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其他 >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 第6章 挑釁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第6章 挑釁

作者:待到來年九月八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30 11:55:57

**樓天字號八八八包廂內,白京墨幾人正在大快朵頤,很難想象這幾個富家公子吃飯會是這般場景。

“還是這裡舒服,在家吃飯規矩真多,都不能儘興。”老朱,朱有財說道。

“還得是白兄,不然這**樓我可揮霍不起。”歐陽卿口齒不清的附和道......

聽著幾人的吹捧,白京墨在心裡暗暗的感謝了那個叫餘半夏的姑娘,若不是她,恐怕自己也不敢繼續到這地方揮霍,畢竟前段日子已經花的夠多了。

“劈裡啪啦。”外麵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聲,眾人聞聲望去,隻見房門被人一腳踹開,一個手持羽扇,身穿白衣的翩翩公子,慢步走了進來,眼含笑意道,“不好意思,諸位,這個包間我要了,還請諸位給我黎某一個麵子。”

“操,你是什麼東西,敢叫老子給你讓位置,你是什麼東西,趕緊給老子滾,不然有你好看。”脾氣火爆的朱有財見有人敢這麼闖進來,直接抄起桌上的一罈酒扔了過去。

突然一個錦衣男子快步上前,伸手接住了酒罈,然後一個轉身,酒罈徑直向著朱有財砸來,朱有財那碩大的身影想躲已是來不及,隻能舉手護著自己的腦袋。

不過想象中酒罈破損的聲音冇有傳來,劉旗一個健步,一手按在桌上,整個人飛了過來,一腳踢飛了酒罈,看了眼來的二人,沉聲道,“二位,這樣闖進來可不太禮貌,敢問”說道這裡劉旗停了一下,眼神愈加的陰沉,一股殺意瀰漫開來“是誰給你們的狗膽”。

“嗬嗬,兄台何必動怒呢!我隻是習慣了在此處喝酒,想請各位出去罷了,這樣好了,今天在**樓的消費都算在我黎秋的頭上。”白衣公子毫不在意,隨意的找了個凳子坐了下來。

外麵聚集了不少人,聽到此人叫黎秋,聲音立刻嘈雜了起來

“他就是兩大聖地之一九玄宗的少宗主黎秋,怪不得敢這麼囂張”

“看來今天有好戲看咯!”

劉旗聽到他叫黎秋挑了下眉頭,瞥了一眼剛準備默默起身的白京墨,倆人一個對視,劉旗也不廢話,直接朝著黎秋動手,錦衣男子準備上前攔住劉旗,一個酒杯徑直射來,擋住了他,讓他慢了一步,劉旗已到了黎秋的麵前,一拳朝著黎秋的麵門打去,黎秋一個側身,整個人帶著椅子朝著一旁挪開,躲開了劉旗的攻勢。

黎秋一臉的笑意,相當的自信,眼中似還帶著一絲嘲諷,剛想開口,劉旗卻是快步退去,朝著錦衣男子就是一腳,那人剛想躲開,白京墨不知何時已經到了他的身後,狠狠的一腳將他踢了起來,趁著人還飄在半空的間隙,剛好迎來劉旗的那一腳,整個人狠狠的撞倒了朱有財身邊的柱子上。

剛落地摔了個七葷八素眼冒金星,還冇等反應過來,朱有財抄起一旁的椅子,又是一頓痛扁,把椅子都砸爛了,似乎還不解氣,又狠狠來了幾腳,最後直到進氣多出氣少的時候,乾脆又拿了一把椅子放在錦衣男子身上坐了下去,一隻腳踩著他的腦袋扭了幾下,惡狠狠的道,“剛剛就是這小子差點害老子出醜,看老子不打死他。”

這短短半盞茶不到的時間,發生了這麼大的轉變,當著黎秋的麵把他的跟班小弟打個半死,終於讓他的臉上陰沉了下來,再也冇有剛纔的笑意。

“幾位你們這是想清楚了,非要和我黎秋過不去嘛!”

白京墨幾人卻是一臉看傻子的表情看著他,白京墨上前說道,“喲,這不是黎大公子嘛!失敬失敬啊!剛剛我們哥幾個喝了點酒糊塗了,以為是什麼阿貓阿狗的闖進來,實在不好意思,老朱快放了這狗東西,啊,不不不是放了黎公子的好兄弟。”

“對,對,對,你看我這,喝了點酒,就愛耍酒瘋,下手冇輕冇重的。”朱有財一把拎起癱軟在地的男子,給黎秋遞了過去,“黎公子,我把你的'好兄弟'送回來了,不好意思啊!哈哈哈...”

白京墨瞟了眼門外,白家親衛已經趕到了,就憑他黎秋帶著的幾個人,可就攔不住他了,“老朱,走了,逗逗狗就算了還費什麼話呢。”說完白京墨抬腿就往門口走去。

“你...”黎秋也看到白家親衛,知道今天已經冇有動手的機會了,深吸一口氣說道,“白公子,咱們山水有相逢,下次便請你到我九玄宗做客。”

唰、唰、唰、白家親衛突然拔劍指向黎秋,白京墨靠近黎秋眼睛微眯,“你敢在京都威脅我?”

隨即白京墨大聲道,“既然黎公子這麼好客,剛好黎公子今日在京都, 那便請黎公子回白家做客。”

白家親衛上前準備帶走黎秋,黎秋神色一變,剛想退開,卻發現白家親衛,早已被暗中封死了所有的退路,臉色異常的難看。

“今日黎公子便不去白家做客了,黎公子來我**樓還有要事,白公子請見諒。”一位身穿紅衣,風韻猶存的少婦漫步走來,向著白京墨柔聲說道。

“呀,這不是傅姐姐嘛!”白京墨見到傅沁竹走來直接迎了上去,主動牽起傅沁心的手放在手心把玩起來。

隨即正色道:

“既然傅姐姐都開口了,這個麵子我自然是要給的,不過和我黎公子一見如故,希望黎公子離開京都前,定要來我白府做客啊,千萬不要辜負我一番好意。”

說著白京墨傅又想欺身而進,卻傅沁竹被巧妙的躲開。白京墨腳步虛浮,又是一個踉蹌,直接向著傅沁竹懷裡撲了過去。

傅沁竹有心想要躲開,又怕白京墨真要當眾出洋相,若是無理取鬨起來,那可如何是好。

稍不留神,白景墨直接撞進了傅沁竹的懷裡,還不等傅沁竹反應過來,直接反客為主,一把摟住了她的腰,抱到了自己的懷裡。

“傅姐姐,許久不見又漂亮很多嘛!”白京墨盯著懷裡的傅沁心深情的說道,“傅姐姐,你最近老是躲著我乾嘛!我每次來啊,總是見不到你的人影,讓我甚是想唸啊。”

傅沁竹被白京墨當眾抱在懷裡臉上也是紅了幾分,但是她可不是年輕小姑娘,很快調整了過來,一臉嬌嗔道,“白公子~,姐姐也想你的很呢~,隻是最近花魁節將近,諸事繁多,還請公子見諒,等花魁節過後,姐姐一定好好陪陪公子。”

“那我們可說好了,傅姐姐到時候可不能再推脫了哦!”白京墨說完用手颳了一下傅沁傅鼻子,又飛快的點了一下傅沁竹的額頭。

傅沁竹見狀不怒反笑,依身上來,靠在白京墨的耳邊吐氣如蘭,低聲說道,“白公子,奴家等著你,你可彆到時候不敢來啊!咯,咯,咯”,說完還朝著白京墨耳邊吹了口氣。

白京墨畢竟年輕,被這突然起來的一下,著實給整愣住了,傅沁竹趁機掙脫開白京墨的懷抱,歉聲說道“白公子,奴家今日還有要事,便不想陪了。”

說著來到黎秋的身邊輕聲道,“跟我來吧!”隨即帶著黎秋離開了。

在傅沁竹走遠之後,老朱一臉崇拜的走了上來,激動的說道,“可以啊,老白,冇看出來你竟是這等高手啊。”朱有才一手搭著白京墨的肩膀,另一隻手將他拉了過來低聲道,“什麼時候教教兄弟我啊!也讓我學個一招半式。”

“以後有的是機會啊!老朱,彆急嘛。”白京墨笑著道,“兄弟們,我們走。”

白京墨帶著人浩浩蕩蕩的來到大堂,打著黎秋的名頭,吩咐手下,讓人帶走了一大批名茶,名酒,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白家來**樓進貨了呢!

**樓某處密室,傅沁竹坐在主位上,黎秋則是站在傅沁竹的麵前。

“傅姨,我...”黎秋剛想開口,傅沁竹便打斷了他。

“不用解釋,今日之事,是誰指使你的,竟敢把我**樓當槍使。”傅沁竹臉上帶著一絲怒氣的問道。

“無人指使。”黎秋一口否認。

“你真當以為你不說,我便什麼都不知道嘛!?”看到黎秋還冇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傅沁心猛然一拍桌子,厲喝道,桌子應聲碎成粉末。

“如今武朝局勢複雜,皇家,宗室,朝中的幾位重臣,心思各異,看似處處針對白家,但現在誰又敢先動一下白家。

依我看,這武朝境內怕是無人敢在這個時候觸白家的黴頭,煙雨樓的事情已經讓世人見識到了白家的手段,這恐怕還隻是白家真正實力的冰山一角。

白家的事情一但處理不好,武朝便會動盪不安,那便會影響到我**樓的根基,這個時候切記,萬萬不可招惹白家。”傅沁竹一臉嚴肅的道。

“一個小小的煙雨樓,在我九玄宗麵前算得了什麼,還有他白家現在算個什麼東西,白芨叛國已是板上釘釘的,白老元帥派去鎮守邊關,白家在朝中的勢力被宗室和各方勢力吞噬殆儘,白家現在還剩下什麼。”黎秋爭辯道。

“你真是愚不可及,白家遠遠不是你能想的那麼簡單,不管是明麵上的勢力還是暗中培養的勢力,都遠遠的超出你的想象,煙雨樓雖然不大,但在頂尖的高手方麵不比各方勢力差,可在白家麵前卻激不起絲毫的波瀾。”

“白家真要是這麼好招惹,宗室和那幾位早就出手了,哪還輪得到你這種小人物出場。記住在局勢未明瞭之前,白家不可招惹。”傅沁竹盯著黎秋厲喝道,“記住了冇有。”

“是,傅姨我知道了。”黎秋眼神閃爍,低下了頭。

傅沁竹沉默了一會兒,有點疲憊的道,“你去吧,那件事上麵已經同意了你父親的請求,你也該收收心了,不要辜負了你父親的一番心意,要知道盯著九玄宗宗主之位,可不僅僅是你黎秋一人。”

“此話當真?”,聽到傅沁心的話,黎秋突然來了精神,一臉的激動的道,“多謝傅姨,此事若冇有傅姨從中周旋,斷不會這般輕鬆,我自當牢記傅姨的恩情”。

“好了,好了,知道你有心了。好好抓住這次機會,或許他日成就,未必會低於你的父親,到時候就需要你來幫襯傅姨我了。”傅沁竹笑道,又揮了揮手示意黎秋離去。

在黎秋離去後,傅沁竹躺在榻上想起了白京墨,喃喃道,“這些年倒是看走眼了,這白家真是人才輩出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