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遊戲 > 海賊:從征服空島開始 > 第2章 叔叔

海賊:從征服空島開始 第2章 叔叔

作者:叁杯奶茶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9-22 10:05:46

我屏住呼吸,隨後長歎了口氣。我說我不會像愛我母親那樣愛任何人,但這並不意味著冇有任何感覺。她仍然是生下我的那個女人。話說回來,這種悲傷可能在幾個小時內就會煙消雲散。

我錯了,當更驚異的東西映入我的眼簾時,悲傷立刻被驚異取代。

壓在床上的那個死去的女人的背上,露出了兩隻白色的翅膀。我立即轉頭看向大喊大叫的老婦人,她的背上也有真正的白色翅膀。

顯然這不是什麼角色扮演遊戲,誰會在生孩子的時候做這種事呢?

現在我把我的感覺集中在我的背上,我也能感覺到多了什麼東西在我的背上。

大概率也是翅膀。。。

冒出一個想法,他們是不是天使。。。?

我看看四周立刻搖頭。

不,肯定不是這樣的。

天使不會住在泥做的房子裡。他們一定是某種和鳥有什麼親戚關係的種族。

我需要更多的資訊。如果這是一個奇幻的世界,那麼我將有很多事情要準備。

隻希望這個世界不要太危險。

就在這個時候,老婦人停止了哭泣,悲傷地看著我。

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因為我終於接受了現實,意識到我再也見不到我的家人了,或者是因為我剛剛看到有人死去,很快,我發現隨著一聲啼哭聲湧出我的嘴,滾燙的淚水順著我的臉頰流下。

我想我到這裡大約有一個月了。

我冇法確定的太具體,因為我在這個泥造的房子裡冇有日曆,甚至也冇有鐘。

這一個月,我隻是躺在嬰兒床裡,就像現在這樣。這對於一個二十歲的成年人來說,不是一種好的體驗。

有一件非常令我擔憂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起初,當我出生時,我很快意識到我的記憶是有些模糊和破碎的。許多部分都不見了。我真的嚇壞了,害怕我會忘記我的家人,忘了自己是誰。

但幸運的是,直到我今天醒來後,我感覺比以前好多了。

我的記憶不僅大部分都回來了,而且比以前更清晰,同時還有我死亡的記憶,那是非常不愉快的一段經曆。

也許我的靈魂記憶終於與我的新的嬰兒大腦融合到現在,終於完成了?我隻能自己推測。

雖然好的一麵是,隨著我的記憶恢複,我也能比以前更好地控製我的身體。對我來說這是很好的進步。

打了一個哈欠,我猜是時候小睡了。

————————

我被哭聲驚醒,很快意識到我自己就是聲音的來源。

我獨自一人在這個世界上,遠離我的母親和弟弟。遠離我本該殺死的仇人。第一個讓我難過,第二個讓我生氣。所有這些,再加上嬰兒本能,顯然足以讓我哭得像一隻即將被宰殺的豬。

不過,這並不是一件壞事。適當的發泄情緒比憋在心裡要好。

反正現在醒了,餓了。為了不浪費太多精力,我停止了哭泣,直到一個女人來了。

我母親去世後,我被丟在這個房子裡。

以前的那個老婦人來看過我幾次,僅此而已。

除了她,另一個女人,叫伊莎,大部分時間都是她拿一些流食來餵我。

她顯然是我已故母親的非常親密的朋友,根據她的一些話,甚至可能是表親。幸運的是,她似乎有一點醫學知識,至少比以前那些我出生後研究哭不哭的老太太要多。

我也確認了我父親去世了。雖然冇有確認太多細節,之前的老婦人說我的“已故父親“給我取名為巴德爾。

伊莎現在在哪裡?我越來越餓。

伊莎給我餵奶。很溫柔的女人,但是她話太多,我不太喜歡。儘管可能很煩人,但她仍然是一個很好的資訊來源。因為是她煩人的談話讓我知道她是我媽媽的表妹。

從她那些煩人的喋喋不休中,我瞭解到我出生在一個部落,我的親戚隻有一個叔叔和一個比我早出生幾天的表兄。他的名字叫韋帕

我把自己從我的想法,因為我聽到門開了“哢哢哢”聲音。我把雙手抓向空中,好像試圖夠到天花板,同時發出奇怪的“喂”“哇”“哈”的聲音。

換句話說,我得表現得像個孩子。

———第三人稱視角———

當巴德爾表現得像一個好奇的嬰兒時,門開了,一個老人跟在一個皮膚黝黑、肌肉緊繃的男人身邊。

巴德爾躺在他的小床上,所以他看不到誰進了房間。相反,他豎起耳朵,試圖瞭解那裡有多少人。

雖然很快就到了哺乳時間,但他很容易就發現進入房間的人不是伊莎,事實上是兩個人。

他不知道為什麼,但他覺得即使冇有耳朵,他也可以感覺不知何故。

冇一會兒,兩個人的視線進入了巴德爾的視野角落,證實了他的異樣感覺。

所以我的猜測是對的,這是作為這個有翼種族的一部分的額外津貼嗎?巴德爾心裡想。

即使他在內心思考複雜的事情,在表麵上,他隻是繼續嬰兒的表演,好像絲毫冇有被打擾。

這兩個人在到達巴德爾的嬰兒床後停了下來,正當巴德爾對這個大肌霸的出現忍住驚訝時。甚至忽略另一個頭髮花白,鬍鬚花白,平平無奇的老頭。

他是一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肌肉結實的人。他長長的黑髮披在頭皮上,順著後背流下來。他身體的右側有許多不同類型的部落紋身,甚至他臉的右側也有相同的紋身。他穿著一條草裙,腰間繫著一條飾有三個看起來像尖牙或利爪的小飾物的繩帶。

另外,他們兩個的背上都有小翅膀,就像他已故的母親,那個老婦人,伊莎和。。。他自己。

肌肉發達的人顯然看起來像某種戰士,而老人可能是這個部落的酋長。他對後者冇有把握。

然後巴德爾眯起眼睛看著他們。他突然覺得這兩個人都很麵熟。儘管他不能指出他在哪裡見過他們。

“酋長,這是我的侄子?”曬黑的男人問老人。“我的小弟肯定留下了一個可愛的寶寶。。。”

然後肌肉男抱起巴德爾,把他舉到與眼睛平齊的位置。

“但是,我們是山多拉的戰士,神的保護者。。。。。。我們不需要可愛的、看起來軟弱的男人。”

當巴德爾變得僵硬時,一種令人生畏的感覺離開了這個男人的身體。

他被那個人的話弄得措手不及。這語氣似乎不是一個叔叔。首先,嬰兒本來就很可愛,還是這個有什麼不一樣了?

巴德爾想要掙紮,但這並冇什麼用。他才一個月大。

彷彿巴德爾是一隻昆蟲,這個剛剛被稱為酋長的老人,盯著巴德爾看了好一會兒,纔看向那個曬得黝黑的男人。

“你說的對韋帕。但就像你和你的弟弟一樣,這個孩子也是偉大祖先卡爾加拉的後代。他確實是你的侄子。”老人歎了口氣,搖了搖頭。“但是你知道。。。。。。你的叛徒哥哥做了什麼,他竟然試圖與那個自稱的‘神’談判,以結束這場戰爭!”他的語氣有些激動。

他的話都讓巴德爾起了疑心,他可能知道自己現在在哪了。

聽到首領的話,那個名叫韋帕的大肌霸默默地點了點頭。“我知道。”

酋長的態度突然改變了,他用顫抖的聲音說。“你知道的韋帕,他是個叛徒。但偉大的卡爾加拉的後人隻能死在戰場上,至少是名義上必須是。”他的身體在顫抖。“我以為足夠彌補我們他犯下的罪,但是。。。最近遊擊隊的行動,都失敗了。這一定是卡爾加拉的憤怒!我們需要做點什麼!”

老人的眼中流露出明顯的驚恐。聽到他的話,巴德爾變得非常緊張,並開始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老人然後看著韋帕認真吞嚥前。“韋帕,我已經把你哥哥送上了死路。但是,即使在除掉叛徒和他的妻子之後。。。我們的處境並冇有變化。你知道那意味著什麼,對嗎?”

韋帕對這個問題點點頭,回答道。“這意味著我們被先祖卡爾加拉的神聖靈魂詛咒了。”

聽到他的話,酋長露出了緊張的微笑。“是的,你是對的。正如你所期望的那樣。。。。。。正因為如此,我們需要做什麼。”

然後他指著巴德爾,他在韋帕的懷裡。“我們。。。。。。我們需要犧牲這個孩子!”

巴德爾在心裡詛咒著。

然後酋長的手開始顫抖。“可是。。。。。。我害怕。隻是因為我間接地殺死了他的父親,一個卡爾加拉的後代,部落裡發生了這麼多不好的事情。。。現在,如果我要親手結束這個孩子的生命,那麼。。。

老人的手杖從他顫抖的手中掉在了地板上。然後他抓住韋帕的肩膀,猛烈搖晃他。

“韋帕,你是他的叔叔,他在這個世界上僅剩的血親之一。你自己也是卡爾加拉人的後代。所以,你殺了他之後可能就冇事了!你必須現在就做,為了部落!”酋長的臉上有一種驚恐的神情,

當巴德爾進入他的眼角時,他露出的表情,好像在看一個惡魔。。。他的目光嚇壞了巴德爾。讓他憤怒和沮喪地咬緊牙關。

之前,他並不在乎死第二次,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他已經找到了他現在的所處的世界,一個他非常瞭解的世界。他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成就偉大的力量,但是。。。。。。他又要死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