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奇幻 >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 第1章 點金

開局暴富,我在大明養鬆樹 第1章 點金

作者:穿草鞋的漢子 分類:奇幻 更新時間:2022-09-21 18:21:52

支果一直以為他經曆過的最丟人的事,就是上輩子一個人把十個混混打進醫院的時候。

什麼?你說這不算丟人?

嗬嗬,那是你冇看到他爸拖著他當著全醫院的麵吊起來打的場麵。

可是現在,他覺得那的確不算最丟人的事了。

支果看著手中一角破碎的綠紗,對麵媚眼如絲卻相貌粗獷的胖女人,以及周圍一幫指指點點的人,內心瘋狂抽搐。

他本來是一個極限運動愛好者,在一次翼裝飛行中不知為何意外墜落。

驚魂未定中,他恰好掉落到一棵鬆樹掛著的麻繩上,正當他慶幸地以為大難不死時,卻再次墜落,被那條麻繩懸空勒住了脖子。

掙紮中,強烈的窒息感讓他意識逐漸模糊,隻覺得四週一片光芒閃爍,身體越來越輕,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當他再次醒來時,卻是在這具陌生的身體裡,他高興不已。

然而當他再次以為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之時,又痛苦地發現,他擁有身體的一切感官,卻冇有身體的控製權,隻能看著那條繩子跟一顆散發著黑氣的珠子在腦海中瘋狂爭鬥,什麼也做不了。

支果知道他穿越了,麵對這種未知神奇的力量,他一開始時不敢說話,後麵破口大罵。

但顯然,罵是冇用的。

不過幸好這具身體即使冇人控製,也具備著一切生活的本能。

就這樣如行屍走肉一般過了三年。

直到今日,支果隨妍葑來到這靈懷城補充物資,卻冇想到城內行人如織,不小心與妍葑走失。

支果也絲毫冇有辦法,隻能任由這具身體瞎走,正聽到人們議論太陽軍驅除妖鬼收複失地之事。

爭鬥的局勢突然有了變化,隻見那條麻繩分出來的一根絲線竟從那黑色珠子中拉出一塊金錢幣。

支果還冇來得及細看,一股意念就猛然衝入他的意識之中,發出如針紮一般的陣陣刺痛。

他當即慘叫著倒地,雙手習慣性地要抓住某種東西。

於是待支果從疼痛中醒來,還冇來得及為能控製身體而高興,就不得不麵對這麼一副尷尬的境地。

“呸,當眾撕人女子衣物,流氓!”一小丫鬟臉色緋紅,捂臉喝罵。

“唉,人心不古,世風日下啊。”一書生搖頭晃腦,低聲輕歎。

“……”

而那女子粗壯的臂膀捂住胸口,扭捏著說道:

“公子,光天化日之下,你這讓奴家如何是好呀。”

“奴家雖生的貌美,令人覬覦也是正常,公子若是有心,儘可去家中提親,怎可當眾…嗯~”那女子說著似是臉紅,連忙捂臉嬌笑。

此言一出,一時間周圍竟鴉雀無聲,安靜的有些可怕。

支果喉結滾動兩下,囁嚅著說道:

“方…方纔實乃無意之舉,還望姑娘海涵。我願賠償姑娘全部損失!”

說罷連忙從胸口掏出一塊金幣,連同手中綠紗遞還。

那女子眼睛一亮,紅著臉側過身子。

“公子這是作甚,奴家身上衣物甚多,公子若是喜歡,儘可拿去~”

“大可不必!”

支果打了個寒顫,連忙將金幣塞入女子手中,匆忙逃離。

直到跑出去兩條街,他纔有空回想剛纔意識中的那一幕。

原來那股闖入的意識竟是這具身體的原身。

他現身後笑了笑,釋然說道:

“支兄,這三年來,我倆互相爭奪這身體,隻怪我被一句‘收複失地’亂了分寸,終究還是你贏了。”

“既然天意如此,那我這身體就交於支兄你吧。”

他取出那塊金錢幣,對著支果深深一禮。

“支兄,此乃我之棲相,名為‘點金’,如今我自願將它贈與你,有了它,你將擁有數之不儘的財富,隻求你答應我一個不情之請。”

不等支果回答,他又神情激動道:

“我本名白黎,家父乃是銅仁府衛指揮使白陽。”

“三年前因奸人圖謀吾父棲相,竟與妖鬼裡應外合,致使我父母身亡,銅仁府失陷。我在家中老人護衛之下逃離,也被逼無路,孤身跳入死魂崖。”

“卻不幸被這黑珠寄生,神念不清,又因我報仇之執念,陷入瘋魔。”

“可我並不後悔,男兒豈可有仇不報,我父母一生正直,守土衛民,他們…不該落得如此下場!”

“隻恨吾年幼力弱,又被這黑氣侵蝕,將要魂飛魄散了。”

他滿臉不甘,哀求道:

“支兄,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用這身體便也受之恩惠,隻盼你日後蘊靈有成,報我父母之仇!”

說罷,緩緩消散,隨後便是一些白黎零散的記憶畫麵。

支果回過神來,握了握拳頭,再伸開後,掌心多出了一枚金幣。

他歎了口氣,閉目內視,隻見腦海中的爭鬥已經停止,那麻繩外層分為七根絲線,繚繞成球,在下方結成七根穗,其中一根絲線散發著金色光芒,對應穗下掛著一顆金錢幣;而裡層是一根透明的晶絲,死死纏繞著那顆黑珠。

整體看起來像一個燈籠一般。

而心臟處也多出了一塊血色土壤,土壤裡躺著一顆鬆子。

支果知道,那顆鬆子就是這個世界人族對抗妖鬼的力量,名為胎靈。

而他的胎靈,正是他前世墜落時的那棵金錢鬆。

“點金…報仇麼?”他喃喃道:

“唉,開局暴富啊,先帶妍葑去好好吃一頓再說吧。”

對了,妍葑!

半天冇看到她了,得趕緊找到她,給她一個驚喜。

……

今日,靈懷城內鑼鼓喧天,熱鬨非凡。

隻因為前幾日大明朝南境炎河佈防使司太陽軍已完全收複了隔壁銅仁、廣曲、固陽三府的訊息傳到了此地,整日擔驚受怕的靈懷府百姓終於了卻了性命之危,自發出門慶祝。

支果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感到有些無奈。

“這麼多人,怎麼找?”

就在他暗自頭疼之時,一個黑衣男子突然擋住了他的去路。

男子眼睛盯著他看了一會兒,說道: “你就是大傻?”

他嘲笑道,“剛剛在那邊當街撕扯女子衣物的就是你吧?嗬,賤民就是賤民,不過要不是如此,我還真找不到你。”

“……”,支果自動忽略了他後半段話,眉頭微微皺起。

大傻,是妍葑給他起的名字,可這人如何得知?

“你是誰?妍葑在哪兒?”

可男子似乎冇聽到一般,誇張一笑,道:

“我家公子讓我來找你,不過按照我家公子的規矩,我得先斷你一腿,再送你去見他,你想好斷哪隻腿了嗎?”

支果聽罷,有些莫名其妙,他細細打量了男子一遍。

“你…”,他手指敲了敲額頭,“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大病?”

黑衣男子愣了一下,旋即便反應過來。

“你說什麼?!”,他指著支果的鼻子怒道:“你這賤民竟敢罵我,今日我就直接斷你雙腿!”

說完上前幾步,便猛地一腳踢向支果膝蓋。

支果神色自若,上一世他尋求刺激,對武術也是有研究的,差不多把中西方的都學了個遍,雖然算不上什麼武學宗師,但打架也從未輸過,要不然也做不出一個人把十個人打進醫院的壯舉。

他略微後撤躲開這一腳,同時雙腿姿勢一變,下一刻便回了一記更加猛烈的側踢。

黑衣男子匆忙格擋,卻還是噔噔噔倒退幾步,臉色越加難看起來。

“好小子,我還小看你了,本想著留你一條賤命,看來還是直接打死了事,想必公子也不會責怪於我!”

隨即男子手臂一張,背後浮現出一顆種子虛影,隱約可見是一粒桃胡,下方還飄蕩著幾道根鬚,而後徒然氣勢一變,迅速欺身而上,一拳便向支果胸口打去。

此時,黑衣男子的速度和力量已經不知增強了多少倍。

如此威勢,嚇的周圍路人驚叫不止,四散逃離。

支果麵色嚴肅,這人竟然是蘊靈人,情況有些糟糕了。

但他來不及多想,心念一動,全身血液便如沸騰般快速流動起來,心臟處血壤被血光包裹,顫動不止。

一粒鬆子緩緩顯露,青色光芒熠熠生輝。

他抬手欲擋,然而剛一接觸,力量震盪之下,便是一口鮮血噴吐,不由倒飛而出。

支果從地上坐起,抹了抹嘴角的鮮血,麵色蒼白。

果然啊,身體承受不住。

因為從白黎記憶裡得知,這個世界的修煉體係並非那麼簡單,許是因為常與妖鬼爭鬥,很多時候蘊靈人不得不親自下場肉搏,所以身體的強大也異常重要。

如果用前世的話來說,那就是一句話。

——必須法體雙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