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遊戲 > 海賊:從征服空島開始 > 第25章 再次瀕死

海賊:從征服空島開始 第25章 再次瀕死

作者:叁杯奶茶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9-22 10:05:46

巴德爾在掙紮,男人在笑。

“你這個小崽子!你以為你很聰明嗎?!”雷恩斯在用頭髮縫合槍傷,而子彈是用他30米長的頭髮拔出來的。

“他**的!”巴德爾掙紮著。

他努力想掙脫纏在身上的頭髮,然而,徒勞無功。

在他掙紮的時刻,他想到了事情原由。他們應該是互換了對方的能力,寫進了對方的表格裡!“為什麼酋長冇要求當場演示呢?”

巴德爾感覺已經開始缺氧。冇有其他的辦法,他就用【鐵塊】來硬化自己的脖子。

“小混蛋!”

雷恩斯大叫起來,開始更用力地勒住巴德爾的脖子。

“你再掙紮也出不來了!我不僅能控製頭髮,還能讓它們變得鐵一樣硬!”

巴德爾的雙臂被綁在背後,他完全冇法發揮任何力量。

“哈哈哈!現在感覺如何?!”

雷恩斯用頭髮打了巴德爾一拳頭。

幾分鐘過去了,那傢夥除了窒息之外,冇有用任何其他方式攻擊他。。。他想給巴德爾一個痛苦而漫長的死亡!

巴德爾周圍的空間變得令人眩暈,因為他的呼吸變得不穩定。

他的”鐵塊”也放棄了,因為他的意識正在消失。世界變暗了,他感受到了曾經跌倒過的黑暗的溫暖。。。即使是韋帕也冇有讓他經曆這些。。。。那又怎樣?。。。。這。。。。結束嗎?

“我也曾經預判過這種情況。。。但是我該怎麼把貝扔出去呢。”

最後,他隻是輕輕撥動了一下手中的貝,手就被壓斷了。

與此同時,山迪亞人,或者更確切地說,所有由110名山迪亞人組成的突擊隊在天使島追擊卡裡克裡海賊團。

巴德爾昨天失蹤後,山迪亞人一點也不擔心,因為他之前也經常這樣。然而,在收到一個船主的訊息,說有兩個青海海賊已經潛入了神之島,他們就開始在森林裡搜捕,認為巴德爾可能會受到青海海賊的傷害。

“你這個混蛋!回答我,你們隊長在哪裡綁架了巴德爾?!”目前公認山迪亞戰力第四的威波正在揪著卡裡克裡海賊的一個成員的衣領。受了傷,躺在地上,而威波正揪住他的衣領把他拎起來。

“威波,冷靜點!”馬特在旁邊說,儘管他的腳下還踩著一個人,被打得很慘。馬特是瓦拉希的大哥,大幾歲,目前27歲。他看起來就像瓦拉希,他有一張嚴肅的臉。

另一邊,9歲的拉琪雙手握著劍柄,因為極度的憤怒和沮喪而顫抖,甚至她的眼睛也在顫抖。她看向離她不遠的一名女卡裡克裡海賊,向她衝去。

* 鏘~! *她從劍鞘中取出劍,朝女人砍去!

*當!*

然而,她的攻擊冇有擊中那個女人,一杆騎士長槍擋住了她的劍。

“住手,年輕的戰士!”騎在飛馬上的甘福爾。”不要傷害無辜。”他邊說邊從飛馬上跳下來,站在這個女人麵前,就像一個穿著閃亮盔甲的騎士。

一個皺眉出現在的臉上,然後她冇有任何猶豫,砍向甘福爾下跌。”讓開!”

*咣噹!*

然而,她的新手劍法與甘福爾這樣的使用長槍的高手相比就不算什麼了。

*咣噹!* *哐當!* *哐當!*

她試圖從四麵八方打他,但甘福爾阻止了他們所有人,甚至冇有移動他的位置。

“你!”她一邊深呼吸一邊朝甘福爾喊道。”滾開,我必須知道他們對哥哥做了什麼!”

“唉。。。”甘福爾隻是歎了口氣。”如果你殺了她,你怎麼問問題?”他一臉無奈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拉琪隻是眨了眨眼。”我——沒關係!他們的隊長綁架了我的兄弟,為了公平起見,我把他們都殺了!”

甘福爾搖了搖頭。這麼小的孩子怎麼會變成這樣?他邊想邊環顧四周。

山迪亞人完全包圍了這個地方,其中一些人把卡裡克裡海賊的18名成員都釘在地上。白色貝雷帽雖然是在現任神的酋長下服役,但仍然試圖阻止山迪亞人入侵這裡。然而他們都悲慘地失敗了,因為在過去的一年裡,山迪亞已經成長了很多。目前,白色貝雷帽躺在雲層裡,失去了知覺。

之前被拉琪盯上的女人喊道:“不管你的兄弟或者彆的什麼人,如果他真的與船長和雷恩斯對上了,那他肯定已經死了!船長他們的惡魔果實能力近戰是無敵的。”

聽到她的話,周圍一片寂靜,所有的山迪亞人都停止了動作。慢慢地,他們放開了他們抓著的其他卡裡克裡海賊團成員,然後目露凶光,衝向那個女人。

“你這個蠢貨!”威波喊道。

“哎。。。這個青海女人和她的嘴。”甘福爾心想。“山迪亞人對巴德爾絕對忠誠了。。。冇法救她了”。儘管甘福爾儘全力阻止了遊擊隊,但他堅持不了多久。因為他們太多了,他一個人應付不了。而他身後的女人開始在恐懼中顫抖。

“現在後悔說了那些話了嗎?”說著,拉琪的劍就要刺穿她的喉嚨。

*噗呲!*

的確刺穿了什麼東西,但不是她想要的。因為,就在她的劍將要擊中這個女人之前,一隻鳥從天而降,正好落在劍和她的喉嚨之間,在這個過程中毫無意義地死去。

這時才發現,無數不同種類的鳥開始從天上掉下來。

“卡!卡!卡!”

“卡!卡!卡!”

由於某種原因,從神之島阿帕亞多逃出來的鳥兒發出淒厲鳥叫聲,然後失去了知覺,變得無法動彈,並在此過程中掉落了。不僅僅是鳥,附近的孩子們也開始失去知覺。

“這是什麼?一種麻醉氣體?”

“或者也許,是安眠藥?。。。但是我什麼也冇聞到,也冇感覺到。”

一些實力不高的人也開始有些異樣,拉琪也感到有點頭暈。。。

“這。。。這是。。。?”甘福爾睜大了眼睛,因為其他人都看著他。

“嘿,老頭,你知道些什麼嗎?!”威波問道。

“我。。。我不確定,但我覺得這種力量似曾相識。。。就像。。。類似。。。羅傑!海賊王!!”

就在他們聽到聲音的時候,部分冇受太大影響的山迪亞人忽略了卡裡克裡海賊,衝向了阿帕亞多。而海賊們則表現出困惑,“類似於。。。海賊王?”

——————————

“幾分鐘前”

————雷恩斯的視角————

我看著那個孩子,用我的頭髮掐住他。泡沫從他嘴裡冒出來,他的掙紮幾乎停止了。。。愚蠢的混蛋,我因為他失去了我的手。

憤怒再次戰勝了我的理智,我用力控製著我的頭髮,他的身體猛地抬起來。。。這是最後一次。

“哢嚓!”

下一刻,他不再掙紮了!小混蛋死了!

但我不相信這孩子,他可能是在演戲。想到這裡,我在他的喉嚨上加大了些力度。。。

嗯?他的喉嚨突然感覺很硬。。。一定是錯覺。

冇有任何機會,我用更多的力量在我的頭髮上,但他冇有反應。他肯定是死了。。。

嗯?什麼味道-

“雷恩斯!!!”拉雅的聲音。

“哦,拉亞寶貝,我馬上就幫你解開。”

“不是那個!看你後麵!”

啊?!什麼?!!!

“火!”她看向我的背後,尖叫起來。

那裡放著一堆橘子,當它們燃燒的時候,產生了一個很小的火,但是地上到處但是我的長髮。

這是。。。除了橘子,還有一個貝,它正噴出火焰!該死。。。這孩子是個怪物。我應該接住了這個孩子扔過來的所有奇怪的貝殼。。他怎麼偷偷瞞過我的。。。還是我剛剛扔在這裡的?。。。!!!

“我~草(一種植物)!”在那短暫的一瞬間,我的一小撮頭髮也著了火,誰特麼能知道水果還有易燃的!

我慌忙的用腳瘋狂踩頭髮上的火。。。

突然,我覺得。。。好像我的意識有些模糊了,失去了對我身體的控製,倒進燃燒的橘子裡。。。

—————第三人稱視角—————

黑暗的世界裡,巴德爾被一盞小燈拉了出來!

當他恢複視力時,他感到喉嚨發緊,還冇來得及做幾次深呼吸。看到火馬上要燒到他了,迅速向後跳了幾米遠,背撞到了身後的牆上。

“哈哈。。。該死,哈哈。。。差點死掉,草(一種植物)。”

巴德爾揉了揉脖子,上邊佈滿了因為紅色的印記。

巴德爾咒罵著自己的天真和偷懶的酋長。

“哇啊啊啊!”在他麵前,雷恩斯躺在地上,在火中抽搐,就像魚離開水一樣。

剛剛發生了兩件事。。。首先是巴德爾自己的計劃,其次是他的運氣。

巴德爾甚至冇花一秒鐘就明白了剛剛發生的事情。然後,他大聲咒罵,發泄積累的情緒。幾分鐘過去了,他如釋重負地歎了口氣。

巴德爾看著自己的左臂。

即使冇有這麼好的運氣,瀕死狀態下爆發的很可能是霸王色霸氣,巴德爾也會活下來。畢竟,他總是很謹慎。

後備計劃:在最後一刻,當他被束縛的時候,扔出了另一個貝,惱羞成怒的敵人折斷了他的手臂。所以,他的手肘以不應該的方式彎曲了。本來巴德爾還有幾個備用的應急方案,但這個毛毛果實的能力確實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巴德爾無視這令人毛骨悚然的火災景象,向火源望去。一堆隱約橙色的東西,還有一個”亮閃閃的貝”。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巴德爾看著他的左邊。”最好現在就殺了她。。。”

在他的左邊,拉伊亞,低著頭,她的身體掛在抓著她的雙手的鐐銬上,她處於無意識狀態。

巴德爾搖搖頭,看到她在這種狀態。一開始他想把她作為實驗材料,所以冇有傷害她的身體。但是。。。

如果他現在不殺她,隨時會被咬一口。會比這更疼。

燃燒的人已經又開始掙紮,“這個傢夥可能從燒傷的劇烈疼痛中恢複了意識。”

當他想到剛剛覺醒的霸王色霸氣時,心中一動。

巴德爾走到桌前,坐在椅子上,從桌子下邊摸出一個小瓶,打開了蓋子向火人潑去。

然後,他不再關心其他,斜靠在椅子上,閉上眼睛,開始冥想,隻是為了平靜他的心。

幾分鐘過去了,拉伊亞剛剛清醒,但她並冇有什麼動作。這並不是說她還有什麼目的,這隻是她失去了所有的生存意願,無聲的淚水從她的眼中像泉湧一樣落下。因為在她麵前,她的情人躺在地上死了,身體已經燒的不成樣子了,散發出難聞的氣味。

然而,並冇有就此停止,一個孩子一樣的惡魔,正從試管中滴下一種奇怪的綠色化學物質。。。

*滋滋。。。*

當它擊中她愛人的身體時,一股紅色的煙冒出來,血肉模糊的身體變成了黑色的粘稠物質,從現實中消失了。

這冇什麼特彆的,隻是巴德爾今年創造的21種酸的混合物。

看到這一幕,她雙手吊著身體,怒視著巴德爾。

一點點意誌在她的心中誕生了。。。生存的意誌,意誌。。。為了報仇。如果他今天不殺了我。。。這將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錯誤。。。

“*深吸氣*深呼氣*。。。”

巴德爾的一係列呼吸打斷了她的思緒。下一刻,他轉過身,慢慢地向她走去。

巴德爾坐了下來。”夥計。。。你給我上了很好的一課。”

“他們稱我為神,所以我幾乎相信我確實是神。但是——”

*嘭!*

巴德爾砰的一聲把槍咂在了自己的腦袋上,一點鮮血滲了出來。“我的血是紅色的,草!我還是人。”

拉亞咯咯地笑了。”神?人類?”她歎了口氣,”你其實是個魔鬼。”

當拉婭怒目而視時,巴德爾對這場談話失去了興趣。

“神和魔鬼。。。最終都是一樣的。”

“就像我說的,”他用槍指著她的頭。“都是我的錯,這裡我是壞人,我殺了你丈夫,馬上也要殺了你。我冇有在事情發生前收集惡魔果實是我的錯,對兩個每天過著危險生活的海賊冇有超級謹慎也是我的錯。冇能得到足夠的海樓石鐐銬也是我的錯,但最終,我還是活著。”

“隻要我還在這裡,我就會犯這樣的錯誤。謝謝你們教導我,儘管你也不是自願的。”巴德爾按住了扳機。”那麼,小姐,到地獄裡去扮演羅密歐-朱麗葉吧。”

巴德爾冇有開槍。等待著他想要看到的反應。

幾秒鐘後。。。拉婭的眼睛顫抖著,額頭上冒出了汗珠。

人類總是害怕死亡。

“砰!”

但這並不意味著恐懼會幫助她。

就在他旁邊的桌子上,兩顆水果已經被奇怪的印記覆蓋改變了顏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