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古典架空 > 嫡女醜妃:紈絝世子寵上天 > 第279章 不值錢的衣物

嫡女醜妃:紈絝世子寵上天 第279章 不值錢的衣物

作者:夜初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27 16:14:44

第279章 不值錢的衣物 最最可氣的是,夏瑤時常和南煙保持著書信的來往,還時常相互饋贈禮品,那些書信也不知道寫了些什麼,南煙看過之後就把它們藏了起來,越是這樣,越是讓他有些百抓抓心。誰知道那些信是夏瑤寫的還是鐘痕寫的?而送過來的那些禮品,就有些五花八門了,有絕世的寶物,也有不值錢的衣物,更有一些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一些東西。 這日,白洛飛趁南煙帶著千帆去禦花園寫生的時候,又溜進玉鳳宮裡去尋找那些書信,結果書信冇找到,卻將夏瑤送給南煙的禮物找了些出來。他拿起一塊布,中間是剪裁的圓圓的布,兩邊還有兩根長長的布條,他覺得奇怪,伸手輕輕一拉,還能拉長,這是做什麼用的? 正在這時,南煙已經帶著千帆回來了,見他拿著那個東西還在發呆,臉上微微一紅,示意千帆出去玩。便一把將那個東西搶了過去,微怒道:“白洛飛,你在做什麼?”雖然明知道他在找什麼,但是還是不要揭破的好,給他留點懸念,免得他以為她冇人要,也可以趁機報複一下他以前的花心。那個東西是夏瑤根據印象為她做的內衣,雖然冇有二十一世紀的好,但比起那些肚兜來是要舒服的多。她原本想穿上它去勾引白洛飛,但想想那傢夥基本上不用怎麼勾引就直接上勾,所以放在那裡十來天了,還一次都冇有穿過。 白洛飛一見自己被撞破,臉也有些掛不住了,訕訕的笑道:“也冇什麼,我隻想知道西秦的皇後給你送了些什麼,我們該回送些什麼纔不失了禮數。隻是我看了這個東西半天,硬是冇弄明白是做什麼用的。” 南煙笑道:“你不需要明白,這是我們女子才用的。”笑過之後又瞪著他道:“以後我的東西不準亂翻!” 白洛飛心裡歎了口氣,將南煙懷進懷裡,輕輕的在她的耳邊道:“煙,我答應你以後都不再碰你的東西,可是你也該告訴我鐘痕那日到底對你說了些什麼。” 南煙眼裡劃過一絲明瞭,卻淡漠的道:“這個問題你問了很多次了,怎麼還冇有死心啊!你不煩,我還煩著了!”心裡卻有絲得意,她也知道白洛飛定然是來找她與夏瑤的書信,知道他想找出些蛛絲馬跡,可是他卻不知道為了逗他,每次她一看完夏瑤的信,便將信給燒了,他永遠都彆想找到。 又是這樣的回答,他又怎麼可能死得了心,她是他最愛的人,任何人都不能將她從他的身邊搶走,有些撒嬌的又道:“你要是怕我煩的話,就告訴我吧,否則我會煩你一輩子。” 南煙突然轉過身,對他笑的燦爛道:“其實也冇什麼,鐘痕隻不過對我說要我和你一起幸福的生活,他會拿我當妹妹一般。”真做假時假亦真,假做真時真亦假,她敢保證,雖然她說的是實話,但那個笨蛋一定不會相信。 果然,白洛飛的眉頭微微皺起,就這麼簡單?他可不相信,如果真這麼簡單的話她又如何會等到現在才告訴他,又如何會這麼淡漠的告訴他,他將南煙摟緊了些道:“煙,你天天教千帆說不能撒謊,你可要以身做責,也不能撒謊!” 南煙笑嘻嘻的道:“我是一個合格的孃親,所以會以身作則,要教好千帆也一定要從自己做起。”越是這樣說,某人隻怕會越是不信。 白洛飛見她神經似真還假,越發的糊塗起來,他的嘴角含著一抹壞笑道:“你知道要是騙了我會有什麼後果的?”說罷,張嘴輕咬她的耳垂。 南煙身體微微一顫,用手抵著他的胸道:“大白天的,不許糊來!小心你的臣子說你貪色誤國!” 白洛飛笑的妖嬈道:“反正我寵你的事情天下皆知,就是被他們知道了也無妨!”說罷,又朝她的嘴親了下去,靈活的大舌挑逗著她的丁香小舌。 南煙心裡暗暗生氣,她怎麼能忘了白洛飛的本性,真是太大意了,隻是她的身子卻不聽她的話,已經軟軟的倚在了白洛飛的懷裡。 白洛飛對於她的反應甚是滿意,又問道:“煙,鐘痕那日到底對你說了什麼?”正常的手段行不通,便用美男計吧。隻是好像他自己也陷進其中,聲音已微微有些沙啞,臉上微微泛著紅,起了熱潮。 南煙聽得又好氣又好笑,到這個時候他還不願放棄,那就將計就計吧,她嬌弱的道:“他說如果你對我不好,就要我去西秦找他,他隨時等我!”她敢保證,他一定會信這句話。 白洛飛心裡一陣冷笑,低低的道:“我敢保證,他絕對冇有那個機會了,因為我會將你寵上天!”這個混蛋鐘痕,吃著碗裡的,還看著鍋裡的,有了夏瑤還敢來勾搭南煙,鐘痕是不是太閒了些,哪天把他惹急了,小心他把潤澤湖再炸天一道口! 他心裡想了一大堆,手卻冇有停下來,已經伸進她的衣襟裡,輕輕的道:“煙,我愛你!” 南煙聽得他的話,心裡微微有些得意,一時卻又甜如蜜,她也輕輕的附在他的耳邊道:“飛,我也愛你!” 白洛飛正在進一步動作,門外卻響起了宮女的聲音“太子殿下,你怎麼趴在門上?” 千帆朝宮女作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卻已經來不及了,知道他精明的父皇和母後一定是發現了他的蹤跡了,當下撒腿就跑。 宮女又在他的身後喊道:“太子殿下,你慢些,若是摔著了,皇後孃娘隻怕又要責罰奴婢了!”說罷,便也追了出去。 而屋裡的兩人因為這一個插曲而相對一笑,白洛飛在心裡把千帆罵了一頓,小小年紀,就知道偷聽了,還真是無法無天,改天他定要好好教訓他一番。他見南煙已將衣裳拉好,又拉過她的手道:“煙!” 南煙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罵道:“都怪你,大白天的猴急什麼?真是丟人丟死了,被自己的兒子撞個正著,我們隻怕是天下間最失敗的父母!”想想,又氣不過,用手指點了一下他的腦袋道:“你的這上兒子,跟你是學了個十足十,你是個色鬼,他還這麼小就……”後麵的話她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說好。 白洛飛有些委曲的道:“這件事情還真的不怨我!兒子明明都是你在教的,教了不了就來怨我!” 南煙一時語塞,卻還是嘴硬道:“不怨你怨誰,如果他不遺傳了你好色的性子,又怎麼會有今日這樣的舉動!” 白洛飛不由得歎了一口氣,講道理的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和南煙講好,她若是不講起道理來十個他也說不過她,她若說是他的錯,那就當是他的錯吧! 千帆若是聽到他父母間的對話,隻怕會覺得冤死,他不過是見他母後神秘的把他趕出去和父皇說話,起了好奇心想聽聽他們在說些什麼,而他們卻想到哪裡去了? 自含玉來看過南煙之後,她已經很久冇見含玉與采兒了,便想著出宮去找她們玩。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夏日炎熱的緣故,她最近的精彩不太好,每日都是昏昏欲睡,原來還想在宮裡修建二十一世紀的排手係統,也因為精力的不擠而暫且擱下。這日她好不容易精神好了些,便帶著千帆穿過禦花園打算偷偷出宮去找采兒。隻所以是偷偷的,是因為白洛飛總說出宮危險,出宮也讓她帶上侍衛,可是她實在是討厭那些排場。 母子兩人在穿過禦花園的時候,原來的三宮六院自拆除之後便從宮外移植了些四時果樹,一到果子成熟的時候,整個皇宮裡也滿是果香。她見樹上的梅子正到了成熟的季節,紅的,紫的甚是可愛,南煙看的隻咽口水,便讓千帆爬到樹上幫她去摘梅子。 梅子摘下來的時候,她連洗都不洗便往嘴裡塞,把千帆看的目瞪口呆,忙拉著她的手道:“母後,你不是說吃東西要講衛生嗎?你怎麼能這樣吃東西。” 南煙一想也有理,臉上微微一紅,被兒子教訓怎樣都感覺有些理虧。她敲了一下千帆的頭道:“這是剛從樹上摘下來的,皇宮裡的空氣這麼好,梅子長這麼大都冇被汙染過,這麼乾淨的東西若是用水洗了也就臟了!你也來吃一個!” 說罷,也不顧千帆是否同意,拿起一顆便塞進他們嘴裡,梅子剛熟,千帆又怕酸,被南煙這一塞進嘴裡,隻把他酸的眼睛直眯,他忍不住大叫道:“母後,這梅子這麼酸,你怎麼吃的下去!莫不是病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