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曆史 > 亮劍:我竟成了反派 > 第九十九章 班守城問前程

亮劍:我竟成了反派 第九十九章 班守城問前程

作者:乾宇承明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3 06:09:15

今日的清源縣城格外熱鬨,三五八的戰士們,在城中敲鑼打鼓,張貼著告示。

這種事情況,百姓們早就成為習慣,肯定是有大事發生或者有大好事,總之不會是壞事。

不知多少夥人看著告示,識字之人卻是少之。

好在民風淳樸,有熱心的百姓們,朗讀著告示。

不到一個小時,整個清源縣城沸騰起來,真是重大新聞,班縣長居然被錢旅長給斃了。

“真是大快人心。”

“殺的好,這種狗官就該殺。”

“都說官官相護,看看我們的錢旅長,那就是對咱們百姓好。”

大街小巷有人的地方,無不是討論這個話題。

而錢伯鈞還在調查著,班守城所任命的鎮長與堡長之類的鄉村小官,隻要證據確鑿,嚴肅處理。

段鵬則爽翻了天,班守城的夫人以及九名小妾,全部被過一遍篩子。

昨晚簡直做到人生贏家,來了一次大小通吃,與班守城的夫人還有女兒,居然玩起大被同眠。

翌日,段鵬頂著一副熊貓眼,腳步虛浮,就像大煙鬼來癮了般,搖搖晃晃的來到旅部。

王貴帶領警衛營巡邏隊,正在巡查,看到來人那副衰樣,口水惡狠狠得吐在地上。

羨慕嫉妒恨的道:“我呸!什麼東西,仗著旅座寵著,居然越來越放肆,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六排長看不起王貴,這傢夥就會裝個籃子,有能耐你也受旅座寵,羨慕嫉妒有用麼!背後罵人一個頂倆。

當然這些話他是不敢說出來的,隻能放在心中,看看還能同連長學習到什麼本事,結果卻發現,啥子都冇學到。

…………

段鵬來到旅部休息室中,見錢伯鈞坐在椅子上,正認真的看著什麼。

邊看邊說道:“段鵬,你個臭小子,最近是不是管不住那個玩意?管不住,我幫你管管,拿刀直接切了。”

段鵬本就如同軟腳蝦,一聽要切自己,顯得有些慌亂,差點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旅座這個句話,是對付自己的口頭禪,雖然早就司空見慣,但是聽到後這句話後,依然讓自己,下半身一涼。

看來被旅座嚇出陰影來了,於是故作鎮定的說道:“旅座,查抄班守城家產,有重大發現,這不還冇全部查抄完畢,俺就跑來彙報。”

“您看,這是什麼!”

說著,段鵬小同學掏出那一塊古老的羊皮卷,放在錢伯鈞麵前,慢慢打開。

錢伯鈞緩緩抬起頭,在抬起頭那一瞬間,便被那古樸的氣息,所深深吸引。

給人第一感覺,這塊古老的羊皮有故事。

目不轉睛的觀看了許久,卻看不出任何門道來,上麵隻有一些符文的標註,還有一些崇山峻嶺、層巒疊嶂的數十道大小山脈。

最後一個看不懂的符號,它所標註乃是那條最大的山脈。

毋庸置疑,未可知的寶物。

絕對是寶物。

隻是自己冇學過這些術法,還有與風水有關的東西,這下成了難題。

段鵬嘿嘿壞笑道:“旅座你看這像不像藏寶圖?”

錢伯鈞點點頭,示意繼續說下去。

段鵬故作深奧的說道:“這個班淫成,真他孃的是個大貪官,居然連藏寶圖這種好東西都能搜刮到,我想查出這張羊皮到底是什麼,並不難。”

錢伯鈞眼珠轉了轉,感覺自己最近大腦不夠用,怎麼就能輕鬆知道,這羊皮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隻能用很平淡的語氣說道:“既然你有自己的分析,我就給你個機會,不管說對說錯都有獎勵。”

“說說你的看法?”

段鵬眼睛一亮,這下可有表現的機會了,於是急切說道:“旅座,按照你做事的風格,肯定一查到底,這種東西,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有。

凡是受班淫成迫害的百姓,咱們一查到底,先挑最富裕的探探口風,如果冇有在查那些比較窮的,這樣覆蓋式的查下去,怎麼也能查到大魚。”

話畢後,錢伯鈞用異樣眼光看著段鵬說道:“行啊你,段鵬小同學,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

“長本事了!”

段鵬走嘿嘿,送上馬屁道:“嘿嘿!這不都是跟旅座您學的麼!”

雖然段鵬拍著小馬屁,但這畢竟是跟著人家學習的事實。

好話誰都愛聽,錢伯鈞也不例外,當然這記小馬屁也十分受用。

“嗯,這事你去辦吧!記住彆大張旗鼓。”

段鵬匆匆就要離去,錢伯鈞又說道:“段鵬,你給我節製點,這是為了你好,以後有機會,我一定帶你去試試其它國家的。”

說完,就連自己也忍不住嘿嘿笑了一下。

“非洲小曼妮,金毛獅王。”

段鵬立馬回道:“是,保證服從命令,那欣喜的笑容,簡直不言而喻,匆匆忙忙便離去。”

…………

時間轉瞬即逝,一晃六日過去,如今已經1941年二月十四。

特戰隊員們早就練習好蓋蓋蟲的訓練模型,不說是輕車熟路,那也能輕鬆駕駛。

錢伯鈞準備親自帶隊,去偷蓋蓋蟲之際。

段鵬突然前來彙報,有訊息了。

“旅座,事情是這樣…………”

段鵬將查到的訊息一五一十,竹筒倒鬥般全部一一講來。

原來,班守城奪得一筆橫財,因此而發跡。

那就要掀開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

九年前的某天,班守城的學業有所成,但是冇有門路,冇有金錢,在這個國民時期的舊社會,想謀得一份差事,那簡直難如登天。

每日走街串巷,想得到門路,謀得一份公職,可哪有那樣容易。

身上的錢越花越少,已經不能再維持自己的生計,馬上就要靠乞討為生。

心如死灰下,正準備離開眼前的大城市,怎料遇到一個江湖術士,擺攤算卦。

班守城看了看自己的錢袋,隻有兩個銅板,而算一卦需要十個銅板。

但是看向卦攤那副對聯,寫著:誠心者不取分毫,無緣者千金難算。

橫批:壹卦問禍福。

班守城似乎感覺自己可以去試試,反正人家說了,有緣分文不取的麼!

很快他走上前,示意老道自己要算卦。

幾日都未有過生意,幾乎那是雙眼放光,就如餓狼看到綿羊般。

“大師,學生誠心求卦。”

“嗯,某看出來,你因一些事而正在發愁,先交卦錢十文。”老道故作神秘的說。

“學生隻有兩文,不知可否乎?”

老道冇有言語,揮揮手,示意你趕快離開。

班守城隻能失望離去,走出好遠,又不肯死心,於是去而複返,重新回到卦攤前。

老道說:“年輕人,做人要腳踏實地,剛纔你離開,說明這是老天的安排,如今你又回來,明顯就是你要違背天意,要強求。”

“你真打算卜上一卦?”

班守城很恭敬的說道:“是,學生非常想要知道,求大師看在學生心誠的麵子上,解上一卦。”

老道伸手點點,示意拿錢呐!

班守城拿出最後的身家,兩個銅板。

老道接過,用手顛了顛,放到了一個奇怪的盒子裡,又取來自己的一枚銅錢,也放到那個奇怪的盒子中。

盒子看的十分古怪,整體更像個烏龜殼,卻又是蛇頭,不知什麼尾巴。

老道說:“後生,你左晃三下,右晃三下,上晃三次。,下晃三次,便可以了。”

班守城照做,認真的邊查邊做,做完後,將烏龜盒子,重新放到原位。

老道打開盒子,看著三枚銅板的排序,角度、各位置間的距離,以及反正麵之相,開始慢慢推算起來。

良久後,他唸唸有詞的說道:“下下卦,後生你所求何事?”

班守城清晰的聽見老道所說,頓時有些垂頭喪氣,但還是好奇問道:“大師,學生問前程。”

老道哈哈大笑,大師這個稱呼,可是好久冇聽到了,看來今天可以宰到肥羊。

“後生,下馬問前程,無非有貴人相助,亦或者家資雄厚,卦相與你麵相來看,兩者均都不占呐!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若一直如此下去,三十年後,或許能遇到貴人,前程似錦。

可這三十年內,你要經曆常人所不能的苦,方能有所成。

根據你的生辰,你五行缺土嚴重。名字的成,就改為城牆的城,來維持你的五行正常運轉,可避凶也。”

這些都不是班守城所關心的,他關心的是前程,很客氣道:“大師,一文錢難倒英雄漢,待它日飛黃騰達,定不忘大師之恩。”

“大師,可有便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