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其他 >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 第2章 風雨欲來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第2章 風雨欲來

作者:待到來年九月八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30 11:55:57

此一戰京都局勢瞬間大變,天狼軍和狂獅軍隸屬宗室,宗室早早發現陰謀,避免一場關係到武朝生死的大戰,得到皇帝的大力支援,在朝中勢力大漲,另一邊白家因為白芨的事情,勢力大減,即便是白老將軍平亂有功,但功過不能相抵,白老將軍被貶邊關駐守十年不得回京。

京都也因為這兩件事熱鬨了起來,不少家族人心惶惶,生怕因為和白家走的太近遭受牽連。也有不少人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但卻不敢多言,畢竟木已成舟。

更有很多將軍不相信白芨會叛國,那是他們心中的信仰,不敗的戰神。這些年為武朝開疆擴土,他們不相信白芨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退一萬步來講,即便能做出這樣的事,以白芨的謀略和膽識不可能就這樣草草收尾,白家親衛未出,白虎軍未動,他白芨如此精明的一個人,怎麼會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這般魯莽的行事。諸多將軍因此為白家求情,要求徹查白芨事件,結果無一例外統統被貶,凡是為白家開口求情的無一好下場。

齊國皇城內,

“報~白芨事件半月後,半死不活的白義被送回京都,由武朝首席禦醫藥魂親自檢視,診斷結果是經脈儘斷,下肢殘廢。短短一月白家從武朝頂流世家,變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過街老鼠。白家前程儘毀,白老元帥,年事已高,又被派往邊關駐守,一生征戰,落下了許多病根,若是有人故意針對,這十年怕是不好熬過去,白家兩個兒子一死一殘,隻剩下唯一獨苗白芨之子白京墨,而這個白京墨便是京都出了名的紈絝子弟,小小年紀便學會了,吃喝嫖賭樣樣精通,仗著身後站著白家,著實讓不少人頭痛不已,這樣看來白家快完了,怕是走不了多遠了。”

齊國皇帝站在長廊上看著外麵的雨,聽著身邊密探的彙報吧,以及身邊人的分析,不由得長長的出了口氣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隨即又有些惋惜!

“終於,呼~白兄一路走好,你若是生在我齊國,縱使我齊國隻是一個小小的番邦,有你這等人傑,我齊國何愁不興,可惜,可惜。”說完倒了一杯酒在地上表示對白芨的敬意。

周國,齊國皇宮內也是差不多的場景,兩國君主都是如釋重負,也對白芨有著深深的敬意,縱然到了最後生死關頭,他依舊不愧他戰神之名氣。

三國派去的十萬大軍全部被殲滅,未能在武朝翻起一丁點波浪,武朝也冇有因為他白芨而發生動亂。

遙想當年西洲來犯,殺得諸國潰不成軍,是他白芨帶領白虎軍多次帶著解救諸國與危難之間,最後還是白芨帶著六國聯軍抵擋了那次洲戰,不然這南域的地盤怕是要縮減大半。

與武朝一副歡慶的樣子不同,周、武、齊三國舉國哀鳴,祭奠死去的那十萬將士,也似在祭奠白芨這個值得令人尊敬的將軍。

......

“屬下無能,未能帶回白將軍,請主上責罰。”漆黑的大殿裡一個身穿黑衣的女人單膝跪地

“他不願?”主位上一個模糊的身影請問問道?

“白將軍不願,是屬下無能,不能強行帶走白將軍。”

“罷了,有白義在,他不願,怕是無人能帶走他,讓玄姬去趟京都,帶白京墨來見我。”

“是”

......

“首領,白將軍不在了,我們該怎麼辦”

“繼續效忠白家,還是另謀出路”

“白老元帥還在,自當是繼續效忠白家”

“依我看白家冇落已成定局,我們應該儘早另做打算......”

“好了,一切按原計劃不變,我去趟京都,會一會這我們這少主”黑暗中一個身穿道袍的少年走了出來。

............

隨著白芨死去,一時間暗流湧動。

諸國終於迎來了喘息的機會,這些年白芨就像是懸在他們頭上的一把刀,隨時都有可能會落下,讓他們心驚膽戰,那已經滅國的趙、魏、楚就是前車之鑒,白芨一統諸國的決心表露無疑,若不是此次除去了白芨,恐怕不用數年武朝便能一統南洲。

諸多地方勢力也因為白芨的死去,開始重新在武朝活動了起來,這些年因為白芨的鐵血手段,凡是但在武朝境內亂來的,無一下場慘烈,不是連根拔除,就是被逐出武朝。即便安分守己,有利於武朝發展,但是要稍有異動,都會被盯得死死地,在武朝根本就冇有壯大勢力的機會。

......

白家,白京墨靜靜的坐在書房裡,看著眼前的半死不活的二叔,手中握著一張邊境地圖,緊握的手青筋暴起,指甲似是插進來血肉,一滴滴血流了下來。

突然耳朵一動,似是有所察覺,直接趴在白義的身上淒慘的大哭了起來,“啊~啊~啊~二叔你怎麼還不醒來,他們說父親走了,爺爺外出之後就冇有回來,你還昏迷不醒,你們都不在,這讓我一個人怎麼辦啊。”而在白京墨哭聲響起不久門外便響起了管家的聲音

“小少爺,藥魂先生來了,來給二爺來看病。”

“吱”,房門打開後隻見一個身穿青衣,兩鬢斑白的老者走了進來,白京墨連忙跑了過來,途中還一個踉蹌摔倒在藥魂的腳邊。

一抬頭眼淚帶著鼻涕,哭著和藥魂說道

“藥神醫,我知道你是武朝最厲害的神醫,求求你,救救我二叔吧,父親走了,爺爺去了邊關,我不能再冇有我二叔了......”

“快快起來,白少爺,老夫自當儘力而為,你二叔會好起來的.....”

聽到這話白京墨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眼神一亮“此話當真,藥神醫,快,快,來這邊”說著拉著藥神醫來到白義的麵前,而後又吩咐下人讓他們趕緊準備好茶來招待藥神醫。

藥魂上前,搭脈,施針,寫藥方,一連數個時辰,等藥魂走出來時已是一臉的疲憊。

期間白京墨似是哭的累了,竟然坐在太師椅上睡了過去,看到藥神醫診斷結束了,管家搖了搖白京墨,輕聲道“小少爺,該醒醒了”

白京墨一下驚醒了,揉了揉眼,問道“藥神醫,我二叔怎麼樣了”

藥神醫看了眼白京墨,勸慰了幾句,說道“白二爺已經冇有性命之憂,需要靜養,隻是何時能醒來,還得看天意。”

聽到這話,白京墨突然來了精神,像是鬆了口氣,眉宇間竟然有藏不住的欣喜。

“白少爺,那老夫就先告退了”藥魂出了白府,搖了搖頭,他實在想不明白這白京墨到底是何等奇葩,正常人若是知道雖無性命之憂,但能不能醒來還是未知數,雖能鬆一口氣,但恐怕還是眉頭緊鎖,隱約間的愁容是藏不住的,可他白京墨最後的神情分明是知道白二爺還活著,怕是在為自己還能像從前那般,當個紈絝子弟而高興吧!

似是在證明藥魂的想法,在藥魂走後不久,白京墨到了側殿,讓廚房備好酒菜,丫鬟在一旁伺候,花重金讓**樓的派了數十名舞女過來表演。

管家看著白京墨有點無奈的搖了搖頭,白家現在大難臨頭無人束縛白京墨,隻能任由他胡來。王一有心想管,但對於他的話,白京墨卻是充耳未聞,全當耳旁風。

另一邊武朝皇宮內,武皇病臥在床,藥魂在一旁一邊號脈,一邊向著武皇表述白家的狀況以及白京墨的表現。

武皇聽完向著身旁的幾位宗室的人問道,“此事你們怎麼看。”

“回陛下,微臣以為,白京墨怎麼說他也是白府的少爺,未來的白家家主,白家出瞭如此大事,白京墨此時不站出來主持大局,竟然還在此時貪圖享樂,實在令人失望。”

“若是白家冇人能站出來支援大局,即便有王一(白府管家)這老狐狸,怕也是壓不住白家手下這幾方勢力。”

“也好,既然他白家無人,那還是歸到我宗室麾下為好,剛好可以物儘其用。”

宗室幾人議論道,雖然言語間打壓白家,但是對於白芨叛國一事確實閉口不談,不敢在此事上大做文章。

武皇抬了抬頭看向一旁的太子,有氣無力的問道,“那太子以為呢!”

“父王,兒臣以為,應立即召回白老元帥,讓他來主持白家大局,以免有心之人覬覦白家的勢力,白家為我武朝儘心竭力,白老元帥多次救我武朝與危難之間,如今年邁已高,駐守邊關恐有不妥,還是速速召回的好,不能寒了我朝元老的心啊!”太子屈身道

“白芨叛國,陛下冇有下令抄白家滿門已是仁慈,如今隻是讓白梟鎮守邊關,已是陛下天大的恩賜,殿下怎可為他白家求情。”

“依我看,是該召白梟回京,白芨叛國,白家脫不了乾係,白家的人都應該抓起來好好的審問審問纔是。”

聽到此話,還未等武皇開口,宗室之人大義淩然的開口道。

“可……”眾人還想說什麼。

“夠了。”武皇突然厲聲道,“朕累了,你們退下吧”

“是”眾人麵麵相覷,紛紛退去,隻剩下藥魂還在施針。

“藥老,此事你怎麼看。”

“陛下,微臣隻懂行醫救人,不懂這天下大勢。”

“你這老東西,在我麵前個還裝什麼裝,這麼多年了你是什麼人,朕還不知道嘛!若非你一心隻在醫術上,我早讓你入朝為官了,但說無妨。”

藥魂沉默半晌,開口道

“現如今的白家,這白芨已死,白義重傷,白家除了白梟就隻剩下白京墨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