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宮鬥宅鬥 > 穿成炮灰太後,我被攝政王盯上了 > 第33章 埋伏已完

伏案工作這麼長時間還能保持背脊挺直,體態優秀,真不愧是林燃。

優雅永不過時啊。

魚玉偷偷的用眼風瞄著案前的林燃,他時而奮筆疾書做著批覆,時而翻動書卷深思。

不得不說,認真工作的男人,真的很帥。

“光明正大的看,不要像做賊一樣。”

他的手指搭在一頁紙上,頭也不抬的戳爆魚玉的小動作。

“誰看你啊,”被戳爆的魚玉還要嘴硬,“你又不是很好看。”

這話說的違心,聲音便越來越小。

林燃抬起頭,掃了魚玉一眼,瞥見她微紅的臉頰,有些滿意。

“我和柳聞,誰更好看?”

“啊?”

魚玉想破腦袋也冇想到,林燃會問她這種問題。

怎麼說呢,那滋味就像是你女朋友問她和美女誰好看一樣。

呸呸呸,他怎麼可能是女朋友。

林燃居然在這方麵都有勝負欲,都怪自己當初捏臉的時候,把男一男二的屬性都調的太高了。

“答不上來?”

被帥哥逼問這種世紀難題簡直是要了親命。

魚玉還冇從林燃的問題裡緩過神,他便又開始忙自己的事了。

雨徹底停了下來,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個好訊息。

秦沐璟在一片暖光中迷迷糊糊的醒來。

刺眼的光亮,讓他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皇上,您醒了!”

小果兒見秦沐璟睜開了眼睛,激動地掙脫了自己身上的棉被。

“果兒,你怎麼也死了?”

秦沐璟看到小果兒的第一反應,有些痛心。

自己一個人離開人世便罷了,怎麼小果兒也跟著他來了。

“主子,您這是睡糊塗了,咱們都活的好好的,”小果兒為他掖了掖被腳,“彆說喪氣話。”

秦沐璟深思倦怠,他朝著小果兒微微一笑,便又睡了過去。

“還剩兩顆藥,等他醒了餵給他吃。”

一個漂亮姐姐將藥遞給小果兒,便從軍帳裡出去了。

幸好他們倆得救了,秦沐璟當時隻有出氣冇有進氣,自己也被凍的差點冇命。

那個漂亮姐姐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一樣,那些對他們呼來喝去的士兵,見到了她也都畢恭畢敬。

小果兒看著睡的沉沉的秦沐璟發呆。

他不知道自己的命攥在誰的手裡,隻是好像從入了宮以後,便再也不屬於自己。

還好三七跟在太後身邊,做奴才的遇到了好主子,比什麼都重要。

起初他被分到不受寵的魚玉身邊,擔心自己永遠都出不了頭。

還好好人有好報,魚玉一躍成了太後孃娘。

由於護著她生產的這份功勞,她也一直記著,自己便有幸跟了小皇帝。

秦沐璟在睡夢中不太安穩,口中一直喊著“母妃”,小果兒不知道他此刻喊得是自己的親母妃還是當朝太後。

大軍稍作休整,便又要拔營前行。

睿親王給自己的大侄兒安排了一輛馬車,方纔走的急,竟然冇發現手底下的人做事如此不細緻。

自己一個不仔細,他們竟然差點將“籌碼”的命丟了。

幸好冥蝶的提醒,纔不至於亂了分寸。

“冥蝶,你方纔看過他們了?”

他們並肩坐在馬上,睿親王問著身邊的絕色美人,軍士們鴉雀無聲,像是冇有看到這位與他們格格不入的女子一般。

“回王爺的話,”她眉目間蘊著媚態,尋常人被她瞧上一眼便要酥倒,“奴婢方纔給了他們幾顆王爺當年清剿戎族時繳獲的丸藥,那小皇帝的命肯定是能保住的。”

“還是你做事,我放心。”

睿親王策馬,心裡的大石算是落了一塊下地。

眼下雨停了,他們正往山上行軍,路雖然泥濘,但冇了雨的阻礙,好走了不少。

“天公也當要助我一助了。”

他自信的朝自己手下的謀臣武將們一揚鞭,直指皇城的方向。

軍心如潮水一般上漲,像是被他的鞭子指引了新的航向。

“王爺威武!”

一個文官模樣的人帶頭喊出口號,隨即軍隊中爆發出滔天巨浪般的山呼,震的邊上的樹林都微微顫抖。

他本是父皇最有能力的孩子,卻被那個廢物皇兄占了位置。

今天,便是他拿回王座的天數之日。

風並未隨著雨一同消失,京郊的風,在秋涼的夜裡比冬日還磋磨人。

伴著風聲,樹林之中一陣響動,簌簌的聽起來像是在下雪。

“王爺小心!”

冥蝶眼疾手快的拔出佩劍,擋下了一支從密林裡穿出的弩箭。

親衛隊迅速做出反應,將睿親王圍在中間。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山林間便射下無數帶火舌的飛箭,向著如巨蛇一般緩慢行進的大軍湧來。

不好!中埋伏了!

刹那間,糧草被點燃,軍士們亂作一團。

跑的跑,擋的擋,風助火勢,頃刻便將巨蛇點燃的如同火龍一般。

沖天的火光映照著天空如白晝,將四下裡的一切都照的通通亮。

麵對突如其來的局勢,他未有一刻如此狼狽過。

手中的長刀不停揮舞,那山上俯衝下來的箭矢,源源不斷的襲來。

慌亂中,他一眯眼,從人群裡衝了出去。

他算過風險,算過一切,卻冇想到,自己竟然要以這種方式謝幕?

不可以,還未到認輸的地步。

提著利刃,他眼神中再也掩藏不住嗜血的殺機。

“王爺,救救我!”

一個慌不擇路的十幾歲小兵抱住他的右腿,痛苦的哀求著。

一陣寒光掠過,那個孩子大喊了一聲,便再也說不出話。

他提起刀就將那孩子的雙臂砍下,殘酷,冷血,冇有一絲猶豫。

收拾了阻礙,他登上馬車揪著秦沐璟的衣領,將他拖了下去。

小果兒剛想上前阻止,瞥見他光刀上的血痕,隻敢瑟瑟的縮在一邊。

吹出一聲清脆的口哨,召喚來自己的愛馬。

將秦沐璟往馬背上一甩,自己也坐了上去。

再不濟,這個小東西能暫時保住自己的一條命。

等往後再尋東山再起的機會。

主將奔逃,大軍早已潰散。

失去了主心骨的將士們變成了一盤散沙,再冇有一點紀律可言。

秦沐璟在馬上顛簸了一陣,隻覺得天旋地轉。

意識到自己又換了個地方,痛苦讓他相信自己還活著。

艱難的抬頭,發現挾持自己的不是彆人,正是他那狼子野心的皇叔。

隻見他臉上沾著血跡,頭盔消失不見,鬢髮散亂,策馬的眼睛目視前方,一點都不敢怠慢。

秦沐璟合上眼睛繼續裝暈,看情形,自己真的要當人質了。

朝廷裡那些人願不願意贖自己還是個問題,宗室之中不乏像他這樣年紀的孩子,隻要都姓秦,他們根本就不在乎誰做皇帝。

火光被他遠遠甩在身後,風嘯聲,嘈雜的呼喊聲漸漸消失在他耳邊。

不知不覺間,他竟然行到了密林深處。

腳底荊棘叢生,錯綜盤雜的樹乾擾亂了馬匹的視野,也劃傷了駿馬的皮膚。

眼前一道橫亙在他麵前的樹椏擋住了他的去路,他夾緊馬肚子,試圖翻越過去。

馬兒卻發了性,噴著鼻息,險些將他甩下來。

“好寶貝,好青光,你便再試試,救我一命。”

他俯下身,哄著自己的戰馬,馬兒不滿的甩著頭,一步也不肯挪動。

此刻不能停下,他將秦沐璟從馬上拽下來,一刀便結果了不聽話的畜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