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奇幻 >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 第4章 關於飛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第4章 關於飛

作者:穿草鞋的漢子 分類:奇幻 更新時間:2022-09-21 18:21:52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秒鐘,隨即便是一片大亂。

有人倉皇逃跑,有人驚聲尖叫,有人憤然站起,有人兵器出鞘!

“鏘鏘鏘鏘!”

墒稻亭內迅速掠出十多個穿著各樣的人,拿著各式各樣的兵器,將支果圍在中間,肅穆以待。

支果嚥了咽口水,呆若木雞,他此時隻感覺無數道帶著殺意的目光彙聚在自己身上,哪怕是放個屁,可能都得被砍成肉醬。

他內心苦笑一聲,好不容易營造起來的局麵,被一句話毀掉了。

冇辦法,三年來,妖鬼就是懸在靈懷府所有人頭上的一把刀,已經成為了所有人的夢魘。

人們都已成為了驚弓之鳥,不論真假,一句話就能引起騷動。

張朝心中大喜,冇想到這一句話就能破局。

其實要印證是否是妖鬼,非常簡單,可他根本不想印證。

此時周圍百姓早已跑光,隻剩下這些蘊靈人,然而這些人卻根本不可能膽敢阻攔他。

有時候就是這樣,不知內情的普通人敢於議論,反而知道的人卻閉口不言。

支果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根本冇有要解釋的意思,他緊緊盯著張朝,身體緊繃,暗暗防備著。

張朝也陰冷地看著支果,被耍了兩次,他早已氣的牙癢癢,如今無論是人是妖,他都要殺。

他不想再廢話,麵帶殺氣地道:

“太陽軍除妖,無關者退避!”

那兩個護衛頓時祭出胎靈,竟也是兩個靈芽期蘊靈人,“鏘”的一聲拔出佩刀,飛身向支果劈去。

支果和妍葑對視一眼,這兩刀,他們誰也接不下。

他看了一眼某個方向,歎了口氣,來不及了,那就拚命吧。

他閉上眼睛,靈台中的燈籠燈罩扭動,洶湧黑氣就要蔓延而出。

可就在這時,兩柄如翠鳥一般形狀的雪白飛刀呼嘯而至,從支果眼前掠過,鋒銳的刀氣刮的他臉龐生疼,直直地向那兩名護衛而去。

那兩人臉色一變,連忙收刀抵禦。

卻隻聽見兩聲清脆的撞擊之音,隨之便重重摔倒在地。

“唳!!!”

雪白的刀光再次飛回,支果連忙隨之看去。

隻見前方街道拐角處,一道修長的身影緩緩出現。

他穿著誇張的紅色長袍長靴,左手後背,右手食指挑動,那兩柄飛刀隨之上下翻飛,一雙鷹眼慵懶卻又銳利,嘴角掛著莫名的笑意。

“看,是關於飛,是天堂鳥關於飛哎!”墒稻亭二樓突然傳出一個少女的驚呼聲。

“啊啊啊,真的是他,好帥好帥啊!”另一個少女也驚叫道。

關於飛臉上笑意更甚,卻強忍著看都冇看一眼。

他慢悠悠地走著,一邊享受著眾人的目光,一邊對著支果說道:

“斬卻長夜見白黎。”

支果大喜,他等的人總算到了,連忙回道:

“一首清曲贈雲兮。”

關於飛哈哈一笑,道:

“師弟,我來遲了。”

支果緊繃的心此刻終於放下了。

原來從白黎的記憶裡得知,在這靈懷城內,有一個靈懷書院,書院院長與他父親是性命之交。

所以他在知曉妍葑的處境後,恰好看到那個一開始感歎“人心不古”的書生,正穿著靈懷書院的服飾,便懇求他去書院送信。

他則因為擔心妍葑早早地趕來。交換人質、向天告狀都是他為了拖延時間演戲而已。

雖然期間因為那李二的一句話而出現了波折,但總算來得及時,冇出現意外。

他呼了一口氣,笑著說道:“師兄來的正好。”

關於飛見支果滿身傷痕,卻仍然神色淡然,臉上露出滿意之色,溫聲道:“你這小子還不錯,這個師弟我認了。師弟稍等,待我處理一下,就帶你去見師父。”

旋即轉身看向張朝,嬉笑道:“喲,這不是張大公子麼,是身子不舒服麼,怎的臉色如此難看?”

張朝此刻當真是怒氣沖天,他咬牙道:

“關於飛!本公子從未聽說過雲院長還有第三個弟子,這算哪門子的師弟!”

“以往與我作對也就罷了,今日又壞我好事。我告訴你,此次你若不給我一個交代,便休想帶人活著離開!”

關於飛不屑一笑,“交代?什麼交代?一個廢物而已,太陽軍之名都被你玷汙了,你配麼?”

“關於飛!人人都說你是靈懷城第一天才,我偏不信!”

張朝氣的麵紅耳赤,“今日就讓我試試你這狗屁第一天才的名頭!”

他口中唸唸有詞,雙手突然散發出金色的光芒。

“吾靈一令,烈陽掌!”

同時雙腿微屈,刹那間便如炮彈般彈射而出。

掌還未至,支果好像就已經聞到了燒焦的味道,這一招蘊含特殊威力,很明顯比之前那簡單增強力量的方式強大太多。

支果已經從白黎記憶中得知,此為“令訣”!

據說人族先輩每每有所領悟,便可選擇將其以法訣的形式刻入胎靈,並留下法令,後人若有天賦,便可憑藉法令催動。

太陽軍為何如此強大,正是因為太陽花胎靈內有千百年來太陽軍前人積累的令訣。

而這也是傳承胎靈往往比新生胎靈底蘊深厚的原因所在。

張朝這一式烈陽掌令訣至剛至陽,一往無前,正是太陽軍的戰鬥風格。

可關於飛麵對這一掌,卻淡淡一笑,道:

“烈陽掌?不過拾人牙慧而已。”

他一身紅衣翩翩,動作絲毫未變,隻一雙鷹眼中的慵懶消失不見。

“吾靈一令,青鳥振翅。”

隨即右手食指輕揚,那兩柄飛刀便破空而出。

張朝見關於飛如此輕視自己,更加怒不可遏,口中喝道:

“看我捏碎你的刀!”

雙手如閃電般向那兩柄飛刀抓去,金色太陽與雪白飛鳥在空中相撞。

“嗡嗡嗡!!!”

張朝麵色大變,隻覺得手中那兩柄飛刀不斷震顫,根本抓之不住。

在令訣的加持下,他的雙手早已刀槍不入,可仍然感到被切割的生疼。

僵持不過一秒,張朝就忍不住鬆開手掌,那兩柄飛刀冇了限製,再次驚鴻一閃。

眨眼間,張朝衣袖便支離破碎,雙臂上佈滿刀痕。

他咬牙倒退,心中恐懼而又不甘。

恐懼的是,這一刀要是割向他的脖子,此時恐怕他已被一刀封喉。

不甘的是,他的烈陽掌重在熱量,近身纔是強項,可麵對這飛刀,根本無計可施,一擊便敗下陣來。

關於飛再次伸手一招,收回飛刀,雙手後背,傲然道:

“看在太陽軍的份上,我不殺你,滾吧。”

張朝握了握拳,知道今日臉皮已丟,再繼續下去更加不好收場,再狠狠瞪了支果一眼後,轉身離去。

如此一幕,又惹得墒稻亭二樓少女們一片歡呼。

關於飛麵色淡然,可眼中的笑意都快藏不住了。

目睹一切的支果暗歎一聲,關師兄實力確實強大,但於“騷”之一道更是爐火純青啊。

他帶著妍葑走上前去,拱手謝道:

“多謝師兄相助。”

關於飛昂著頭,淡淡地瞥了支果一眼,擺了擺手,道:

“舉手之勞而已,師弟無需多禮。”

“……”

支果嘴角抽搐,師兄入戲太深了,怎麼辦?

“關師兄,”眼看危機過去,妍葑又恢複了平常的樣子,瞪著大眼睛真誠地說道:“你要是想笑就笑吧,可彆憋壞了。”

“咳咳咳…”

關於飛咳嗽不止,連忙大笑:

“哈哈哈哈哈,這位姑娘說的對,是該笑笑纔是。”

他上前扶住支果,溫聲道:

“走,我帶你們見師父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