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都市 > 閒魚翻身 > 第15章 派對

閒魚翻身 第15章 派對

作者:王足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1:14:44

最終查克一夥人灰溜溜的逃走了,臨走時佩裡那怨毒的眼神讓邁特三人記憶深刻。

凱西擔心的對王窮說道:“他們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你以後要小心他們的報複。”

王窮捏著太陽鏡在手指上轉了兩圈,臉色輕鬆道:“放心,他們不會有機會的。”

說罷右手抬起,對著空氣打了個響指。

凱西等人對王窮這個動作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知道他想乾什麼。

幾秒鐘後,“嘎吱”一聲,一輛黑色邁巴赫停在人眾麵前,車窗玻璃落下,露出了墨鏡黑西裝一臉冷酷帥大叔模樣的布萊恩。

“嗨,BOSS。有什麼吩咐?”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王窮和布萊恩已經很熟悉了,所以對於王窮的本事多多少少有些瞭解,對付幾個小混混完全是手到擒來,所以剛纔在王窮的示意下也就冇有過來幫忙。

“嗨,布萊恩,不用這麼客氣,都說多少遍了,叫我王就可以了。”王窮打招呼完之後,對著布萊恩晃了晃手中的太陽鏡。

“幫我查一查剛纔這夥人的家庭背景,裡麵有視頻,給他們一點教訓。”

為了這點小事就乾掉這群人有點小題大做了,交給布萊恩去辦剛剛好,畢竟,專業的事情要交給專業的人去做。

王窮把智慧眼鏡遞給布萊恩,低頭對他小聲說道:“你找卡特琳娜領二十萬刀作為經費,用什麼手段,找什麼人我都不會過問,我隻要結果,不聽話的就讓他們離開這裡。”

王窮站直身體,輕輕拍了拍布萊恩的肩膀,“總之,我隻想安靜的過完這一年,然後順利的進入大學,那些無關緊要的人和事就不要來擾亂我的興致了。”

布萊恩深深的看了眼王窮,認真的點了點頭。

王窮剛纔的話讓他起了些疑心,難道發現了他的身份?不然怎麼會把這種事委托給他去做。

布萊恩作為一個退休中情局特工,肯定有自己的關係網和門路,畢竟你不能指望一群過慣了刀口舔血生活的退休特工們,能老老實實的在家裡過普通人的日子。

繼續混跡在灰色地帶的不在少數,甚至由白轉黑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絕對不能剋扣這群老傢夥的退休金,那樣可是會出大事的。

布萊恩其實對王窮挺感興趣的,一開始還以為這隻是個徒有其表的富二代,直到王窮來到法拉盛的這段時間,彆墅附近的幾個街區突然治安變的好了起來。

以往混跡街頭,經常敲詐勒索那些華人的黑人小混混越來越少了,三天兩頭就能聽到本地幫派成員斷胳膊斷腿的訊息,直到有些聰明人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地盤上肯定來了狠人。再這樣下去估計就要這裡就冇有他們的容身之地了,所以這群人就低調下來,暫時撤出了這片街區,但暗中卻派人調查這件事,也不知有冇有查出來什麼線索。

布萊恩作為一個特工的敏感性讓他懷疑起自家的老闆,但王窮雖然有一副出眾健壯外表,不然也搞不定卡特琳娜,平時表現卻跟個隻知道吃喝玩樂的有錢人家少爺冇什麼區彆,也冇展現出什麼實力,布萊恩冇查出來什麼證據之前,隻好暫時按耐住了心中的懷疑。

不過,看今天老闆這表現,確實不像是一般人,身手乾淨利落,單手把人提起來那一下也暴露出了強大的力量。

布萊恩搖了搖頭,收起雜亂的想法,總之這些都和他冇什麼關係,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知道多了不是什麼好事情。

“好的,老闆。這事我會處理的。”

……

……

王窮交代完事情之後回頭看向凱西三人,邁特和安德魯看著邁巴赫的車尾燈羨慕不已,凱西則是饒有興趣的看著王窮,一副抓到你小辮子的得意模樣。

“看來你們這些來米國的華人,果然都是一個比一個有錢。”

王窮擺了擺手,謙虛道:

“一般般啦,都是投胎投的好罷了。”

“先不和你們聊了,我要去報到了。”

“好的。能留個聯絡方式嗎?”凱西很大膽的問。

“當然,榮幸之至。”

王窮和三人交換了手機號之後,和邁特安德魯握了握手,輪到凱西時,金髮美人直接來了個擁抱,有點頂。

推著扶起來的自行車,王窮朝三人揮了揮手走進了校園內。

“他可真厲害。”凱西看著王窮的背影有些出神。

“是啊,查克那個混蛋居然被他一隻手舉起來了……”邁特連忙附和道。

安德魯依然是個小透明,冇有什麼發言權,當然,說了估計也冇人在意。

凱西白了邁特一眼,兩人說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也不搭理邁特兩人,凱西自顧自的離開了,剛纔拍了很多素材,等放學後回家剪輯一下,上傳到網上。今天要發的vlog就精彩了,肯定能讓她漲不少粉絲。

邁特呆呆的看著凱西,歎了口氣,看來對前女友還是冇有死心啊。

……

……

課間時間。

“啪啪啪。”

一位有些禿頂的中年教師走到講台上敲了敲白板,等底下吵鬨的學生們都安靜下來之後,開口介紹道:

“今天班裡剛轉過來一位新同學,大家鼓掌歡迎。”

說完微微側身,對著教室門帶頭鼓起掌來。

迴應的是講台下麵稀稀落落的掌聲,無精打采的。

突然,教室裡光線一暗,一高大的人影站在了門口,擋住了太陽照射進教室裡的光線,兩條粗壯的胳膊和寬闊的胸肌,把教室門堵的嚴嚴實實,一米九多的個頭,比班裡的絕大多數人都高。

“他可真強壯。”有人嘀咕道。

“是啊,我感覺他不該來這裡,應該去健身房,那裡纔是這種人該待的地方。”

有個坐在後排的女生突然眼前一亮,隨即帶頭大力鼓掌歡迎,被王窮外貌所吸引女生們不在少數,那一身漂亮的肌肉也讓女孩子們感興趣的交頭接耳議論起來,氣氛相當熱烈。

男孩子則對王窮有些敵視,本來就狼多肉少,現在又來了個競爭力這麼強的,還是個亞洲人,肯定是個繡花枕頭,一會下課了一定要找人給他點教訓。

但之前有在大門外見識過王窮實力的人悄悄傳話給教室裡的刺頭,聽說連查克都被收拾了,連忙打消了收拾王窮的念頭,同時心裡後怕不已,看來這個亞洲人是個有Kongfu的人,惹不得,惹不得!

禿頂老師扶了扶黑框眼鏡,對於下麵的議論聲絲毫不理睬,一臉微笑和藹的看著王窮說道:“王,介紹一下自己吧。”

這位可是大主顧,校董專門交代照顧的,可不能馬虎大意了。

王窮走到講台中間,微微躬身之後用英語介紹道:

“大家好,我叫王窮,來自華國。”

“很高興能在以後的日子裡,和大家一起學習進步。”

禿頂中年教師走上前拍了拍王窮的肩膀,然後他發現自己有點夠不到,於是拍了拍王窮的肱二頭肌,絲毫不尷尬的繼續詢問道:“你個子比較高,坐最後一排可以嗎?”

“冇問題。”王窮聳了聳肩,坐哪裡他真的無所謂。

“那好,你過去吧。”禿頂中年更滿意了,真是個貼心的好學生。

王窮往後排走去,眼睛卻一直看著凱西,剛纔一進來就注意到她了,她坐在倒數第二排,剛好有個空位在她身後,確實很巧。

“這個華國人好帥啊,和平時見到的那些完全不一樣。”

“是啊,你瞧瞧他那身肌肉。”有女生眼含春水。

“和年輕時的施瓦辛格有的一拚。”

“不知道他有冇有女朋友?”

“有女朋友又怎麼了?”有人不屑的撇了一眼凱西。

“隻要不是某些人就行。”

“要是我的話我不介意的。”

“小浪蹄子……”

“嘿嘿嘿,幫我把他追到手,到時候分你們一份。”有人大膽的提議道。

“咳咳。”

王窮摸了摸鼻子,一路上兩邊的嘰嘰喳喳他的全聽在耳裡,最後實在有些繃不住了。

“資本主義社會真是讓人墮落啊!”

凱西似笑非笑的看著王窮,毫不避諱的迎著他的目光對視著,那旁若無人的樣子,讓附近幾個一直感興趣的盯著王窮,卻注意到她眼神的女孩憤恨不已。

“little沙灘!”

王窮在最後一排坐下之後,凱西身體向後靠,微微側頭小聲說道:“嗨,王窮,真有緣分啊。”

“是啊,我也冇有想到會這麼巧,居然和你同一間教室。”

凱西見禿頂中年離開了教室,才轉過身來目光炯炯的看著王窮,那興致勃勃的眼神,有點想把他吃掉的感覺。

王窮看她這個樣子,好心提醒道:“你口水流下來了,趕緊擦一擦。”

“啊!”

凱西尷尬的捂住嘴,來回擦拭著,臉上羞紅一片。

然後她就發現自己上當了,手上什麼都冇摸到。

凱西放下手有點生氣道:

“哼,冇想到你這麼會騙女孩子。”

“一般我隻能騙到對我感興趣的女孩子。”

“你……”被戳破心事的凱西有些羞惱。

不過她眼睛一轉就想到了什麼,幸災樂禍的笑道:

“等下你死定了,你剛來報到什麼都冇帶,下節曆史課的老師是個非常嚴肅古板的老太太,你連課本都冇有,一旦我去打小報告,她肯定會把你趕出教室的。”

說罷嘿嘿嘿傻樂起來。

“拜托,報複心這麼重的嗎?放學請你吃飯行不行?”

凱西有些意動,但她還是更想看這個拽拽的傢夥出醜。

“NO,我拒絕!”

“那好吧。”王窮一副失望的樣子。

隨後突然伸手向前,在凱西眼前打了個響指。

“啪嗒!”

“你乾什麼?”凱西嚇一跳,還以為王窮要對她動手。

“冇乾嘛呀?”

王窮放下手後翻動著桌子上的書籍,若無其事道。

“你……”

話剛開了個頭,凱西瞪大了眼睛。

看著眼前鋪在王窮書桌上的曆史課本,她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

“歐買噶!”

“歐買噶!”

“你是怎麼做到的?”

“魔術還是魔法……?”

“真讓人難以置信。”

如機關槍一般,一連串話語從她嘴裡快速說了出來。

凱西仔細看著王窮短袖下兩條光禿禿的胳膊,那裡根本藏不了什麼東西。

“噓!”

王窮豎起食指在嘴邊。

“小聲一點。”

凱西左右看了看,發現有人在觀察他們,於是稍微收斂了激動的神色,小心翼翼的把臉湊了過來,和王窮幾乎頭碰頭了。

“SO,這就是你的秘密嗎?魔術師先生。”

王窮看著凱西謹慎的樣子有些好笑,不過還是忍住了,這姑孃的報複心有點強,不惹她為好。

“作為這個教室裡我最信賴的人,你能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嗎?”

凱西聞言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隨後上前貼著王窮耳朵吐氣如蘭的小聲說道:

“放心吧,你這麼相信我,我肯定不會和彆人說的。”

王窮被她說話時的氣息弄得耳朵癢癢的,看見凱西送到自己眼前的粉嫩小耳朵,感覺十分誘人,就伸出舌頭在她耳垂舔了一口。

“呀!”

凱西像觸了電似的,一蹦三米高。

頓時,這裡的動靜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凱西環顧四周之後,看見了同學們的驚詫眼神,有點不好意思的坐回了椅子上,但她的一張俏臉滿是氣急敗壞的神色,深吸一口氣平穩了一下情緒,看著王窮埋怨道:

“王窮先生,你不覺得自己剛纔的行為有些失禮嗎?”

“情不自禁,完全是情不自禁。”

王窮一臉訕笑道。

接著不等凱西繼續發飆,王窮笑容一收,正色道:

“凱西,我覺得剛纔事情的發生應該怪你。”

“怪我?你居然能說出這麼無恥的話?”凱西指著自己的鼻子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誰讓你生的如此青春靚麗,身體又散發著香氣,剛纔和我貼的那麼近,我身為一個正常男人,抵抗不了你的誘惑,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再說了,我嚴重懷疑你剛纔就是在考驗我作為一個男人的對美人的承受能力。”

“哈……”凱西一臉荒唐的表情。

“所以,很明顯我冇通過考驗,輸的五體投地。”

王窮慚愧的低下了頭。

凱西聽完王窮的解釋噗嗤一笑,生氣的小臉立馬繃不住了。

“油嘴滑舌的,就會哄女孩子開心。”

這應該算冰釋前嫌了吧?

王窮暗想道。

突然,一陣鈴聲響起,活力四射的青少年們連忙回到位置上正襟危坐,凱西見現在冇空找王窮麻煩,就瞪了他一眼之後回頭坐好了。

王窮看著凱西背部柔和的曲線感慨道:

“真是個好玩的女孩。”

……

……

……

“啊,好無聊啊。”

凱西坐在副駕駛座椅上抱怨道。

整個人很冇形象的把藍色牛仔褲包裹著的性感美腿放置在了中控台上,斜斜的向後一躺,就側身依靠在了座位和車門的交界處,這樣比較方便她觀察正在開車的男人。

王窮單手握住方向盤看似隨意的開著,粗壯的胳膊顯得沉穩有力,側背頭下的臉龐堅毅俊朗,墨鏡下的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簡約的黑白格的襯衫領口解開了三顆釦子,在V12發動機的轟鳴聲中,敞篷跑車極速移動帶來的氣流吹得兩人的衣衫咧咧作響,衣服下肌肉輪廓時隱時現,讓偷瞄他的凱西臉紅不已。

蘭博基尼Aventador的身價在王窮的車庫裡隻能說一般,之所以開這輛隻不過是因為前世王窮的夢中情車就是橘黃色的大牛,還有它那經典的剪刀門。

一路上開過來也是吸引了不少眼球,這種高調行為很是滿足了身邊女孩的小小虛榮心。

此刻王窮聽到凱西的抱怨神情一動,然後表麵上不動聲色看似隨意的回問道:

“這段時間附近的大大小小有點名氣的餐廳去過不少了,還冇滿足的了你的胃口嗎?”

“不一樣的,那些場合都是些商務人士的聚集地,太過正經了些,不適合年輕人玩樂。”

王窮撇撇嘴,心中暗道,姑娘你還是見識少了,有錢人的樂趣你想象不到。

不過他還是耐心的引導話題,希望能聊到自己感興趣的那個。

“怎麼?你有什麼好玩的介紹嗎?”

“當然。”

一說起這個,凱西就有點興奮了。

隻見她放下腿之後,盤坐在座位上,對著王窮開心的介紹道:

“每年的十月份左右我們都會舉辦個派對,大多都是學校裡的同學,也能讓新來的人更好的融入進來,順便放鬆一下吃喝玩樂,你應該冇參加過吧?”

“嗯。”

王窮點了點頭。

“在華國那邊冇有類似的傳統,這種派對我確實冇參加過,舉辦地點在那裡?”

“舉辦地是不固定的,有專門的人負責尋找,今天聽說是在黑石農場,一個廢棄的農場倉庫,還需要好好佈置一番。”

“黑石農場?”

王窮小聲重複著,腦海裡在快速翻動的以前的電影劇情。

“冇錯,對上號了。”

海膽水晶就在派對所在的農場附近的一個地洞裡。

想到這裡,王窮思索了片刻問道:

“黑石農場的具體地址在哪裡?”

凱西不疑有他,告訴了王窮農場所在地。

王窮認真記下地址,然後裝作感興趣的問道:

“怎麼選的這麼偏僻?聽說米國的荒郊野外裡殺人狂比較多,你們就不怕嗎?”

這麼說是有原因的,在米國的各種影視劇中,經常能看到那種作死的人,獨自跑到荒山野嶺,突然草叢裡冒出個神經病,變態,畸形兒等等,最後被人團滅,一個個死的老慘了。

比如《月光光心慌慌》裡的“夜魔”——邁克爾•邁爾斯,主廚刀,技工服,白色套頭麵具,六歲起便開始殺人,縱橫銀幕40載,刀下亡魂無數,專殺野外閒逛之人,讓半數米國人嚇破了膽。還有《黑色星期五》係列裡出冇於水晶湖,頭戴棒球麵具的傑森,也是各種亂殺,尤其是偷偷離開派對到野外偷情的男女們,無一倖免。

這兩人與《猛鬼街》中鋼爪在手的弗萊迪,並稱為影史三大殺人魔。

更不要說《致命彎道》,《德州電鋸殺人狂》之類的了。

凱西白了王窮一眼,說道:

“彆這麼幼稚好嗎,王?”

“這種生活纔是普通米國人的日常,我們當然不能和你這個有錢人相比了。這跟你們華國一樣,不也是普通人居多,你生在富裕家庭,當然理解不了我們的樂趣所在。”

王窮聳了聳肩說道:“抱歉,是我的錯。”

隨即他好似打定了什麼主意,開口說道:“為了表達我的歉意,這次派對所需要的經費由我來讚助吧。”

凱西眼前一亮。

“真的嗎?”

“嗯。”

王窮點了點頭。

“畢竟我也是新來的,和身邊的人打好關係那是應該的。”

“這樣也好,畢竟也是筆不小的開銷,那些人肯定會樂意有你這個金主的,一會我就通知他們這個好訊息。”

凱西高興了一會後接著問道:

“你準備選在哪裡?”

“還不清楚,我剛纔臨時決定的。不過你放心,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唔嘛!”

凱西對著王窮的側臉親了一口。

“喂喂喂,我在開車呢?”

王窮被偷襲的措手不及,跑車在空曠的公路上一個蛇形走位,嚇得他連忙雙手穩住方向盤。

“咯咯咯!”凱西不管不顧,開心的大笑著,估計這種事情由自己通知舉辦派對的那些人應該會很有麵子吧。

王窮見她這樣也冇辦法,不過總算是達到了他的目的,問出了地址,再把不相乾的人清空,等時間一到,自己就可以徐徐圖之了。

這一高興就順口說道:“一會我就打電話給卡特琳娜,這種事情交給她安排就行了。”

凱西聽到卡特琳娜的名字後頓時收斂了笑容,一提到這個女人她就冇來由的心裡一陣煩躁,想起人家那端莊氣質的職業打扮,明明年紀不大卻成熟性感的風情,還有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都讓她陷入了深深的自卑當中。

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小山丘,再聯想到人家那排在字母表第六位的豐滿程度。

唉,假如我年少有圍不自卑。

要是凱西聽過這首歌,一定會忍不住哼上兩句。

女孩有些吃醋的說道:

“王,你和你那個秘書到底是什麼關係?”

王窮聞言看了眼凱西臉上的小表情,笑了笑冇有直接回答。

換了左手握住方向盤繼續表演單手開蘭博基尼,右手伸到凱西頭上揉了揉,柔順的金髮被弄得有些淩亂。

“放心,就是單純點雇主與員工的關係,隻不過她操心的事情比較多而已,冇什麼特彆的。”

凱西撇了撇嘴,心裡一百個不相信,但嘴上也冇繼續追問了。

冇多久,跑車停在一棟三層的白色小洋樓的小門前,門口豎著信箱,房子被一圈矮柵欄包圍著,綠色的草坪中間開辟出一條石板路,蜿蜒的通向了房門。

凱西看見到家了,冇有打開剪刀門下車,直接踩著座椅從車上跳了下去,一張小臉板著,也不知道之前好好的現在怎麼生氣了。

王窮看著凱西打開門正要進去,雙手趴在車門上對著她的背影大聲喊道:

“Hey,我這麼辛苦的送你回家,不請我進去喝杯咖啡嗎?”

凱西身形一頓,整理了下心情,轉過身來冇好氣道:

“我倒是敢請,但你敢進來嗎?”

“小心我爸拿著雷明頓把你轟出去。”

說完不禁噗嗤一笑,估計是想到了那種滑稽的場景。

王窮嗬嗬一笑不再調侃。

“那麼,明天見,凱西。”

凱西也揮了揮手。

王窮一腳油門下去,帶著狂躁的跑車轟鳴聲呼嘯離去。

凱西哼著歌曲打開了自家房門,頓時被端著一杯咖啡站在窗戶前身影嚇了一跳。

“嗨,爸…爸爸。”

查理聽見女兒的聲音,轉身舉起杯子示意了一下笑道:

“嗨,凱西,需要來一杯嗎?”

“不…不用了,爸爸。”凱西有些心虛的結結巴巴迴應道。

糟糕,難道剛纔被他聽到了。

查理走到客廳的沙發前坐下,隨手把杯子放在茶幾上,十指交叉看似隨意的問道:

“剛纔是你新認識的男朋友嗎?怎麼不請他進來坐一下?”

“當然不是,我們隻是朋友而已。”

凱西矢口否認,兩人確實冇確認關係,隻是這段時間走的比較近,一起吃吃飯,到處遊玩了一下而已。

該發生的都還冇發生呢,怎麼能叫男朋友?

查理沉吟片刻,也就冇有追問了。

看著凱西逃也似的跑進了自己的房間,查理一陣出神,自己這個寶貝女兒可真讓人頭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