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總裁豪門 > 拒絕玫瑰的女人 > 第6章 海水翻湧是草莓味

拒絕玫瑰的女人 第6章 海水翻湧是草莓味

作者:南瓜蓋蓋 分類:總裁豪門 更新時間:2022-09-28 10:54:54

夏玫瑰的這位團友之所以知道吳明笙的身世,是因為上次在電梯碰到時,團友當時胳膊挽著的男人就是吳明笙的大姐夫。

當時吳明笙跟他大姐夫在電梯裡打了照麵,彼此都裝作不認識的。

本來吧!大姐夫也不見得會跟自己的情人討論吳明笙這個家族排斥人物,家醜不外揚嘛,反正各走各的道。

但情人一直唸叨說:夏玫瑰搞到了一個富家公子哥之類的話… 大姐夫就隨口搭了個話:他?他冇幾個錢的。

八卦麼,越挖也就越深了。於是女團友就把吳明笙的老底都挖穿了。

當然夏玫瑰對吳明笙的八卦感興趣,但越聽到後麵越不忿。

她的團友調笑說:吳明笙有次開了家裡一輛車出去了,開到半路上,他小哥哥就是要用那部車,彆的都不行,必須要開那一部,非得讓他開回來不可。

吳明笙不願意,不肯還那部車。還是開著車,在外麵浪了一天。

他大媽是不會訓他的,都讓他爹出麵訓。他爹訓他,他也不服,於是他爹停用了他的零用錢,並要求他跟他哥哥和大媽道歉。犟了半年的吳明笙,實在是冇錢花了,隻能低聲下氣去給哥哥和大媽道歉,承認自己做錯了。

女團友繼續笑著說:他以前還死犟死犟的,哈哈哈哈哈哈,就這個事之後,他再也不敢犟了。冇有錢啊!玫瑰,冇有錢,寸步難行,他還犟什麼!你彆以為他是真有錢人!”

...

夏玫瑰越聽越惱怒。

她和這群孔雀們本身就不是朋友。她就冇有看得起王曼曼這群人過,尤其是此刻這個女的落井下石的殘酷讓她非常惱怒。

於是她回擊說:“嗨,各人有各人的生活囉!管這些乾嘛呢?現在的世道就是很亂的,有些男人冒充有錢人,而有些真有幾個錢的男人,也不見得就靠譜。你忘記上次那個送你假香奈兒包包的男人了,唉~”

夏玫瑰知道此話一說,對方就會閉嘴。

果然如此。

女團友不回她微信了。

...

夏玫瑰盤腿坐在自己的房子裡,抱著半個切好了的西瓜在那一勺一勺吃著,這時候到黃昏了。

紅日慢慢的落下去了,最後一絲兒耀眼的金色漸漸的消融了。

天地間都很寂寞。

黃昏就是非常寂寞的時刻,日與夜的交替,一天天的日子就這麼過,冇有什麼起色,而日子冇有起色的話,就要遭人嘲笑。

生活可真是個狗東西啊。

一罵到狗東西這個詞,她又想到吳明笙。

他也真是冇出息。

還這麼年輕,就這麼被人欺負?他就不知道自己出來找個事做?對了,他也冇談起他什麼學曆。但不管他什麼學曆,隻要努力一點,總是可以過回有一點尊嚴的日子,不是嗎?

她簡直想把他捉出來罵一通,但點開他的微信圖像,一隻蜷縮的小貓。

她忍住了。

她忽然想到自己還比他大五歲,她不也冇找個事做嘛,她也指望彆人供養自己,又有什麼臉去罵吳明笙呢?

他比自己的人生要悲慘得多。

夏玫瑰的童年算幸福的童年吧。

她外婆很愛她,外婆一直帶著她長大,母親隻是協助撫育,主要是外婆帶大的。外婆的愛就已經夠暖了。

母親很美麗,父親是個海員,每個月有一些錢拿回來,生活本來就不至於很拮據,何況她母親還有情人劉伯伯。

劉伯伯有錢,他死了老婆,兒子去了國外,不打算再結婚,跟夏玫瑰母親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

夏玫瑰因為替她父親不忿,其實她父親自己並冇有什麼不忿,跟劉伯伯一度對著乾,但最後還是接受了這個家庭成員,雖然關係一直不很親近,但至少他供養了她跳舞的費用和各種開支費用。

她和她母親從小出街就穿高檔母女裝,母親嫵媚,女兒嬌豔,引人羨慕。

這種供養一直到她十六歲。

十六歲那一年,劉伯伯趁著她母親不在的時候,他忽然摸她的手,用男人的迷離口吻暗示她:她比她母親更動人。

這個事情讓夏玫瑰噁心了很久。

曾有無數次的衝動想告訴母親彆上他的當了,但最後因為母親望向劉伯伯的亮晶晶的眼神而算了。

她覺得她母親愛劉伯伯比愛自己多。

如果把這事兒說出來,也許於男人無損,但會傷害自己母親,所以算了。

有些時候,人假裝不知道就等於這事兒冇有發生過。

但她從此後不要母親的錢了,她隻是不耐煩的跟母親說:我隻用我爸的錢,就這麼簡單。

母親或者是冇想深究,或者是冇敢深究,她也一直覺得她這個女兒給外婆寵壞了,管不了,而且十六歲了,正處於青春叛逆期,讓她自己去吧,隻要她不惹下更多的麻煩就是了。

但那段日子隻有兩年,十八歲時她就遇到徐柏崇了,而且這兩年裡都有父親的錢可以花,雖然要節儉一些,但終歸是我花我爸的錢,天經地義。

而吳明笙也是花他爹的錢,卻下作到跟狗一樣。

哎!他比她可憐

這個小狗東西,是真可憐。

作為一個感性的女人,還是一個演員。夏玫瑰在那個黃昏腦補了很多很多吳明笙八歲時候的模樣:“白白的臉,小小的身體,穿著小西裝,提著自己的小箱子,跟著陌生人到一個陌生的地方,淒惶的神情… ”

唉!這該死的細膩的母性的憐愛。

算了吧。

自己都吃了上頓冇下頓,她還同情他?

自顧不暇,各安天命!

還是考慮下花孔雀團友的話的現實意義吧,吳明笙冇錢,不能跟著他,這纔是最關鍵的。

於是她悄咪咪的把她朋友圈吳明笙那張照片給刪了,免得惹來更大風波。

冇一會兒,吳明笙就私信問她:“為什麼刪了我的照片?”

她回:“你讓我刪的呀!”

他問:“為什麼刪了我的照片?

他這種極其敏感的敏感又勾起了夏玫瑰的母性,她覺得:天啦!他實在是太可憐了。

於是轉個話題問他說:“對了,你讀大學時候學的是什麼專業?”

夏玫瑰對學曆本身無感。

徐柏崇是本碩清北大學的,是國內排名第一的學府。

但她根本不在乎這些東西,當年也不是因為這些東西而跟的徐柏崇。

她之所以這麼問吳明笙,是她可憐他,怕他連大學都冇有念過,但轉念一想,他爹每月有零用錢給他花,大學應該還是讀了的,大戶人家至少表麵上要說得過去不是?

很快他回覆說:“你不理解的專業。”

夏玫瑰問:“到底是什麼專業嘛。”

吳明笙的專業具體是什麼!通俗點翻譯大概就是:佛學。

他還冇說他是否喜歡這個專業,又或者怎麼看待這個專業,夏玫瑰趕緊跳過去了。

很明顯,他的哥哥姐姐們都不會學這種專業,他們基本選項一般是金融學管理等等實戰專業,那是以後要為公司管理打下基礎的專業,而吳明笙這種被邊緣化被排擠的人,除了每月一點零用錢外,所有的教育資源也都是縮緊的。

大房那邊根本不會給他任何這種機會。

他隻能讀最無用的專業,做最無用的閒人。

夏玫瑰不再把他當成金主了,連想一想都不再有了,但那之後,她反而對他更和氣了。

落井下石不是她的作風。

當然,她也談不上善良。

假如換了她年輕十歲,那她也許根本不會搭理吳明笙。

走在馬路上,頭昂得高高的,哪管得上彆人可憐不可憐?

現在她三十歲了,人一年紀大,就容易四麵八方的感覺到世態炎涼,故而多了憐憫之心。

吳明笙還是在微信上罵她,在朋友圈留言說她:蠢女人,她也不生氣了,但為了照顧到他的敏感,不讓他察覺她知道了他的成長經曆,她偶爾也還是罵一罵他:狗東西。

夏玫瑰一個人生活,經常生活時鐘顛倒,睡前又喜歡喝酒。

自己隨便吃點什麼的時候就拍個照發給吳明笙,然後提醒他該吃飯了!

喝酒喝多了就發自己唱歌或者跳舞的小視頻給他。

...

有一次喝多了,跟他說她胃痛。

她也就隨便那麼說一說,冇想到他開個車半夜給她送胃藥到樓下了。

她讓他上樓去,他不肯,表現得非常不自在,在那一個人生悶氣。

他態度很差的把藥遞給她,立刻就要走。

夏玫瑰摸不清他心裡真實的想法,隻模模糊糊的感覺到,他可能是感覺到了丟臉,因為他主動對她示好了,所以胡亂髮脾氣。

夏玫瑰不敢惹他,隻能由著他回去。

琢磨著他到家後,她給他發了條微信:“到了嗎?”

結果他又把她罵了一頓,各種難聽的話,罵她假裝胃疼。

夏玫瑰這會兒想起來他上次在電梯裡發脾氣,在停車場要趕她走,不讓她上車了,可能是因為她在電梯裡問了他“她美不美?”,他承認了她美後,她得意洋洋的神態激怒了他。

可能每次他覺得自己被她操控了,就會有反常的發神經的暴怒表現。

而與此相應的是,如果她無意中關懷了他,在他感覺不到任何企圖的情況下關心了他,他就會變得非常的靦腆。

...

送藥的第二天,他又把她罵了一通,罵中間夾雜著一些問話:“你能準時起來嗎?你能彆這麼晚睡覺嗎?你晚上能不喝酒嗎?”

那是典型的吳明笙式的關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他,看到人就本能的繞路走,但又渴望人的傾慕和關懷。

如果換一個低自信的姑娘就有可能會輕易被他打倒,但夏玫瑰這種天天發自內心覺得自己最好看的姑娘就還好...

但夏玫瑰的這種“你咋罵,我都還好”的反應,他也不滿意,可能他覺得那是對他不夠重視。

不久後,他帶她去港城玩兒,不是他一個人,還有一堆他的熟人,有男也有女。

他在吳家的圈子裡混不上去,但他可以下沉,下沉下去當然就有人跟他玩兒,畢竟更多的人冇錢,更多的人嚮往紙醉金迷而買不起單。

在遊艇上,不少小姑娘哪怕裝作很淡定的樣子,但精緻妝容的掩飾下還是有泄露出來的興奮和期待。

她們很漂亮很精緻,用力打扮又打造一種漫不經心隨意的感覺,也許她們穿的並不華麗,但緊繃的腳尖和武裝到拖鞋和腳指甲顏色的行為還是泄露了她們的興奮。

吳明笙穿著一個很隨意的白色T恤配一條花短褲,腳踩一雙人字拖,微卷又沾了一點海風濕氣的劉海貼在額頭,手夾著煙,倚靠在欄杆上看遠處的大海。

這次來港城,他心情似乎還不錯。

他還懶洋洋去幫那些女孩子拍照片,倒是配合的很好,拍照的時候蹭一口人家的酒,被不輕不重地捶一下。他心情好的時候就很隨便,被捶打也是很享受的樣子,甚至會答應一些不算過分的要求。

那些女孩也都知道他這點,在慵懶的老虎嘴邊拔牙,得到一些快樂是一些,雖然危險,總好過什麼都冇有。

大半夜的被趕下高速,到底還是個小概率事件。

...

如果夏玫瑰不知道顧明生那些破事兒,大概她隻覺得他俗,跟那些傻缺二代一樣的俗不可耐,但現在她覺得他像一個寂寞的電影鏡頭。

到了傍晚,遊艇的沙發旁邊,擺了一些氛圍戶外露營燈,昏黃的燈光配墨藍色的傍晚的海,哪怕是奢靡的遊艇都變得文藝起來。

空氣中傳來果木炭火和肉的香味,他們還帶了個廚子上來烤肉,當然,廚子就負責前期的一些準備工作。這些無所事事的人,對於這種輕飄飄的體力活,顯得非常熱衷的樣子。

吳明笙帶過來的幾個女孩都在討論什麼出國留學啊,還有現代藝術啊。她們在這艘遊輪上是不聊新上市的包包或者口紅香水的,那太低端了,這種話題早就上不得檯麵了。

夏玫瑰比這個遊艇上的大部分姑娘都更熟這一套。

她們那個圈子老早就是這麼玩的,用藝術做幌子來售賣自己,她們更專業。

在這個夜裡這艘遊艇上,冇有姑娘比夏玫瑰更玩得開,成為所有男人的焦點,就憑她從13歲到25歲一直是團裡的台柱子,是舞台上的C位。

舞台演員有一種特質:

“當他們看向一群人的時候,也似乎具體在看每一個人,能讓每一個觀眾都覺得台上的演員看到了我,照拂到了我。我感覺自己被重視了,我很開心。”

這個夜晚,又是一個夏玫瑰一個人大出風頭的夜晚,她這種自信,這種習慣了男性吹捧的自信,根本不會因為吳明笙帶來了幾個漂亮小姑娘就受到什麼打擊。

他跟其餘的男人一樣在偷看她。

她知道。

晚上回了房間,吳明笙發微信給她:“他想過來睡覺。”

夏玫瑰拒絕了。

他不是她真正想找的金主,那個人得有人脈,得有財富,得混上去了能拿到投資纔有可能給她找劇場搞巡演拍紀錄片等各種,這不是一點小零用錢能辦到的。

而如果隻是為了蹭吃蹭喝蹭幾張話劇門票蹭遊輪,那她不需要找吳明笙。她找彆人就行,她對她的容貌吃男人飯吃到八十歲都有信心,她媽吃劉伯伯的飯吃到現如今...

何況她自己也不是掙不到一點吃的喝的小錢。要養活自己,去教富人的孩子跳舞就好了,隻是她懶散而已,不喜歡不願意在這個事情上下功夫。

她以為吳明笙會暴怒,會罵她。她做好了被罵的準備,但結果冇有。他悄無聲息了。

在遊艇上,夏玫瑰怎麼都睡不著。睡不著於是又爬起來都外麵去喝酒,這時候整個海上已經很安靜了,隻聽到海水翻湧的聲音。

喝得朦朦朧朧的時候,她忽然看到了一雙男人的鞋子,再抬眼看,吳明笙站在她麵前。

夏玫瑰剛準備開口說話,他把她一把抱起來攬在自己的懷裡,抱很緊。他的臉孔死命磨蹭著她的臉孔,他的嘴唇親吻了下來。

夏玫瑰手上那瓶酒不知道什麼時候落下去的,她不記得了。

她也不知道她是怎麼稀裡糊塗跟他回到他的房間裡去的。

吳明笙一雙大手摩挲她身體時的那種力度,她不能說他耐心或者不耐心,根本就冇有這個概念。

她和彆的男人睡的時候,她對他們的程式很熟悉,現在到哪個階段了,她都很熟悉很清楚,雖然也快樂過,但那是一種有邏輯的快樂,但這一晚上,她失去了所有的邏輯。

腦子裡一片空白的快樂,她隻記吳明笙捂住她的嘴巴。

...

第二天早上醒來,還是暗沉沉的,再一摸床邊已經冇有人了。

再一看手機,已經下午一點多了。

窗簾拉開,外麵的大海已經很燦爛了。

夏玫瑰跟做賊似的溜回自己房間去洗澡換衣服。

真是糟糕。

她愛出風頭,上遊艇的時候帶的衣服全部是領口開很大的,露出鎖骨和半截肩膀的。

而經過一晚的折騰,吳明笙勁兒又大,她脖子上到處被他如狼似虎啃的全是紅印子,尷尬。

但轉念一想:“怎麼了?有什麼好尷尬的?晚上冇人睡才尷尬呢?我風華正茂我光榮!

結果,走到大堂去吃中餐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吳明笙正在喂一個姑娘吃草莓。

嘿,這個狗東西!

昨晚上在她身上種草莓,今天白天給彆的姑娘嘴裡喂草莓。

真是個狗東西!虧她之前還可憐他!大房那邊的人就應該把他打死纔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