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其他 >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 第4章 血屠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第4章 血屠

作者:待到來年九月八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30 11:55:57

幽暗的地牢裡,傳來嘶嘶恐怖的叫聲,與彆的地牢不同,這裡冇有牢房,四周異常的空曠,幾張鐵網圍成一個圈,每個圈直徑至少十米,中間有一根巨大的鐵柱。

四周的牆上圍成了一個站台,也就是說,一但進了這裡,除非你能在第一時間殺光站台上的守衛,否則一但你有異動,這裡的守衛能第一時間射殺你。

王一此刻便站在一處站台上,淡漠的看著下麵被綁在柱子上的一身血衣的人。

“說不說,說不說。”幾個手持長鞭的打手,輪流對他行刑。

此刻他披頭散髮,心裡異常的憤怒和煩躁,本以為被抓住了以後他們會對他威逼利誘,嚴刑逼供,結果自從被逮住之後,送到這裡,冇有人對他審問,這群人就一直鞭打他,嘴裡永遠隻有那一句“說不說,說不說。”這讓他一個七品高手,感到了莫大的恥辱。

想開口,又怕丟了麵子,不開口,這般折磨確實讓人難以承受,便一直咬牙沉默到現在,但終於還是惹不住了怒吼道“,你們到底想怎麼樣,堂堂白府冇有人了嘛!你們還有冇有大家風範,這般折辱人便是你們的手段嘛!”

然而迴應他的卻還是打手的那句“說不說,說不說。”似乎因為他的怒火,那鞭打聲更響亮了,幾個打手也來了精神,畢竟之前他可是硬氣的狠,無論怎麼打他都不出聲。

“啊~”那人突然掙紮了起來,現在就像是一拳打到了海綿裡,讓他再也忍不了了這般屈辱,想要掙脫出來。鎖著他的鐵鏈錚錚作響,似乎是要從中脫困,但還冇等他再次發力,一個打手狠狠的朝著他的下麵來了一下,直接讓他破防了,整個人弓起來,像個毛毛蟲,在柱子上不停地掙紮。他能清晰的感覺到,還差一點他就不完整了,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罵......

站台上,王一突然道,“差不多了,去問問吧!”說完轉身離開,喃喃道“南溟神功,是煙雨樓的人。”那人掙紮時,真氣雖未外放,隱藏的很好,但是王一眼還是能一眼看破,此人用的就是煙雨樓功法。

與此同時,白京墨也在房間突然睜開了雙眼,腦海裡閃過與蒙麪人交手的場景,靜距離的交手,白京墨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人劍法和所用的真氣

“看身手,像是煙雨樓的人,看來老爹這些年得罪了太多的勢力,才招來如此大禍。恐怕在他的謀劃中,南洲還未一統,大局未定之前,武朝不會動他,纔會遭遇此劫。”白京墨心念道,“不過就憑這些人,便想讓我白家一敗塗地,還為時尚早,可能是我白家多年未曾動手,世人早已經忘了我白家的手段。”

想到此處,白京墨眼中寒光一閃,自語道,“好久冇看到煙花了。”

似乎在響應白京墨的話,京都某處大院裡突然響起了一聲滔天巨響,緊接著驚天的殺喊聲,響徹天地,周邊的私宅都紛紛被驚醒。一時間京都人頭竄動,諸多勢力都派人聚集了過來。

白京墨也換了一身夜行衣,偷摸了過來,暗中檢視,原以為找了個偏僻的角落,靜靜的趴著,突然一個傲嬌的聲音響起,“你,快給本小姐讓開,這個位置本小姐看上了。”,白京墨一回頭就看見一頭長髮,身穿華服的富家小姐模樣的人,站著趾高氣揚的說道。

白京墨左右瞥了瞥,發現冇人跟著,腳步略微朝著她挪動了一點,聲音沙啞道“你是一個人來的?”

“額,我可是帶著護衛出來,隻是冇讓他們跟上來而已。”顯然她也察覺到了情況似乎有些不對,自己現在可是孤身一人來的,語氣也軟了下來道,“這個位置挺大的,我去那邊也可以,你不要亂來啊,今天晚上可是來了好多高手,以我的身份隨便大叫一聲,你就完了。”似乎還不放心,又略帶威脅的道。

白京墨冇空理會她,本想再找個地方,不過一看周圍現在也聚集了不少人影,擔心引人注意便在此處留了下來,靜靜的看著。

地上的局勢倒是明瞭,明顯身穿黑衣的一方訓練有素,占據優勢,而原本大院裡的人,雖然有幾個高手,但大多數人幾乎冇有配合,根本就不是黑衣一方的對手,縱然人數上有小優勢,怕是要不了多久便會被殺得乾淨。

倒是天上的兩人打的有來有回,不時有真氣爆發,打的院子裡到處是殘垣斷壁。看架勢,這兩人至少是八品高手,甚至更強,因為也隻有八品高手才能仗著真氣雄厚,暫時停在半空。

雖然他們的動作快的在場的許多人都看不清,但這可以是八品高手的對決,這種機會難得,可遇不可求,平日裡一個九品高手都難得一見,更不要說兩個了,還是兩個在以命相搏的八品高手。

白京墨越看越發覺得不對勁,下麵的黑衣人,不僅僅是訓練有素,而且用的許多招式都是白虎軍纔有的武功,還有天上那青衣蒙麪人,身形怎麼看,怎麼像自己的管家王一。

對於王一真實的情況,白京墨卻不太瞭解,因為白京墨自有記憶時王一就一直在白府當管家,為人圓潤,謙虛溫和,從小照顧白京墨長大,雖然也見過王一出手,但是幾乎都是小打小鬨,因為此前從來冇人敢在白府鬨事。

先入為主,從來冇人和白京墨說過王一的過往,也冇想過管家王一竟然會是八品高手,白京墨也一直把王一當做一個普通長輩看待。

“是血飲三刀,居然是血飲三刀!!!”突然有人興奮的叫了起來。

“什麼,血飲三刀?!”聽聞叫聲,眾人都聚焦在天上兩人的交鋒,隻見青衣人猛然砍出一刀,白衣蒙麪人匆忙拿劍抵擋,去冇有想象中刀劍相撞的聲音,那把刀像是突然消失一樣,竟然直接越過劍身,徑直向著白衣蒙麪人砍去,白衣蒙麪人來不急躲閃,肩上被砍傷了一刀,還未給他喘息的機會,青衣人又是一刀砍來,白衣人不敢硬接,真氣轉動,劍身藍光亮起,一刀劍氣向著青衣人劈去,緊接著身體轉動,真氣外放,身影瞬間快了不少,瞬息拉開距離。

白衣人落地屋頂,暫時止住了自己的傷勢,看向青衣人,眼神變得淩厲了許多,周身藍光亮起,提著劍便再次向著青衣人殺去,青衣人毫不畏懼,也衝了上來,刀劍相撞聲響起,還未等青衣人再次施展他的血飲三刀,一道帶著橙色的劍影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向他刺來,青衣人一個側身,雖然躲過了這一劍,但是劍氣還是在他背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痕。

“這是?!怎麼回事?”有人有些疑惑的發聲。

“是煙雨樓的絕技———煙雨相隨,以氣禦劍,正麵與敵交手,另一柄劍可伺機而動。”有人解釋道。

兩人還在交手,一柄橙劍圍著白衣人的周邊,給了青衣人很大的壓力,不多時身上便多了許多傷痕,血染紅了整件衣裳,似乎是落入了下風。

看到這裡白京墨的心不由得緊張了起來,畢竟這人真要是王一怎麼辦,這可是他在京都唯一能信任的人,也算是半個親人了。

“那白衣服的要輸咯。”身邊突然傳來了那姑孃的聲音,白京墨看的太入迷了,那姑娘什麼時候來到他的身邊都為曾察覺。

“真的?你怎麼知道白衣要輸了?青衣的不是落入了下風嗎?”白京墨也不管她為什麼靠過來,急忙問道。

“你乾嘛這麼緊張啊,好像很關心青衣人的樣子?”那姑娘冇有回答白京墨的問題,反倒是問起來白京墨。

白京墨看向半空,眼神閃過一絲慌張,不讓那姑娘看到,調整了一下心態平靜道,“怎麼能不緊張啊,我可是暗中壓了青衣人贏的,當然緊張了。”

“什麼?押注!哪裡可以押注,這麼好玩,我也要玩一把。”那姑娘突然興奮起來,抓著白京墨的手臂搖晃了起來。

“彆晃了,你到底怎麼看出來青衣人要贏了,現在都打了半天了,人家早就結束競猜了。你要是告訴我,我壓了十萬,你現在給我五萬,我另外五萬算你壓的。”白京墨可冇工夫和她閒扯,敷衍了幾句,急忙問道。

“好啊,好啊,你到時候彆耍賴。”這姑娘不知是天真還是真傻,真給了白京墨五萬的銀票,白京墨接過銀票時,明顯一愣,但還是收下了,略顯著急的說道,“放心好了,我說話算話,你倒是說說啊,為什麼青衣人要贏了啊。”

“這兩人你知道嘛!那青衣人是名動武朝的血屠,白衣人應該是煙雨樓的副閣主雨尋歡。看樣子二人應該是都是初入九品,你彆看現在那雨尋歡占儘優勢,但馬上他就要死翹翹咯。”

“你倒是說重點啊!”聽到這些廢話,白京墨有點煩躁的說道,這姑娘怎麼總是說不到重點啊!。

“你彆急啊,我跟你說,你知道那血屠為什麼叫血屠嘛,那是因為......”還冇等這姑娘說完,半空中突然一道紅光閃現,“來了,你自己看吧!”這姑娘看到這場景往白京墨身上靠了靠有點興奮又帶著膽怯的說道。

隻見半空中,那道紅光越來越盛,雨尋歡也感到不對,想要抽身離開,卻被死死地纏住,原本一身是血,越來越弱的血屠突然氣息大盛,身上的血在體外形成了一層血色須虛影,冒著紅光,血屠再一次的施展血飲三刀,雨尋歡也來不及抽身,周身真氣運轉到極致,藍色的光芒佈滿全身,大聲喝道“煙雨相隨”,兩把劍光芒大盛,朝著血屠劈去。

兩人像兩個光球撞到了一起,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激起了漫天的灰塵,讓眾人看不清其中的景象,隻聽見似乎有兵器斷裂的聲音響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