,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事讓你這麼震驚。”

中央大螢幕裡的數據淡出,很快跳轉到了紐約的晚間新聞頻道。

鮑曼不經意間回頭一看,然後眼睛瞪大。

“我的嘿呦!”

“三凹必棄!”

“王德兒華!”

“後裡蟹特!”

“告的呔麥!”

“雞絲可瑞!”

“媽惹飛科!”

一串串國罵從在場的工作人員嘴裡吐了出來。

隻見大螢幕裡的鏡頭正盤旋俯視著一座大樓,樓頂掛著缺少幾個字母的佛伯樂分局牌子,不知是何原因大樓已經斷電,從上往下看去漆黑一片,隻有最下麵的四五層隱隱透著火光,一群消防隊員架著雲梯和水槍正在救火。

從視頻的拍攝角度來看,電視裡播放的應該是新聞直升機拍攝的現場直播。

讓眾人失態的原因是,此刻大樓不僅是下麵在著火,就在他們看電視這會兒時間,最上麵幾層都傳來爆炸的聲音和火光,爆炸的餘波和從上麵墜落的雜物,給下方正在滅火救援的消防人員們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新聞直升機上的女記者在螺旋槳的乾擾聲中,戴著耳機對著話筒大聲報道:

“十分鐘前,我們接到附近的居民熱線,報料人稱佛伯樂紐約分局辦公大樓地下傳來劇烈的爆炸聲,這也是下方被引燃的原因。緊接著整棟大樓裡的燈光全部熄滅,冇過多久,上方的樓層裡傳來密密麻麻的交火聲,戰鬥時間持續了十幾分鐘,之後就再無任何動靜,現在,整個建築安靜的如同一座鬼樓。”

說道最後,女記者的聲音都帶著點顫抖。

“天哪,每個分部即使在週末最少都有幾十個探員留守崗位,難道他們一個都冇有逃出來嗎?”

華盛頓網絡安全部內,有人驚訝的張大嘴巴,不敢置信的說道。

“啊”

幾道身影突兀的從大樓的高層飛出窗外,半空中發出淒厲的慘叫。

“咚…咚…咚”

地麵染上一層血色,幾朵血肉花瓣綻放在大樓廣場之上。

“啊啊啊”

“救命啊”

“想想辦法,救救他們。”

一些感情脆弱的女性工作人員已經傷心的捂住了嘴,眼睛裡泛出了淚光。

鮑曼麵色嚴肅的看著新聞裡的現場直播,皮膚的顏色更加深沉幾分。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間慘劇,一個念頭不由冒了出來,該不會又是恐怖襲擊吧。

要知道,繼911發生之後,紐約就在也冇有出現過恐怖襲擊了。

“轟隆隆”

大樓主體三分之二處在接連的爆炸中有些搖搖欲墜,隨著往下的樓層逐漸開始爆炸,搖晃的幅度就越大,鋼筋水泥等建築材料朝著四周濺射,時不時有離得近的圍觀群眾和救援人員們被打的頭破血流,激起一片哭爹喊孃的哀嚎聲。

“快撤。”

“這棟樓堅持不住了。”

消防隊的官員連忙扯過對講機大聲指揮道,眼前的情況實在太危險了,再派人去救援完全就是去送命。

得到命令後,所有人都冇有遲疑,扶著受傷的人一起上車準備撤離。

“嗚哇嗚哇。”

NYPD姍姍來遲,警車呈包圍之勢開到了災難現場,不過他們來的快去的也快,之前因為視線受阻冇有看清形勢,等靠近了才發現情況不妙,直接堵住了消防隊的離開路線。

打頭陣的車輛又連忙往回開,後麵的人根本不知道前麵發生了什麼事,於是十幾輛警車便擁擠著撞成一團,一些警察還冇下車就失去了戰鬥力。

如此丟人現眼的場麵被上方的直升機拍個正著,不少守在電視邊看新聞的紐約市民們破口大罵,對於這群浪費納稅人錢的酒囊飯袋們簡直失望透頂。

鮑曼揉了揉僵硬的臉,長呼一口氣,然後強打起精神吩咐身邊一臉悲傷的接線員道:

“給我聯絡總部。”

“……是。”

電話很快接通,一位披著西裝上衣的銀髮老者出現在視頻通話前,經常出現在電視裡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的他,此時髮絲有些淩亂,蒼老的臉頰上也滿是疲憊之色,冇有了以往的那股意氣風發。

鮑曼上前一步,敬禮道:

“愛德華•弗裡曼局長!”

愛德華•弗裡曼回了個禮之後說道:

“在你之前我接了十三個電話,都是關於佛伯樂紐約分局大樓坍塌的事情,其中兩個是白宮打來的,一個是總統的私人電話。”

鮑曼聞言覺得自己這個電話確實有些多餘了,不過還是關心的問道:

“這件事情是意外還是人為?是恐怖襲擊嗎?”

“不清楚。”

似乎看出了鮑曼的欲言又止,漢默將軍揮了揮手道:“你去忙你的網絡安全事宜吧,這邊我已經通知了紐約ESU小隊。”

“另外還有CIA和國土安全域性從旁協助。”

“什麼?怎麼如此興師動眾?”

雖然現在這件事很嚴重,但不至於派出這麼多人手去調查。

“唉!”

愛德華局長歎了口氣。

“你的保密權限不足,有些事不能告訴你。”

鮑曼沉默點頭,看來這棟大樓裡還有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不過既然案子已經鬨到了白宮那邊,那就冇人能在米國逍遙法外。

“辛苦了,局長閣下。”

愛德華掛斷了通訊,擔憂的看向電話旁邊的一個檔案夾,上麵赫然寫著:

“X武器銷燬計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