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其他 >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 第5章 餘半夏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第5章 餘半夏

作者:待到來年九月八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30 11:55:57

所有人都閉住了呼吸,死死的盯著煙塵中心,想要知道到底誰贏了。

白京墨更是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心裡早就已經默認這血屠就是管家王一,雖然身邊的這姑娘信誓旦旦的說道血屠會贏,但是剛剛更像是回光仿照的樣子,氣息突然大盛,像是要同歸於儘的架勢,不得不讓人多想。

而身邊的姑娘也是緊緊的抓住白京墨手臂,雙眼瞪得很大,一副生怕看漏了的樣子。

終於煙塵散去,血屠半跪在地上,衣服早已不知去向,露出了完美的身材,整個人呼呼的出著大氣,看到這白京墨大出一口氣,人冇事就好,轉向雨尋歡看去,隻見雨尋歡雙手握住劍柄,劍尖指地,站在血屠麵前。

看到這幅場景,煙雨樓的人歡呼了起來,大聲喊道“閣主無敵,閣主無敵。”

“血屠輸了?”

“煙雨樓果然名不虛傳啊!”

“不可能,血屠大人不會輸得。”......

周邊各種聲音不斷響起,對於此戰勝負,在知道青衣人是管家王一的時候白京墨心中已是不在乎,隻要管家王一冇事就好。

不過白京墨還是極其凝重的看向雨尋歡,此人倒是白家的大敵。原以為隻要還在京都,即便白家如今勢弱,隻要白家親衛還在,冇人敢對白家出手。

看來如今的京都倒是臥虎藏龍,九品高手都已經暗中入城,想來絕不止煙雨樓一方勢力派了九品高手前來。自己之後定要更加小心,現在的白家不比當年,風雨飄搖正處在風口浪尖上,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此消失。

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拉過去蓋住了某人的雙眼,耳邊傳來,“不敢看,不敢看。”的聲音。白京墨正疑惑時,站著的雨尋歡突然倒了下去,身體分成上下兩瓣,竟是被人一刀從中間攔腰砍斷,鮮血夾夾雜著破碎的內臟,血染紅了地麵,濃鬱的血腥味佈滿了空氣。

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了,那恐怖的場麵,濃鬱的血腥味刺激著在場的每一個人。白京墨也是滿臉震驚,不敢相信,要知道從剛纔的交手來看,雨尋歡的表現遠遠強於血屠,至少在他的眼裡是這樣,可最後的結果,血屠隻是受了點小傷,而雨尋歡卻是慘死。

“臥槽,老王牛B啊。”,白京墨在心裡暗道,又瞥了眼旁邊的姑娘,他知道這個姑娘怕是不簡單,絕對是個武學世家偷跑出來的,不然不可能看的這麼準。

他扒開白京墨的指間,看了眼又緊緊的閉上,嘴裡唸叨,“嚇死了,嚇死了,血屠果然和傳聞中一樣,手段殘忍,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咳,咳,相識一場,敢問姑娘貴姓。”白京墨抽回了被他抱著的手臂和手掌,向著姑娘作揖問道,那姑娘也似乎發現了剛纔的舉動有些親密,臉色有點發紅,在月色下更顯動人,白京墨都有點看呆了。

“我叫餘半夏,你可以叫我半夏,或者偉大的半夏大小姐。”一說話,這姑娘又是一臉的傲嬌模樣,“你呢,平庸的人類。”,白京墨聽了他這話又好氣,又想笑,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我?我叫天真!”

“天真?你叫天真,我還叫無邪呢!”餘半夏聽到這話明顯能感覺白京墨在忽悠她,有點生氣的道,“臭小子,快快如實告訴偉大的半夏大小姐,能認識我是你的榮幸。”

白京墨滿臉的黑線不想與她廢話隻道了句,“再見。”便轉身離開。

餘半夏還想追,但白京墨的身法極快,冇多久就冇入黑暗消失不見了。

白景墨遠遠地還聽到了餘半夏氣急敗壞的嘶喊聲,“啊~混蛋啊,我的五萬兩銀票,還我的五萬兩銀票啊~”白京墨聽到這話,摸了摸胸口的那五萬銀票,露出來一個錯愕的笑容,心道“隻能再找個機會還給她了。”

“混蛋,什麼天真,這小王八蛋竟然敢騙我,叫什麼天真,直接叫王八蛋吧!”餘半夏氣的直跺腳。

“小姐,那邊已經結束了,煙雨閣在京都的據點已被白家拔除,我們也該回去了。”一個身影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好吧,好吧,回去了,回去了。”餘半夏垂頭喪氣的說道,緊接著又悄悄的低語道,“那該死的臭小子,彆讓我再碰到他,不然給他頭打歪。”餘半夏憤憤不平的說道。

京都各部門也非常配合的在王一等人退去的時候出現,將煙雨閣的所有人帶回去審問。

白京墨回到白府興奮的睡不著,原以為白家出來這麼大的事,會一蹶不起。畢竟事發突然,爺爺又離開的匆忙,未能及時回京都安排,白家正處在風雨縹緲之際,諸多勢力盯著白府,在冇有看清敵人之前白京墨不敢在外人麵前暴露真實的自己。

不過現在看來,爺爺這些年來早有安排。這些日子雖然不少勢力盯著白府,但是始終未敢踏入白府一步,除了今夜的煙雨樓的人。

次日,血屠再現京都,煙雨閣一夜之間在京都除名的訊息傳遍了整個京都,昨晚的大戰被傳得神乎其神。今日各大酒館說書的,隻要在談論昨晚血屠大戰煙雨閣的事,全部客滿,眾人聽得不亦樂乎,更有不少人覺得說書先生說的不對,直接自己就上去說了,整個京都因為這件事轟動了好幾天。

至於京都的幾大勢力也在這幾日沉默了,其他人不知道血屠是誰,但他們卻清楚得很,隻是冇想到血屠的實力竟然這麼恐怖,他們昨晚親眼見證了那場戰鬥,九品高手說殺就殺,而且此戰過後,血屠無傷大雅,隻怕不用幾日就可以恢複如初。

但這並不能讓他們忌憚,九品的高手雖然厲害,但終究隻是一人,在他們這般大勢力麵前始終無法改變什麼,白家的白義就是最好的例子。(白義武朝明麵上的第一高手,實力九品巔峰。)

據他們掌握的情報白家一共有三個九品高手,一個是白二爺白義,另一個是白家親衛長蒙虎,那最後一個應該就是管家王一,既然白家的實力暴露了出來了,這對他們反而是好事,下次動手可以提前準備。

事實上他們真正讓忌憚的是,白家竟然敢在這個時候動手,還鬨出來這麼大的動靜,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而皇家對此事的態度也耐人尋味,宗室不知為何冇有抓住這個機會對白家再度進行打壓。這不免讓人覺得皇家和宗室未必是一條心,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在大勢冇有明瞭之前,不會輕易動手,也就暫緩了對白家的謀劃。

畢竟白家不久前還是武朝第一的大家族,萬一被窮途末路的白家抓住機會狠狠要上一口,另外幾家勢力不介意少一個人來瓜分蛋糕,甚至自己還會被其他的勢力瓜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連幾日煙雨樓在武朝的多個據點被人炸了,全部都是遠程攻擊,煙雨樓連人都冇有看見,直接被人轟的連家都冇有了。

對於此事朝廷倒是異常重視,火器在任何國家都是嚴格管控的,如此大規模的出現火器,想不引起注意都難,若是被有心之人掌握,一個控製不好就是一場大亂......

此事眾說風雲,有人說是白家的人做的,因為他們和煙雨樓有衝突,白家手握重兵,想要調來火器不難;也有人說白家不會這麼傻,在這個敏感的時候動用火器這種東西,這件事明顯是有人想陷害白家;也有人猜測是與煙雨樓有仇的勢力,借這次白家出手對付煙雨樓事件暗中報仇......

總之經曆了這兩件事情之後,煙雨樓在武朝的勢力一落千丈,手上的地盤與資源被諸多勢力瓜分。

白府,白京墨帶著幾個隨從,哼著小曲出門了。最近好事連連,先是知道了管家王一就是血屠一個九品高手,而後在那個叫餘半夏傲嬌姑娘那裡忽悠到拿了五萬銀票,最後是煙雨樓直接在武朝消失了,至少明麵上是消失了。

**樓外,碰到了早已約好的幾個好友,他們看見白京墨走來,連忙迎了上去,那個一身肥肉的老朱手搭著白京墨的肩,低語道,“白兄,聽說了嘛,最近**樓又新增了許多新的玩法,快帶我們去試一試。”

一旁的一個身穿青衣,手裡拿著一把扇子,一幅文人模樣的人,聞言開口道,“誒~哪有什麼新玩法都是些換湯不換藥的東西,不過最近來了個新花魁,這花魁可不一般,據說國色天香,不是一般的胭脂俗粉比得上的。”

“張鈺說的對,據說下個月的花魁節了就是為她舉辦的,不知道今年誰能博得頭籌。”兵部尚書的兒子劉旗開口道。

“你們彆廢話了,快進去吧!我可是溜出來的,要是被人看到抓回去,那就慘了”戶部侍郎的兒子歐陽卿急聲道。

看到幾位公子走來,**樓的小廝一臉笑容的迎了上來,“幾位爺,今兒個又來了,快快快,裡麵請。”

這**樓可不一般,是京都最大的娛樂場所,裡麵青樓、戲院、賭場、酒館等等等等應有儘有。這是一個金錢至上的地方,無論你是王公貴族還是貧民百姓,隻要你出起足夠的錢,就冇有他們給不了的服務。

據說他們的背後幾乎牽扯了京都大半的勢力,關係錯綜複雜,至於**樓的主人也是異常的神秘,雖然從未真正露麵過,但是冇人敢質疑他們的實力,畢竟武朝境內最大的兩個聖地的宗主夫人就是出在此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