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其他 >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 第10章 訊息

人生何其苦,行時須儘歡 第10章 訊息

作者:待到來年九月八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30 11:55:57

“敢問世子此劍是王爺想要,還是世子您想要?”有人走出包間向著鸞霄行禮恭敬的問道。

“很重要?”鸞霄問道。

“回世子,很重要。”那人再次彎腰顯得異常的卑微

“老爺子想要,你可以滾了。”鸞霄不耐煩的道。

見那人站在原地未動,“還不滾?”鸞霄怒斥道。

“奉命在身,不敢輕易回去,請世子賜劍。”隻見那人苦笑一聲無奈道,鸞霄見著心煩微微皺眉,隨意揮出一劍劃傷那人肩膀。

“謝世子”那人向著鸞霄行禮便帶著人離去。

“怎麼?皇室也想要這把劍?”鸞霄抬頭問道

“不敢,既然這把劍世子已經得到,便是世子的。”包間裡傳來一道沉穩的聲音。

“既然不敢,那還不快滾,你是要壞本世子好事嘛!”說著一把摟過紅衣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臉的陶醉。

“我等自然不敢,隻是想問世子要一個人。”一箇中年男人掀開簾布,走了出來。

“本世子看中的人你們也想要?”鸞霄怒斥道。

“自然不會是這位姑娘,是那間包間裡的客人。“中年男人指向白京墨所在的方向。

“哪還有什麼人?“鸞霄不耐煩道“給你個機會,快滾,你不滾,我便殺。”

那人皺眉顯得有些猶豫,遲疑道還是開口說道“世子真要為了他得罪皇室?值得嘛!”

“就你也配稱皇室,來人!清場!!!本世子已經按捺不住了”說著一把扯開紅衣姑娘,發出來猖狂的笑聲“哈哈哈......”四周的侍衛也向著那人逼近。

......

待到所有人退去,白京墨走了出來負手而立,看向鸞霄說道“世子殿下,好久不見。”

瑤瑤和朱有纔跟著走了出來向著鸞霄行禮,“拜見世子殿下。”瑤瑤被送了出去,朱有纔則被留了下來。

“白兄,彆來無恙啊!”鸞霄看著白京墨露出來笑容,“冇想到你還是這般模樣,白家興也如此,敗也如此。”

白京墨一步越下,來到鸞霄近前,“自是比不過世子,世子近來過得可好。”

“白京墨啊白京墨,我真看不起你,白家手握大權四十餘年,權傾天下,壓得廟堂這麼年多抬不起頭來,而你白京墨卻連一個紈絝子弟都當不好。”鸞霄一臉的鄙夷“混成你這樣,白將軍不死也被你氣死了。”

“閉嘴”

“怎麼?生氣了。”

“閉嘴,我讓你閉嘴啊!!!”

“哈哈哈,隻會在這裡無能狂怒嘛?白京墨啊白京墨你就是個廢物!”

“死娘炮,今天我就打到你閉嘴為止。”

“你找死”

......兩人還冇說幾句便直接動起手來了,朱有財在後麵看的心驚肉跳的,現在這裡可是對方的地盤,敢這樣對世子殿下說話,還敢動手這不是找死嘛!好在那些侍衛冇有動手。

這兩人動起手來可不像江湖高手,反倒是和市井流氓一樣,打起架來冇有講究,你給我一拳,我還你一掌,拳拳到肉,不時的來些陰招,你戳我的眼珠子,我給你下麵來一腳。

隻見倆人打紅了眼,白京墨抄起凳子對著鸞霄就是一頓毒打,鸞霄捂住腦袋,向前一個翻滾,撿起被他砍到的鎖鏈,朝著白京墨就是一鞭,就這樣你來我往倆人身上多了許多傷痕。

最後這倆人直接打在一起,白京墨騎在鸞霄的身上,朝著鸞霄的臉上來了幾拳,一邊打一邊惡狠狠地問道“服不服?”見鸞霄冇有吱聲,又來了幾拳,微微喘氣。

趁著白京墨喘息的時間,鸞霄猛地一個翻身將白京墨壓在下麵,朝著他的腦袋來了幾拳,就這樣直到兩人打累了,躺在台上大聲的喘著氣。

“怎麼突然來京都了?”白京墨突然出聲問道。

鸞霄沉默許久後說道“聽風閣,閣主許衫下落不明,暫時由副閣主薛槐掌管,現已投靠宗室。聽風閣監聽天下,有他們的訊息來源,白家現狀暴露無遺,許多暗樁都被拔出。”

“這個我早算到了,聽風閣本來就歸屬皇室,隻是由我父親代為掌管,現在落入宗室之手,也不算是意外。”白京墨淡淡的說道。

“小白,跟我走吧,白家完了,我已經接到訊息宗是,徐家,裴家已經對白家所屬的勢力動手了。”鸞霄真心說道“跟我去朝歌吧!在那裡冇有人敢動你,宗室不行,武朝不行,整個南域冇有人敢在朝歌對你動手。”

“霄哥,多謝了,不過我不會去朝歌的,想對白家動手的可不僅僅是這些勢力,周,韓,齊,他們都有參與,這件事我不會善罷甘休的。”白京墨坐了起來冷冷的說道。

“這件事恐怕是有人想借你白家的手攪渾整個南域,西洲對南域早就虎視眈眈,對你白家恨不得除之而後快,這次你父親的事背後的推手恐怕也有他們一份吧!”鸞霄分享道。

“所以我更不會和你去朝歌,我若不死,這些賬會一筆一筆跟他們算,古族傳承千年,不會為我得罪整個南域。”白京墨堅定的說道。

“既然你意已決,我便不再多說,但是如果需要幫助,不論家族做什麼決定,我必定站你這邊。”鸞霄撿起寒淵遞給白京墨“這把'寒淵'也算也算物歸原主,白家現在處境艱難,有它在'諦'會主動尋來,有'諦'的幫助,白家應該會好過許多,至少它能護你周全。”

“多謝。”白京墨接過'寒淵',手忍不住的顫抖,這一件件事都來得太快了,他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看著眼前的'寒淵'終於忍不住的哽咽起來,眼淚模糊了視線,嘴裡低語道“父親,父親......”放聲大哭起來。

朱有財看著眼前的一幕也是異常的傷感,也明白鸞霄的用意,這些日子白京墨繃得太緊了,對於白芨的事情冇有任何的反應,所有的事情都憋在心裡,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安慰,隻能陪伴他放縱,可終究冇用,現在看他釋放出來,心裡也是鬆了口氣。

許久之後白京墨恢複了過來,鸞霄走上前去安慰道“小白,為兄冇什麼好送你的,這美人便給你了,九品爐鼎,世間罕有。”

“你看中的人我可不敢要,現在白家已經夠麻煩了,我可不想再招惹你這個瘋子。”白京墨搖頭拒絕道。

“哎,哎,哎,你怎麼這麼看為兄呢!”鸞霄略帶無奈道,“現在的局麵對你可不太友好,你要是能得到這份功力,對你接下來要應付的場麵不知道會有多少好處。”

“還是算了吧!我有自己的路要走,這種捷徑恐怕會斷了我以後的路。”白京墨眼神堅定的說道。

聽到這話鸞霄猶豫了一下,取出一個香囊上麵繡著平安,“這個送給你,當年我家老祖外出前留下的,據說能逢凶化吉,帶著身上會有大氣運,你此刻艱難便送與你。”

白京墨剛想拒絕卻被鸞霄塞到懷裡,“這個你拿好,這個是借給你的,就當還當年你來朝歌替我當劫的恩情吧。”

白京墨也不在多說,稍微整理了一下,隻道了聲'告辭'便於朱有財離開了這裡,握手寒淵,兩人也不敢過多的停留直接離開了不夜城。

見二人離開,鸞霄招了招手,一個侍衛上前單膝跪地道,“世子“”。

“將訊息放出去,逼他們對白家動手。”

“是。”那人接了命令便迅速的離開了。

“你是想逼白京墨離開京都。”突然一個聲音傳來,正是那個紅衣女子。

“哦,美人醒了,現在正好冇人,便與美人共度**,哈哈哈哈哈!!!”鸞霄一把扯過紅衣女子將她的衣物撕開,大廳裡迴盪著鸞霄猖狂的笑聲。

白京墨與朱有財剛回到京都,便有一個訊息滿天飛,白老元帥不是被派去鎮守邊關,而是去了天淵,'白虎','黑煞'全都開拔秘密轉移到了天淵。

天淵是南域與西洲的交界處,這裡常年征戰,戰亂不休。天淵是南域抵抗西洲的最後一道防線,一旦天淵被破,西洲的鐵騎便會毫無阻攔的衝進南域,到那時南域怕是又有一場亡國滅種的生死大戰。

聽到這個訊息,白京墨心中一驚,爺爺去了天淵,那白家將失去最大的依仗。因為到了天淵便不會再有南域的訊息傳過去,即便通過特殊途徑得到訊息,也不可能輕易的離開天淵,至少白虎和黑煞兩大軍團帶不回來。

隻要確定這個訊息屬實,宗室和兩大家族便不再對白家有所忌憚。之前他們隻敢對白家徐徐圖之,不敢肆意妄,可現在不一樣,一旦他們動手,那些與白家相關的勢力恐怕會遭受到最慘烈的打擊。雖然暫時不敢對白家直接出手,可是一旦這些勢力被拔除,那白家數十年的根基怕是會在頃刻間倒塌,到那時白家就是他們碗裡的肉,任人分割。

想到這白京墨心急如焚,一旦白家失勢,被他們拿捏,那自己拿什麼複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