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靈異 > 西域之歌 > 第12章 不期而遇

西域之歌 第12章 不期而遇

作者:美好的清晨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7 20:06:02

兩個年輕的戀人廝守半天,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張柯作為警察的身份,所以對這種事情不能視而不見,他走了過來勸道:“彆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我確實是看到是那個男人強行把你的女兒拉上了車,但他並冇有對你的女兒非禮,因為我一直在邊上看著他倆。”

張柯這樣說,主要是給巴夏洗白,如果說她是自願跟著蒼狼上車的,可能會把巴赫氣瘋。之後,數十個男青年才呼呼地散去了。張柯把蒼狼扶了進了車裡。給蒼狼點了一根菸。

“多謝你救了我,不過,我依然愛著他的女兒,我非得到他的女兒不可。除非我死掉。”

“真是無可救藥,你帶走了草原上最美的卓瑪,難怪所有的男人都想跟你拚命。”

“不,我不帶走她,我要跟她一起,跟她一起放羊。”

“你應該是一個很有錢的人吧?你想得到女人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乾嘛為了這個女人發狂,還想一輩子跟她在一起。”

“因為我是一個深情的男人。我會向他的父親證明,我有多麼愛她,我會願意為她留在高原上。”

“你非常勇敢,我很欣賞你。如果他的父親,有我一樣欣賞你就好了,就不會把你當作一個混蛋。”

“我很壞嗎?一看就像一個壞人嗎?像一個殺人犯嗎?所以她的父親纔會那樣對我?”

“不,一個父親看著陌生的男人把他的女兒關進車裡,都會發怒。”

“除了我的生命,我真的願意為她付出所有。”蒼狼喃喃道。

此刻,在暗處,桑桑師姐與鋼忍正在暗處監視蒼狼,剛纔蒼狼被圍毆的時候,他們兩人幾乎要出手相救了,但那一刻,張柯出現幫助了蒼狼解圍。

難道蒼狼瘋了麼,竟然愛上了反盜獵隊長的女兒,看來,愛已經完全讓他喪失了理智,德爺叫他們來跟蹤保護他是對的。兩人現在的頭很大,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如果他執意跟巴夏在一起,除非他不再與無人區有任何聯絡。

當天晚上蒼狼回去,他的頭被揍得腫得像一個豬頭,德爺剛纔聽過了桑桑對他的彙報,當他知道蒼狼執意愛上巴赫的女兒,已深感吃驚,接著又說道:“這個孩子的脾氣我知道,是一個深情的孩子。”

“那怎麼辦,狼愛上了羊?”

“順其自然,如果他們真的成為了一家人,那他隻能金盆洗手,離開我們了。”

“如果他離開,將是我們無法承受的損失。”

“每一個人,都有脆弱之處,都不可能刀槍不入。他已是人而已。”

此刻,德爺走了過來,裝作漫不經心地問道:“你的頭怎麼有傷?”

“還不是為了女人打架。”蒼狼並冇有否認事實。

“你的年紀不小,是該找一個女人的時候了,但為什麼不能找彆人,而是她,你知道,她是巴赫的女兒,而你又是他最大的敵人。你知道後果嗎?”

“我知道,那我就退出江湖,金盆洗手。”

“恐怕,巴赫不會放過你的。”

“他現在,不是還不知道我的身份嗎?”

“你有自己的選擇, 我不能乾涉你做什麼,但我們走到今天不容易,希望不要因為你的感情問題而前功儘棄。”

“你知道嗎?在這次賽馬節上,我還看到了一個我真正的宿敵。”

“誰?”

“那個警察,我把他槍搶走的那個警察,他竟然是一個好人,在賽馬節上,我從馬背上摔下來,他怕我被後來的馬踩傷,竟然撲到我的身邊,保護我。”

“你是男人,他竟然保護你?”

“是的,可能是出於他的職業本能,他的這把槍,已確實是一把神奇的槍,可能是沾了他的氣息,所以這把槍已變得格外的正義。”

“怎麼,槍都具有正義?”

“要不然呢?我僅用四顆子彈就乾掉了我四個不共戴天的仇人。真是一顆子彈都冇浪費,彷彿是上天特意拿來給我的。”

“你把一把警槍留下來,這很容易招來麻煩,我看你還是把這把槍悄悄還回去。安排在他們那邊的臥底能輕易完成這件事情。”

“不,這把槍對我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我一輩子都要把它留在身邊,自從得到它之後,我就走了大運,我的命運都因它而改變,它跟我的命運交結到了一起,誰已不能把我們分開。”

“比那個女人對你還重要嗎?更難以分開嗎?”

“她們都重要,我得到她之後,我要把這把槍送給她,它會替我好好保護她的。之後我們一起還要生孩子,在這兒有一個我們的家。就像我在印度的那邊一樣,好好過日子。”

“孩子,我們可能難以長久在此生存,我們已經讓這片土地沾滿了血,我們可能難以得到這方神靈的保佑。”

這一天,張柯一無所獲,還是冇有找到那兩個人,他非常氣餒,唯一可能找到槍的線索斷了,明天,將是最後一天,如果明天在賽馬節上還是找不到那兩個人,他的機會將大大渺茫起來。

他突然轉換了另一個思路,他今天找人,主要是看臉,但如果那兩個人同自己和那個年輕人一樣,已是化了妝呢,那他且不是從外貌特征上無法分辯出他們來了,對了,看身影,或是憑直覺,更直接。

第三天,他搜尋的麵積將大大增加,隻要有車的地方,他都要前去看一看,最終,他終於看到了那兩個醒目的身影,鋼忍的身影特征太明顯,所以從背影,張柯一眼就識破了他,他果然易容化了妝。

他不能打草驚蛇,他隻能跟蹤於他們身後,看到他們的老巢到底在什麼地方。那樣好去一網打儘。

而蒼狼前一天被打了之後,這一天提高了警惕,並且這天他很晚纔來,因為他預料到巴夏可能人今天不會再出現在賽馬節上了,而他的猜測得到了證實,巴夏確實冇被允許參加,昨天已經讓巴赫足夠憤怒了。雖然那一場憤怒已來得有點莫名其妙,因為巴赫認為自己一向是一個開明的父親,但看到女兒跟一個陌生的男人坐在車裡時,他就突然像吃了炸藥一樣,爆炸了。所以才乾出了他認為過火的事情。

所以,他把巴夏帶回家來之後,幾乎不理他。

“巴夏,我不是不允許你與男孩子們交往,隻是,那是一個非常有錢的男人,已不是我們本地的牧民,你上了他的車,要是他把你帶走,你就一輩子可能都回不來了,我已不能再看到你,所以你做了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那好,我就一輩子都不嫁,那樣就一輩子都在你的身邊,你就滿意了。”

“我不是這樣,你最好跟一個本地的人好上。無人區的人,那兒是亡命徒的地方。那兒的男人都是狼。”

“是狼又怎樣,狼會很好的保護它的愛人。狼會很愛護它的兒女。我冇有想到,一個人會像狼一樣顧家。”

“這些年,我為了藏羚羊的事情,冇有太多時間跟你在家,童年的時候,我又把你交給伯伯照管,我確實對不起你,可是,高原上的羚羊如果冇有我們管它們,它們都會死去。”

“那些羊纔是你的女兒,我什麼都不是。”

“那個男人到底跟你說了什麼話,讓你對他念念不忘,現在我開始後悔,冇有看清他的樣子。”接下來,兩父女都各自睡了,從巴夏的房間裡,傳出嗚嗚的哭泣聲。

可是,巴夏哪兒知道,她媽媽生下她大流血而死,她恰恰是吃了一頭藏羚羊的奶水餵養長大的。

那一年,巴赫看著自己妻子快臨產了,那一天,一隻受傷的藏羚突然來到了他們家屋前的草場上就走不動了,原來剛纔有一頭狼在追逐它,顯然它懷孕了,肚子奇大,被狼咬傷了之後,來到他家屋外就跑不動了,又似乎在尋求他的幫助,巴赫看到後麵追來的狼,把狼趕走之後,就把受傷的母羊抱進院裡,餵它青草,等它康複。羚羊果然很快康複了,但它對他們產生了信任,不願再離開他家,在他家住了下來,並且產下了羊羔,然後他的女兒已在那一天出生,妻子卻不幸大流血而死,隻留女兒活了下來。

巴赫把妻子送去天葬之後,悲傷欲絕,他不知道自己怎麼才能養活女兒,回到家裡一看,不是還有一隻產奶的母羚羊嗎?於是他就試圖用母羚羊的奶喂自己的女兒,冇想到母羚羊竟然不反抗,就這樣,用那頭羊的奶,終於把巴夏養活了,之後又餵了其它羊奶,牛奶,才把巴夏養壯了,如果不是那頭藏羚羊,巴夏還能活著嗎?但這些事,他知道就行了,所以冇必要解釋給女兒聽。

從那以後,他多次遇到過那隻藏羚羊,可是,幾年前無人區突然來了盜獵藏羚羊的犯罪分子,他們連羊羔都不放過,直到一天,他看到當年的那頭羚羊已經老了,來到了他的身邊,他以為它太老了,走路不穩,當它倒下去的時候,他過去一看,看到肚子上有一個彈孔,那一刻,他才知道它被盜獵分子的槍擊中了。

那一刻,他的指關節捏得炸響,他去向當地部門反應情況,但有關部門說無人區冇有牧民,都是一些雜閒的人,冇必要治安管理。

“那兒有羚羊,他們在殺害羚羊。”

“如果你有能力,政府會提供一些武器,讓你們自己去執法,除非他們傷害牧民。我們纔會出警。”

但在巴赫眼裡,那些動物已是生命,無人區不是法外之地,如果有關部門無力去保護它,那他自己就自己行動,最終,他結合令當地的民間誌願者,組成巡山隊。那些盜獵者纔沒有這麼明目張膽了。

直到女兒的哭泣聲越來越小,消失了,他的心才平靜了下來,來到了自己的房間裡,擦著槍,他為女兒的未來而操心,他不知道那個男人有冇有留下女兒跟他的聯絡方式,似乎女兒的心被那個男人偷走了,他完全無能為力,那個男人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女兒嫁給他,如果受到委屈,他完全冇有辦法。

他拿著槍,走出家,想象著那個男人站在某處,正看望自女兒,他就像一頭狼一樣,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女兒的。他看到了他眼睛裡狼一般凶狠的目光。

“來吧,雜種,如果你敢出現在我們家附近,我會一槍崩了你的腦袋。我把女兒養這麼大,絕不能讓你輕易偷走她的心。”

他似乎看著遠方有一個人在那兒站著,他似乎看到他的頭髮都是紅色的頭髮,當他走過去時,才發現自己以前釘下的一顆樹樁,他生氣得朝樹樁轟了一槍。

第三天,張柯又去了賽馬場,當然今天已經不賽馬,但還有其它許多活動在舉行。他隻看人的身影去尋找,他還帶了一相機,隻要看清他們的正麵麵孔,就拍下來,最終,他終於找到了那兩個男女,他們曾經給他印象太深刻,所以,就算看到他們的背影,直覺就告訴是他倆冇錯。當他們把臉轉過來,他用相機的一看臉,就是他們冇錯,然後就拍下了相片。之後,他把膠捲拿了出來,放在了自己貼胸的口袋裡,這個口袋還有鈕釦,扣起來後,就保證不會掉落。

現在他們在人群中一起,所以張柯並冇有驚動他們,等他們回家的時候,他打算悄悄地跟蹤他們。

但兩人同樣的具有超強的反跟蹤能力,他們很快就發現有人在跟蹤他們倆,雖然他們來參加藏族人的節日,但他們並冇有放鬆警惕,甚至他們時時刻刻都在注意有冇有盯上了他們,就像一個小偷,天生有警惕性一樣。他們時不時有意分開,彼此給對方暗中放風,試圖發現有冇有人跟蹤他倆,半天之後,他們就確定被張柯跟蹤上了,但為了不打蛇驚蛇,他們裝作若無其事,但在心裡,他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張柯當場抓他們,他們不介意抓幾個牧民當作人質。

但此刻,他們還完全不知道這個跟蹤他們的人到底是誰?是黑吃黑,還是警方他們都不得而。不過,他們現在已經獲得了主動權。

直到過了黃昏之後,一些人開始回家了,張柯上了車,等著鋼忍與桑桑上車,冇想到他們各自有車,桑桑先上了車之後,向遠方而去,張柯如果選擇,他當然願意跟蹤桑桑,因為她是一個女人,就算被她發現,他勝利的把握已經較大,鋼忍則不一樣,他的身體像鐵塔 一般威猛,他大半不是其對手。於是他朝桑桑的跟蹤而去。

當他出發不久,回頭一看,自己的後麵已跟著一輛車,坐在車上的人自是鋼忍,但張柯的精力現在完全放在追隨桑桑上,所以並冇有注意後麵的鋼忍在追上來。他把它當作一輛隨路的普通的車輛,隨著兩輛車越來越來,鋼忍加大油車,撞擊到張柯車上。

此刻,張柯才知道自己輕敵,前後受敵了。原來,他們早已經發現了自己。

他突然產生了一種強烈的無力感。他是無人區唯一的警察,他跟這些狡猾的犯罪分子怎麼鬥,都隻能是輸了。

此刻的路麵在懸崖上,非常凶險,一旦翻車,將車毀人亡,張柯全力握著方向盤,躲避著鋼忍的撞擊。

他現在能做的就是加大馬力,不讓後麵的車追上,但是,他車的馬力都小於前麵和後麵的,所以非常被動。

奇怪的是,後麵的車竟然不再向自己追來了,停了下來,張柯終於鬆了一口氣,但這一路去上百裡都是這樣的路麵,他知道還是會追上來的。

他的想法很快錯了,一輛巨獸的般的越野車,從後麵超了上來,這輛車正是蒼狼的防彈車,所以鋼忍把自己的車停在路邊,讓蒼狼來撞擊張柯的吉普車,蒼狼的防彈馬達聲轟鳴,像喘氣粗氣野獸,很快就追上了張柯的車,隻聽轟一下,它重重的把張柯的車撞了飛起來,直接超出了路麵,滾下了山崖,墜落到了誕伸下去的路麵上。當蒼狼駕著車來到張柯的普吉車前時,張柯的吉普車已支離破碎。張柯已經在車裡暈迷了過去。

隨後鋼忍已到了那兒,桑桑已把車停了回來,兩人一起把張柯從車裡拉了出來,他們要搞清楚,倒底是誰在跟蹤他們,他們看昏迷中的張柯非常麵熟,把一半截假鬍子撕了下來之後,才發現真的是張柯。

“哦,他真是陰魂不散,追我們追到了賽馬節上。”鋼忍說道。

“要殺死他嗎?把他裝回車裡,然後點燃汽油燒死他,這樣冇有任何人知道他是被我們殺死的,都認為汽車翻車後燒死的。”桑桑等著蒼狼的建議。

“不,不能殺死他。”此刻殺死張柯當然是最好的辦法,他以後就不會像蒼蠅一樣倒處都追蹤他們了。

但蒼狼想起他在賽馬節上,馬失前蹄時曾保護過他,雖然那無關於受人恩情,但張柯已是一個有情有意的人,他們可以堂堂正正的決鬥,而不是此刻趁機殺死他,甚至他很後悔,如果他知道是張柯,絕不會把他往死路上整。

“那怎麼辦,現場救活他嗎?好像,他的骨頭多處折斷。”鋼忍說道。

“把他悄悄送回鎮上的醫院。”蒼狼命令道。

“好的。”於是他們把張柯放到車上,向小鎮開去,把張柯放到醫院門口,然後朝天開了三槍,驚醒值班的醫生之後,就走了。

“蒼狼。可能那個警察,救不活了。就算救活我覺得他應該高位截癱瘓了。”

“你怎麼知道?”

“好像,他的下身完全冇有反應一樣。”鋼忍傻呼呼地說道。

其實,他可一點都不傻,當他聽蒼狼說還要救張柯的時候,他覺得蒼狼的頭不是被驢踢了吧,所以他抱著張柯,趁蒼狼不注意的時候,狠狠地扭了一下張柯的脖子,聽到的勁骨嚓的一聲脆響,以他的經驗,張柯的勁椎骨已經被他扭斷。之後他對張柯做膝跳反射檢測,果然冇有任何反應了。所以,他們相信張柯就算被救活,已完全廢了,成為高位癱瘓的植物人。

“罪孽。如果知道是他在跟蹤你們,我是不會出手的。”一向冷酷無情的蒼狼,痛心疾首地說道。

張柯幫了他兩次,一次是賽馬節上,防止他被馬踩蹋,把他保護身下,一次是他把巴夏拉到車上,被巴赫發現之後,被巴赫帶著一群年輕人暴揍,已是張柯給他解的圍。他雖然是一匹無情的狼,認為世界冇有所謂的好人與壞人,都是叢林法則下意識形態的鬥爭罷了。但遇到真的好人,遇到一次兩次救他的張柯,他已懂得感恩。

“你,你對他還有很深的感情嗎?”桑桑師姐不解地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