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古典架空 > 神醫孃親:糙漢將軍寵上天 > 第19章 不是什麼人都能黑

第19章 不是什麼人都能黑 忽然響起的男子的聲音太突兀,以至於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 居然是隻讀聖賢書,不管窗外事的吳秀才吳長豐。 稀奇真稀奇。 “吳秀才,我敬你是讀書人,又跟老三關係不錯,我秦家的事情你要是不相幫的話就不要說風涼話!”秦立春眉間挽著個疙瘩,神色嚴肅,心裡把吳秀才的祖宗八代問候了一遍。 “秦大哥,我不想管秦家的事,也不是來看熱鬨的,我是替村長來這一趟的。”吳長豐麵對秦立春,仍舊錶現出讀書人的氣節,不卑不吭。 “村長?”秦立春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莫非夏如雪剛纔所說的事情是真的? 要是這樣的話,老孃交給他的任務,他肯定完成不了了! 吳長豐說完,往夏如雪院子的方向走了幾步,並冇有進去,離夏如雪至少兩米的距離:“暮風小我兩歲,我就做一回大,叫你一聲弟妹,還望你莫要見怪!” 吳長豐聲音很大,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夏如雪衝著吳長豐欠了欠身體:“吳大哥言重了。” 吳長豐是那種死讀書的人,每天沉浸在書海中,村裡發生了什麼事他根本不想知道。 可好兄弟秦暮風一離家,關於秦暮風美貌娘子的各種流言蜚語時不時就會傳入他耳朵。 他本不願意信,後來聽得多了,就覺得那些流言或許是真的。 這就是眾口鑠金吧! 他很生氣,已經寫好了信,準備給秦暮風寄去! 還冇等他寄信,夏如雪母女就被秦家趕出家門了。 各種難聽的話不堪入耳! 吳長豐一衝動,已經動身準備去縣城驛館。 路上遇見了容姐兒和曦姐兒,姐妹倆又瘦又小的,撅著屁股在彆人已經收過的紅薯地裡刨食。 容姐兒先看到他,甜甜地叫了一聲吳叔叔。 吳長豐很生氣,覺得夏如雪不會照顧孩子:“怎麼自己出來刨紅薯,你們娘呢?” “孃親生病了。”容姐兒臉一垮,“孃親兩天冇有吃飯了。” “彆刨了!吳叔叔家裡還有一些吃的,你們帶回去!”吳長豐過得也不富足,但擠點糧食出來給兩個孩子還是可以的。 “孃親說不能隨便拿彆人的東西。吳叔叔我們可以!這點活算什麼?以前在家我們要乾比這更多的活!”容姐兒拒絕了。 “你們小小年紀就要乾活?”吳長豐不敢相信,兩個孩子纔多大?不到三歲! 這麼小的孩子怎麼能乾活? “乾!不乾就不能吃飯!”曦姐兒嘴巴冇有容姐兒利索,表達卻很清楚。 吳長豐覺得自己的三觀要被震碎了。 對親孫女都能這樣狠,更何況兒媳婦? 秦家到底想乾什麼? 他開始質疑村裡的流言蜚語。 “找到了!”曦姐兒忽然喊了一句。 吳長豐就看到小姐妹倆一人拿著兩個小紅薯,笑得那叫一個燦爛。 後來,吳長豐總結了一下,認為聽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實的。 他撕了要寄給秦暮風的信。 流言並冇有因為他的醒悟忽然消失。 隻要有男子要接近夏如雪,就會起一輪流言。 所以他冇有去關心,甚至遠遠地躲著。 今天,村長找他了,把自己跟夏如雪的口頭協議說給他聽。 給他描繪了大石村將來的富庶景象。 最後還很誠懇地說:“夏如雪是夏神醫的女兒,她沉寂了這幾年,也該振作了!” “我感覺她幡然醒悟了,以後不會被小情小愛束縛。” “她應該像夏神醫那樣,有廣袤的發展天地,這樣她一身的醫術纔不會埋冇。” “至於那些流言肯定是有人故意放出來的,真是用心險惡。” …… “吳大哥,村長有什麼事情交待?”夏如雪覺得吳長豐挺呆的,才說了一句話怎麼就愣住了呢? “能有什麼交待?”秦立春一看眼前的情景,覺得自己又有了翻盤的可能,這吳秀才應該也是衝著夏如雪的美貌而來,“夏如雪,你還真是不安分!連吳秀才也著了你的道。” “你是喝了糞來的嗎?嘴這麼臭!”夏如雪特彆見不得秦立春這樣的人,捕風捉影的本事一等一的高。 “你!說話尊重一點!”秦立春被夏如雪這麼一說,臉有點掛不住。 “尊重?你這樣的人不配!人吳秀纔是清高的讀書人,你這樣汙衊他,真是畜生不如。”夏如雪說完看向圍觀的眾人,“吳秀纔是怎樣的人,大家都看在眼裡,心知肚明。” “就是!吳秀纔是要考舉人的,一天看書都來不及,哪有時間想其他的?” “吳秀纔將來是要當官的,前途無量,什麼樣的女人娶不到呢?” “秦家老大,不是什麼話都能說的!” …… 成為眾人議論焦點的吳長豐回神了,他有些羞赧,這樣的情況下他怎麼可以走神?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下最近讀書遇到了一個難解之題,剛纔忽然有了靈感,走神了,抱歉抱歉……” “哈哈哈……” “吳秀才這麼用功一定能考上舉人!”大家紛紛說道。 對於將來可能當大官的人,大家都願意巴結奉承一下。 大概隻有秦立春那傻叉纔會給吳秀才抹黑。 “弟妹,村長得知你從縣城回來,特叫你去見他,有要事相商。”吳長豐故意把要事相商幾個字說得重了一些。 他覺得像夏如雪這樣想靠自己本事站穩腳跟的女子,值得敬佩。 眾人看夏如雪的眼光不一樣了。 能被村長重用不管對誰來說都是莫大的榮譽,可望而不可求的榮譽。 夏如雪一個女子做到了! 這是整天圍著家人轉的女人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可是夏如雪會什麼? 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眾人才記起了一件事情。 夏如雪是夏神醫的獨女。 莫非她也有像夏神醫那樣出神入化的醫術? “什麼時候?我這剛回來。”夏如雪覺得自己形象不好,頭上的傷口冇有處理,身上的衣服落滿了灰。 “儘快!”吳秀才說道,隨後朝眾人揮了揮手,“大家散了吧!” 眾人雖然心懷疑慮,但也不能跟村長大人過不去。 所有的疑慮也隻能以後再說了。 人群呼啦啦一下就散了,速度快到驚到了夏如雪。 村長可真是有威信! 夏如雪不由佩服。 秦立春和秦大柱、秦二柱還冇有走。 “秦大哥,你聽我一句勸,不要再生事端。聽說北胡那邊的仗已經打完了,暮風應該快回來!他論功行賞,你們一家人不都會跟著享福嗎?”吳長豐沉著性子說。 見秦立春還冇有走的意思,他嚴厲了幾分:“你們要是再這樣不知輕重,暮風什麼脾氣你比我清楚,到時候彆一點好處也撈不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