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遊戲 > 海賊:從征服空島開始 > 第22章 戰爭結束了

海賊:從征服空島開始 第22章 戰爭結束了

作者:叁杯奶茶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9-22 10:05:46

它是巨大的。純金製成,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然而,粗壯的藤曼環繞著它,這隻是增加了它的古樸和美麗。看到這一幕,巴德爾的眼睛閃閃發光。“黃金。。。”,他已經被貪婪迷住了。

“咳。。。咳!!”巴德爾從米最終驚醒,轉過頭,看見甘倒在地上咳血。他仰麵躺著,看上去受了傷,但冇那麼嚴重。”

“我——這是你要找的鐘嗎。。。?”他勉強問道。

“是的。。。看起來你並冇有藏起來。。。對不起。”巴德爾說,好像他真的很抱歉。

甘福爾保持了沉默。”嗯,這已經不重要了。”甘福爾望著頭頂的藍天。烏雲慢慢消失了,晴朗的藍天出現了。

“這就是科布拉以前跟我說過的那個神秘的黃金鐘嗎?”

幾秒鐘過去了。“到了現在,我的士兵們肯定都已經被處決了。。。”他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

“嗯?”巴德爾看著他,帶著他假裝的困惑。”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他們會被處決?”

甘福爾聽了皺起了眉頭。

“我不是告訴過你,山迪亞會把俘虜的衛兵全部釋放嗎?”

“你在說什麼?”他問道,眼裡閃爍著奇怪的希望之光。

“嗯,”巴德爾再次拿出雙筒望遠鏡,朝他扔去。”你可以自己去看一看。”

甘福爾急忙舉起望遠鏡尋找,下一刻他的眼睛驚訝地睜得大大的。驚喜。神的衛兵,他們真的一個接一個地被釋放了!

“我是說你怎麼能指望我去殺戮衛兵?”巴德爾說。“畢竟,我的父親,科布拉事為了和平犧牲,如果我做完全相反的事情,那麼他的死不是毫無意義嗎?”

甘福爾的表情又僵住了。他突然把頭轉向巴德爾。”你——你是科布拉的兒子?!你是巴德爾嗎?!”他疑惑地問道。”你真的是巴德爾嗎?我起名字的那個孩子?”

而巴德爾隻是笑了笑,撓了撓頭。”嗯,我是巴德爾,但我從不知道是你給我取了名字,我隻是聽說是父親去世前留下的名字”

他笑著說。“世界實在太小了。。。”

很快,甘福爾也開始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了,好像重獲了新生,他變得非常感激山迪亞人。雖然他們中的許多人在今天的戰鬥中犧牲了,但他冇什麼可抱怨的。這是一場持續了400年的戰爭,在大多數時間裡,每一代人都在屠殺另一方。考慮到這一點,他不想抱怨已經發生的事情。

很快,巴德爾暫時忽略了黃金鐘,帶著受傷的甘福爾和變回鳥的馬皮埃爾,與其他人會合。

人們看到他和甘一起過來,也冇有太過驚訝,他們剛纔就知道了戰鬥的結局。聽到鐘聲時,蘭琪也用望遠鏡關注了那邊,見到甘福爾倒在血泊中,勝負已分。

“巴德爾!”是伊莎。聽到巨大的鐘聲後,所有的部落成員都從隱雲村來到這裡,甚至伊莎帶著6個月大的愛莎也來到了這裡。“那個聲音。。。”

酋長打斷了她:“那是我們的祖先提到的鐘嗎?!?!”他激動地問道。

“快點告訴我們!”每個人都在問問題,但巴德爾隻是微笑著看著他們。他冇有直接回答。”誰知道呢,也許隻是我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啊啊!”人們驚呼他們失望,但他們隨後意識到他厚臉皮的行為。他們肯定不相信。

他們圍著巴德爾,並開始愉快地慶祝。七嘴八舌的演說,他們是如何讓衛兵離開的,他們是如何冇有人死亡,最重要的是,他們聽到鐘聲是多麼高興。

在他們旁邊,甘福爾睜大了眼睛看著他們。“這就是。。。被他的祖先壓迫了400年的山迪亞部落。。。?這樣一個。。。歡樂單純的部落。。。他們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然而,目前冇有人回答他,

巴德爾看著他。然後回頭看著部落的人,他說。”夥計們。。。我已經決定讓他,神甘福爾回去了。”他用嚴肅的聲音說。“你們有人反對這個想法嗎?”儘管他知道他們的答案,他還是問了。

部落的人保持沉默,因為他們看著彼此的臉。

“400年了。他們已經被這個人和他的祖先壓迫了400年。他們會放他走嗎?”

“冇有的”伊莎說。“冇有人會反對這個想法。這一切已經真正結束了。。。我們不想殺死他重新開啟戰爭。”她邊說邊環顧四周。“神的軍隊已經被解放了,不是嗎?那我們就冇必要對他怎麼樣了。。。”

“彆誤會了,”杜伊看著甘福爾說。”我們恨你,做夢都想殺了你,你這個混蛋!”他說,他的眼睛變得淚汪汪的,他握著槍的手顫抖。他現在想打爆自己的頭。他的妻子餓死了,隻是因為部落當時冇有食物。。。如果他們住在加雅島裡,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恨那些人,那些自以為是神。他想現在就殺了他,不止他一個人,每一個山迪亞人都想殺他。。。但是。“但是,你很幸運,我們的首領人是一個好孩子,一個好人。”杜伊說。

甘福爾看著巴德爾,後者隻是微微一笑。“滾回去吧,老傢夥,再也不要在這裡露麵了。”他甜甜地笑著說,但甘福爾冇有發現他話裡有怨恨。

“。。。”甘福爾垂下頭,脫下莊嚴的長袍,表示他放棄了神的地位,然後帶著他的鳥離開了。

冇走多遠,他停下來回頭看了看。他鞠了一個90度的躬,說道:”我喜歡南瓜汁!”

幾分鐘前”

當巴德爾在甘福爾的幫助下敲鐘時,鐘聲甚至傳到了青海,當然也傳到了天使島。空島人也聽到了。

“這是什麼?”

“地球的歌聲嗎?!”

“啊!彆告訴我這是傳說中的鐘聲??”

“我真不敢相信!400年後響了!”

空島人目瞪口呆,但他們更感興趣的是是什麼導致了鐘聲響起。這是否意味著他們和山迪亞人之間的戰爭終於結束了!?

不久之後,一個接一個的神的衛兵開始從神之島的禁地裡出來。

另一方麵,大蛇諾拉發瘋了,它竄來竄去,眼淚從眼睛裡掉下來,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她回憶起400年前的日子,卡爾加拉每天都敲響這個鐘,這個聲音是她最喜歡的。

誰會想到,即使在400年後,她聽到那個聲音也會感到同樣的幸福?!

山迪亞人驕傲地站著,眼淚像噴泉一樣從他們的眼中落下。這眼淚來自純粹的幸福,來自純粹的快樂。戰爭結束了。。。終於結束了這一切。

“卡爾加拉。。。”當淚水從他眼前滑落時,酋長說道。”你聽到了嗎?戰爭結束了,我們奪回了我們的土地。我們。。。”淚水佈滿了他的整張臉。”我們贏了!”

戰爭已經結束。他們想殺死對此負責的人,但他們早已經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滅亡了。現在的神和他的衛兵不是罪魁禍首。。。是的,他們仍然做了對不起他們的事,但是山迪亞人不想通過殺戮來繼續這場戰爭。。。都是為了卡爾加拉。

——————————

“幾個小時後”

“哈哈哈!多吃點!今天是慶祝的日子!”

當時是晚上,甘福爾已經走了。目前,隻有山迪人居住在他們的故鄉島上。

他們在一邊倒的勝利後慶祝。每個人都出席了,但他們冇有像通常在宴會上那樣吃海鮮。今天,他們在吃水果,新鮮多汁的水果!

“吧唧吧唧。。。”巴德爾也在往嘴裡倒水果,而許多孩子也坐在他周圍吃著。他們剛剛和他們的酋長舉行了一個小型的慶祝活動,在這樣做了一整天之後,他們現在累得要死。

“已經開始點篝火了!”當一些青少年迅速準備篝火時,杜伊喊道。今天是慶祝的日子,今天他們將能吃到肉,來自陸地生物的肉!

他們一生都在吃魚和海鮮,所以更懷念吃肉。正如貴重的黃金對青海人,肉對天空的人來說更稀少。尤其是山迪亞人。

“嗅嗅,嗅嗅。”當熟肉的酥脆香味進入巴德爾的鼻子時,他的嘴巴變得濕潤了。

“真不敢相信我到10歲了隻吃過9頓帶肉的飯。”巴德爾笑著想道。“現在,我可以吃肉、水果和任何我想要的東西。。。”突然間,巴德爾意識到他還不是神,或者至少還冇有正式成為神。好吧,他把注意力轉移到了食物上。

幾個小時過去了,一條巨蛇睡在巴德爾身後不遠處。宴會的時候,那條蛇嘴裡滴著口水來到這裡。她冇有攻擊他們,但她認識山迪亞的人民!她的主人就來自他們!

不僅是諾拉,就連孩子們也睡在巴德爾周圍。拉琪把頭枕在他的腿上睡著了。除了小愛莎,伊莎也在他身邊,幾乎閉著眼睛。像威波,螳螂卡瑪琪利,布拉哈姆這樣的孩子也在他身邊睡著了。

巴德爾還在吃東西,因為他之前不得不用”月步”,不停地踢腿,他需要補充能量,而肉是最好的能量來源。

在吃下不知多少亂七八糟的肉後,叮囑了部落成員輪流巡邏值夜,巴德爾也睡著了。

——————————

”第二天,早上”

“喂,巴德爾,醒醒!”酋長在那裡,搖晃著巴德爾的身體,他慢慢地睜開了眼睛。

“哈欠。。。”巴德爾打著嗬欠站了起來,因為他注意到拉琪已經不在他的腿上了。“什麼事?我們需要更多的睡眠。。。哈欠。”他一邊揉眼睛一邊說。

酋長什麼也冇說,把他的權杖放在巴德爾的手上,然後迅速走了回來。

巴德爾揉揉眼睛,眨了眨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嘿。”

山迪亞的重要成員在他麵前排成一行,低著頭,一臉嚴肅。。。甚至拉琪、伊莎和威波也在其中。巴德爾能猜到發生了什麼,但仍然做出一副驚訝的表情。

”嘿,夥計們,這是怎麼回事?”他問,好像一無所知。

酋長驕傲地抬起頭說:”你很快就會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巴德爾。但是首先。。。”

“我們山迪亞人是偉大的山迪亞人的後代。”黃金鄉”的居民八百年前,巨大王國被20個王國的聯盟入侵。”他繼續說道,當他談到他祖先那早已逝去的輝煌過去時,內心湧起了強烈的情感。

“山迪亞人支援的王國滅亡了,但是人們冇有放棄,曾經的巨大王國現在已經隻剩下了你現在看到的一個小部落。我們被賦予了保護黃金鐘樓的責任,我們保護了它幾個世紀,直到卡爾加拉的時代。”然後他停了一會兒,深吸了一口氣。

“卡爾加拉用他壓倒性的力量,保護了我們的家園加雅島,使之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免受外來者的侵擾,直到諾蘭度的到來!他是一個好人,醫治好當時加雅島上肆虐的一種為名“樹熱”的瘟疫,並與大戰士卡爾加拉成為好朋友。後來諾蘭度離開了,卡爾加拉不停地敲鐘,他們之間有過約定,希望有一天他會回來,然而,我們冇有機會第二次見到他,因為我們的家園被衝向了天空!在這裡我們遇到了空島的居民,其中一個自稱是神。他們竟敢自稱為神!這個部落那時已經不再相信神了。”首領聲音中帶著力量說道!

“我們和他們打了一場戰爭,是卡爾加拉臨死前敲鐘挑起的!這樣就把戰爭的重擔留給了他的後代來扛。。。”他帶著苦澀的語氣說道。”最終,卡爾加拉冇能保護好我們的土地。他是一個偉大的戰士,但他辜負了他的使命。。。”

巴德爾心裡暗笑,“部落崇拜卡拉加拉,敬畏他。這是一件好事,因為我是他的後代,但現在我已經足夠強大,不需要這種特權,冇有必要躲在他的頭銜後麵。不能隻是偉大的戰士卡爾加拉的後代,而我必須為自己贏得一個名字,才能更容易獲得這些傻瓜的絕對忠誠。”巴德爾看著表情痛苦的酋長,心裡想道。

“得到了他們的絕對忠誠,我必須打破他們對他的完美印象,用我的來代替。他想。我已經這麼做了,因為這就是為什麼酋長有那種表情。”

酋長曾經一天至少講三次關於卡爾加拉的故事,這有點煩人,然而,巴德爾知道如何完美地利用這些情況。每當巴德爾講述卡爾加拉的”勇敢”故事時,他總是指出卡爾加拉行動中的缺陷。雖然他從來冇有說的太深,也冇有說卡爾加拉的壞話,因為這些一根筋的部落成員很可能做一些愚蠢的舉動。

巴德爾已經慢慢侵蝕了老人的信仰,才已經侵蝕到今天的程度,卡爾加拉的善行被他植入的失敗所掩蓋。

老酋長並不知道,但他已經被巴德爾掌控了。

接下來,除了酋長外的每一個山迪亞人都單膝跪在了巴德爾麵前,他繼續說道:“那麼,400年後的今天,當有人做了一些卡爾加拉冇能做到的事。。。”然後他開始慢慢地向巴德爾靠近。“超越了祖先卡爾加拉,做了卡拉加拉自己冇能做到的事情!”

他手裡拿著一個花環,停在巴德爾麵前。”那個人就是你,勇士巴德爾,不。。。現在是偉大的勇士巴德爾。”當他看到巴德爾睜大眼睛看著他時,臉上綻放出笑容。”是的,是的!你已經超越了卡爾加拉!你已經完成了我們祖先賦予我們的職責!你成功了!”他在巴德爾麵前停下來說道。

沉默。出現了短暫的沉默,半跪著的人挺直了腰揹帶著驕傲的微笑看著他們的首領。他們感到自豪,他們幸運地出生在這個時代,有巴德爾作為他們的首領,一個超越偉大的卡爾加拉的首領!

“那麼現在!”酋長接著說。“我宣佈,勇士巴德爾。。。”然後他把花環戴在巴德爾的脖子上。”作為‘偉大的戰士’巴德爾!比卡爾加拉更偉大的戰士!空島的神!”

每個人都低頭致敬。甚至酋長也跟著他們做了同樣的事。

巴德爾的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彷彿他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嗯,嗯,嗯,這難道不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覺嗎?!這樣的忠誠,這樣的崇敬,這就是當神的感覺嗎?”巴德爾心裡暗笑。

權力淩駕於這麼多人之上的感覺令人陶醉和振奮,但他知道他不能被這種感覺衝昏頭腦。

看著下麵的人,他開口了。”所有人。。。從地上站起來!”

“作為新的神,我,巴德爾將命令你們所有人,你們每一個人。。。”他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變強吧!!!隻有這樣,卡爾加拉的曆史纔不會重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