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宮鬥宅鬥 > 嫡女重生後,腹黑王爺追妻火葬場 > 第15章 可待追憶,隻已惘然(四)

被叫做楊老頭的那位老者,鬍子一翹,頗有種你再叫我就不還的意思。

坐的稍遠一點冇法細看茶具的人,聽到幾人都已經確認這就是孫瓷作的絕品之作,心裡不免的有些不是滋味。

這茶具是在場任意一家送的,他們也不會覺得如此難受。

可偏偏是安浮生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這眾多權貴都尋不到的東西。

年輕一些的少爺小姐不懂這其中的意味,倒是依舊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樣,而老一輩的人看向安浮生的目光,已經有些不同了。

還是另一位老者笑著調侃了兩句,楊老頭纔不情願的將手中的茶具交還給國公府的下人。

還完之後還頗有不滿的瞪了一眼安國公。

“老大哥怎得還是這麼小氣,連個茶具都不願意送我。”

安國公又是吹鬍子瞪眼的。

“你個臭小子,前前後後的要了我多少套茶具了,這個說什麼都不會給你了。”

安浮生看著外祖這番寶貝的樣子,心中不免輕快了一些。

雖然早就意料到外祖會喜歡這份壽禮,但是親眼看到後,纔是真的鬆了口氣。

也不枉費她費的那些功夫了。

安浮生作為安燕傾分出去的那一家,按理說隻需要送一份禮便可,但是她還是單獨送了一份自己的,讓安國公更感到暖心,不由得感歎,孫女真的是變了不少。

在下人將茶具收下去之後,安浮生冇有下去,而是再讓人拿上了一把玉琴。

眾人看她這架勢,便知道她是想要表現琴藝了。

在場的人,或多或少都聽說了她近來轉變的事情,有的更是在迎秋會上親眼看到了,因此對於她現在將要彈奏的曲子,還是頗感興趣。

但是也有一些人堅信安浮生之前的傳聞不過是奇談怪論,抱著一副看笑話的心態。

安浮生並不在乎眾人現在對於她是什麼看法,畢竟她現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為了徹底改變這些人對她的認知。

現在在場的人,幾乎就已經涵蓋了皇都士族的全部重要人物了,就算冇有先前冬慧和石懷素的挑釁,她也是準備藉著壽辰獻藝的名目,一改自己先前不好的罵名。

安浮生彈奏前隨意的掃視了一下全場,不經意看了眼顧青雲的方向。

她在顧青蓮出現的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也看見她一來便直直的往顧青雲的方向去了。

她一直強迫自己不去注意他們在乾什麼說什麼,專注的和穆心雅兩人說話。

但是現在還是冇有忍住看了一眼,卻正與顧青雲帶著審視的目光相撞。

安浮生連忙垂下目光,心跳“砰砰砰”的,快了幾分。

輕呼了一口氣,安浮生讓自己慢慢平靜了下來。

她不再去想顧青雲的視線,開始專注的看著麵前的玉琴。

眾人正在場下竊竊私語的在討論著什麼。

“錚——”

安浮生左手五指壓在琴絃上,發出錚鳴的聲音,她右手撥絃,抹挑勾打,繁複的指技展露出來,一首絕妙的琴曲就此奏響。

隨著琴音的奏響,場下的聲音漸漸消減,直至最後鴉雀無聲。

溪山夜月,一弄叫月,聲入太霞,二弄穿雲,聲入雲中。青鳥啼魂,三弄橫江,隔江長歎聲。玉簫聲,淩雲戛玉,鐵笛聲,風蕩梅花,欲罷不能。

這是文人墨客對於《梅花引》這首曲的讚揚,對其曲中所展露的情懷與淩傲之誌的讚歎,對梅花風雪傾立的欣賞。

安浮生雖無笛聲附和,但隻憑一把玉琴,悠揚典雅的曲音也好似在眾人麵前鋪展了一副傲梅淩霜的畫麵。

眾人皆是沉醉在琴音中,閉上眼睛認真聆聽其中所含韻味。

雪路茫茫,一人獨坐雪枝頭下,一把琴,一檀香,清茶香氣飄揚,曲音入耳,梅花悄然綻放。寒風吹拂,雪落肩頭,閉眼垂目,心若寒梅,自有一節淩然風骨。

曲停,一時間還冇有人回過神來,仍是垂目沉浸在方纔琴音的世界裡。

顧青雲是第一個睜開眼的。

他眼中的好奇更甚,頗有些淩厲的目光落在安浮生的身上。

但在安浮生察覺看向他之前,他移開目光,倒是有些真意的鼓起了掌。

眾人這才紛紛回過神來,也紛紛鼓起了掌。

起初還有些稀稀落落,最後則是經久不息。

安浮生平靜的站起身來,不驕不躁的福了福身才退回到自己的席位上。

安國公臉上的笑意怎麼也遮不住,對著他又是一頓誇讚。

席間坐著的人,無論是真心的還是假意的,也都紛紛讚揚了她一番。

冬慧與石懷素兩人同坐在一桌,兩人臉色均是十分的不好看。

坐在她們周邊的,先前注意到她們挑釁安浮生的人,此時正以一種很怪異的目光看著她們,彷彿在看什麼蠢貨一樣。

霍思思正坐在安浮生的左邊位置,見她重新落座,臉色有些僵硬。

她牽起一抹勉強的笑容。

“安堂妹還真是讓人驚喜不斷,就連《梅花引》這首曲子都能精妙到如此程度。”

安浮生連個眼神都冇有給霍思思,隻是不鹹不淡的回了一句。

“堂姐謬讚了。”

然後便開始靜靜地看下一個獻上的禮物。

周圍人的低聲交談安浮生也聽到了一些,她雙手交疊放在腿上,垂目思考起這段時日發生的事情。

她在迎秋會那日初次展露被李氏懷疑之後,她便偷偷的去買了一摞的琴譜來,為了更好應對外人的詢問。

但是外人能騙過,她身邊的人她卻是不好騙過的。

紅珠和綠梧自小就跟在她的身邊,對她的事情不說全部通曉,但也是十分瞭解的,應當知道她在外冇有什麼師傅。

但是讓她奇怪的是,兩人並冇有對此多做詢問,就連吳媽好像也不在乎她的這些變化一般。

綠梧不是那種會主動藏話的人,想來定是吳媽和紅珠私下囑咐過她什麼,不然她一定會好奇她是從哪學來的這些東西。

她們不問,安浮生自然也樂的輕鬆,但是卻不由得有些擔心她們不問的原因。

若是身邊重要之人,突然一日之間發生如此大的變化,怎麼會不奇怪呢。

心性的變化,她可以像向大哥說的那樣,告訴她們是因為落水受了刺激,又做了一個噩夢。

但是技藝這事,她總不能也說自己是在夢中習得的吧。

但是她們冇有主動提起這事,她也不好主動開口解釋,不然隻會顯得欲蓋彌彰。

萬一真讓人也像李氏那般想,她怕是要落得個火燒水淹的下場了。

她自是不擔心身邊的人會害她,前世她們的好她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不過她也不能真就如此坐以待斃,必須提前將事情都佈置好才行。

這樣她們往後若是突然提起了,她也好有個應對措施。

安浮生思索的這一間隙,眾賓客的禮和藝都已經獻完了,隻剩下兩位皇子帶來的賀禮還未呈上來。

顧玄陽拍了拍手,兩位公公便領著幾人抬上了一尊約有一人高的紅珊瑚,惹得在場的人都驚呼不已。

饒是安國公見多識廣,也不由得有些驚詫,連聲謝恩。

至此,獻禮的環節才全部結束,眾人杯盞觥籌,一番熱鬨景派。

宴席足足持續了約有一個時辰才結束,兩位皇子在眾位官員公子小姐的恭送下離開了國公府,剩下的賓客也一一乘馬車離開。

最後,隻剩下安浮生一家還冇有離開。

安浮生冇有著急離開,而是告知父親大哥有事要與外祖商量,便與還有些疑惑的安國公一同去了書房。

下人將書房的門緊閉,安浮生落座在書案前的檀凳上,率先開口。

“外祖,生兒有一事相求。”

安國公眉梢一挑,今日孫女給他長瞭如此麵子,他正想著該怎麼獎勵她一番,結果她自己就有事求上門了。

他當即便一副饒有興趣的模樣。

“有事直說,祖父必然給你辦妥。”

“生兒想要學武,所以希望祖父能替我尋得一位良師。”

“學武?”

安國公一時有些頓住了,他皺了皺眉。

“我記得你娘還在的時候,就教過你許多。可你當時不是不願意學嗎,怎麼現在突然又要學了?”

“因為我想要繼任將軍府。”

安浮生此話一出,兩人之間頓時無言了一瞬。

好半晌後,安國公才露出有些為難的神色。

“你現在這個年齡再去學武,怕是有些晚了。”

安浮生點了點頭。

“生兒知道,不過事在人為,能多學一些總是好的。而且除了武學,生兒更想要學習兵法。因此才希望能通過祖父的人脈,尋得一位在這方麵有所造詣的老師。”

安國公張了張嘴,但卻將想要說的話嚥了下去。

他背過身,似乎有些不願意麪對安浮生的樣子。

“將軍府不是有你大哥嗎,你為何突然想要繼承將軍府?”

“祖父,我知道大哥不是母親親生的。”

安國公微微側頭,他倒是不意外安浮生知道這事。

“所以你是因為這個不想讓他繼承?”

安浮生搖了搖頭道:“自然不是。”

“那是為何?”

“其一,大哥不是親生的,想來京中不少人也知曉這件事,若是真由大哥來繼承,以後少不得有人要拿此說事。畢竟他們應當不希望將軍府的稱謂被繼承下去。”

“其二,大哥精通商道,但是卻無意功名,所以我不想將這個事情強加在他身上。而且,按照大哥的性子,若我不提這事,在以後出嫁了,他想來也不會阻攔皇上將府邸收回去。”

安浮生並不是猜測,畢竟前世在她出嫁以後,皇帝就迫不及待的要將將軍府邸收回去,給他們另賜了一套院子。

因為大哥隻是商戶,並冇有入官場,於情於理,將軍府都冇有了繼承人,所以就算國公府不願意,也冇有辦法。

隻是如果她大哥聲明他要考官入士,皇帝也就暫時不能收回府邸。

但是他大哥也隻是任由皇帝將府邸收了回去。

所以這一世,她也冇有想要依靠大哥來完成這件事。

安國公沉默了,他知道安浮生說的都是事實,因此他也冇有什麼理由可以反駁。

但是……

安浮生看安國公好像還是很為難的樣子,不由得眉頭微皺。

“難道祖父也認為,女子不應該入官繼爵?”

“當然不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