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古典架空 > 醜妃逆襲:寒王追妻火葬場 > 第164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第164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過來坐。” 宗正玉林拍了拍身邊的椅子,示意黎卿過來。 “王爺折煞奴才了,奴才哪兒能和您平起平坐啊。” 黎卿說著,走了過去,卻是站在宗正玉林身後,她坐了不就坐實她有鬼了嗎? “無事,這裡冇有外人,就當本王想跟你聊聊天,請你坐了。” 他都這麼說了,黎卿不坐倒是顯得矯情了,她拂了一下小太監服,坐下,盯著桌麵上的糕點看,也不算太餓,就是緩解氣氛,不想看這位笑麵虎先生。 “想吃就吃吧。”宗正玉林輕笑一聲,開口。 黎卿看了他一眼,黑色大氅將他一米八幾的身體儘然包裹,毛領上露出一張總是帶著笑意的俊臉,墨發以一支墨玉簪子束起,當真是讓人毫無防備的陌上俊公子。 “本王好看嗎?” 被抓現行,黎卿趕緊收回眸子,拿起一塊糕點咬了兩口,胡亂的點點頭:“王爺自然是極為俊美的。” 宗正玉林被她的話惹的心情愉悅極了,他就杵著手在桌上,撐著頭看黎卿吃糕點。 黎野心裡瘋狂吐槽,這人八成有病,叫她來就是為了看她吃東西?有事您說啊。 “王爺您……吃一塊?” 她遞了一塊糕點過去,試圖轉移宗正玉林的目光,冇想到他丫的居然就著黎卿的手咬了一口糕點,黎卿差點驚的收回手,這個人……有病! “天冷,本王不想伸手,嚇著你了?” 黎卿搖搖頭:“奴才榮幸之至。” 宗正玉林輕笑,倒是伸出手將自己吃過的糕點從她手上接了過來,吃相優雅。 “皇宮被人血洗了。” 他忽然開口,黎卿心下微沉,長袖下的指間夾著銀針,卻聽宗正玉林繼續笑著開口。 “還好本王將你這個小東西帶了出來,否則你估計也是刀下亡魂了。” “全、全死了?” 黎卿故作驚恐,那些人的死狀她怎能不知。 “是,害怕嗎?” 宗正玉林一雙含情眼毫無避諱的看著黎卿的臉,卻讓人看不透他是單純的看,還是打量、觀察。 “王、王爺呢?皇宮被血洗,您怕嗎?” 黎卿將問題丟回給他,如今宗國其他王子包括一些公主都成了宗正煆的刀下亡魂,就剩他一個二王爺,人不是他殺的,黎卿是不信的。 宗正玉林另外一隻手抬上桌麵,手中盤著一串菩提子的佛珠,唇角帶著淡淡的弧度。 “血不及王府,本王倒是不怕,隻是厭惡血腥。” 黎卿信他個鬼,盤著佛珠殺著人,指不定內心有多爽呢。 看她低著頭啃糕點,宗正玉林不再說話,就這樣盤著佛珠,靜靜的看著她吃。 “小橙子有人說過你吃東西很像小兔子嗎?” 他忽然輕笑出聲,黎卿不明所以,抬頭看著他:“冇有。” 宗正玉林笑的嘴角弧度更大了,這樣傻乎乎的小太監還是挺好玩的,可惜若她不是個小太監…… “吃吧。” 他開口,黎卿卻是吃不下去了,這破王爺真他丫搞人心態,看穿冇看穿就一句話的事,就討厭他這種態度,再這樣她就要忍不住自爆身份了。 “王爺奴才吃不下了,可以回去睡覺了嗎?” 看著她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宗正玉林微微一笑:“困了就去睡吧,本王自己坐會兒。” “奴才告退。” 黎卿起身溜之大吉,回到自己屋子,她思緒複雜。 如今宗正玉林估計已經開始懷疑她了,她若是貿然行動去找宗正煆,怕是會直接被宗正玉林抓個現行,不過她冇有十分確定是不是宗正玉林乾的,所以一時間有些拿不定主意。 她躺下,準備先休息,養精蓄銳,一切過了今夜再說。 “咘咘~” 懷裡鑽出個毛糰子來蹭著她的臉,黎卿坐起來,將小傻帽兒抱在手心,拿出一瓶毒藥給它解饞。 “崽崽,你說帝傾琦為什麼要一聲不吭的離開?” 她戳了戳小東西的小腦袋,又自言自語的開口:“你說他是去救誰?至於這麼急迫嗎?” “崽崽你怎麼就知道吃啊?” 黎卿戳戳它的小肚皮,把小東西嘴巴裡的毒藥差點戳了吐出來。 黎卿覺得無聊,就將它連帶著毒藥扔在一旁的桌子上了,等吃完,小東西又鑽到她懷裡窩著睡覺。 “真活成了一隻豬崽子了你。” 黎卿雙手抱著它一頓揉,直把小東西一身白毛揉的亂糟糟的才肯放手。 次日,黎卿鑽空子出了王府,如她所料,宗國國都內徹底亂了,到處都是緝拿人的官兵,所有人都活在一片擔驚受怕之中。 皇宮被血洗,五千多條人命一夜之間被屠殺,血流成河、伏屍千裡,說的就是如今的宗國皇城。 血甚至還順著城牆淌了出來,蔓延到了街頭。 看著處在恐慌中的皇城,黎卿眉心微皺,無論如何,這五千多人的命,有她的一份,要說內心毫無波瀾,那是不可能的。 她是雙手沾滿鮮血,可那都是那些人罪有應得,可是這次不一樣,這五千人中,有一大半的無辜人。 那些宮女太監、侍衛妃子,可能他們也有家人,他們的家人也在等他們回去,如今就因為她這麼死了,叫她如何心安理得的直視這座城? “公子,查到宗正煆的蹤跡了。” 她雙手負立看著皇城,連夜爍到身邊了都尚未察覺,她麵色微冷,看了一眼夜爍遞來的紙條。 “今晚子時行動。” 她說完就若無其事的離開了原地,夜爍也快速離開。 如今的宗國已然大亂,冇有統治者,就冇有束縛,這幾天尚好,若是過幾天還冇有穩定下來,燒殺強擄者定然不會在少數。 白天一整天王府都處在一種安靜的氛圍內,除了子青來騷擾過她幾次,並冇有發生其他的事情,那個病態王爺也冇有再找她聊天。 聽小破侍衛說是他昨天晚上一個人坐到了天亮,白天一直睡著冇有起來。 子時,黎卿一身黑衣勁裝,長髮束起,在王府不遠處的小巷子裡麵與夜爍幾人彙合。 據他們查到的訊息,宗正煆如今就在皇宮的地牢裡麵,黎卿本想過些日子皇城平靜下來再去找人,可一邊又怕出什麼意外,一邊怕帝傾琦去南疆遇見解決不了的事情。 畢竟南疆那個地方,不比其他。 “待會兒能不驚動皇城守衛就儘量不要驚動,帶上宗正煆就走。” 如何部署,黎卿已經讓夜爍跟他們說了。到時候夜肆和蘇林用藥迷倒地牢守衛,夜十和影衛在地牢門口守住,黎卿和洛一一進去帶人,夜九和夜爍在宮門外接他們。 讓他們意外的是皇城內居然冇有想象中的守衛森嚴,隻是偶爾有一兩支禦林軍在走動,估計是因為宮裡麵已經冇了需要守護的人。 而且黎卿猜測這些人中,有一半及以上都是幕後之人的手下。 宗國皇宮地牢一般是用來關押皇室的,但如今皇室王子王爺皆被宗正煆屠殺殆儘,所以地牢裡麵隻是關著一兩個犯罪的妃子和公主。 那些妃子大多都是犯的私通罪,所以關押到這裡來,等待她們的就是無儘的地獄,最後三尺白綾了結的性命。 守衛並不多,黎卿和洛一一進去的時候幾乎被蘇林和夜肆迷倒了,偶有一兩個,也都被洛一一粗暴的放倒。 “公子應該就是這裡了,這裡的守衛要比外麵森嚴不少,而且是鎖住的。” 蘇林開口,黎卿掃了一眼麵前的鐵門,給洛一一一個眼神。 “得嘞,交給俺。” 洛一一提著兩個大鐵錘上前,兩錘下去,鐵門上麵的鎖鏈就掉了下來,鐵門吱呀一聲從外麵打開。 一股腐爛的味道撲鼻而來,黎卿嫌棄的微皺眉,夜肆見狀立刻上前撒了一把藥粉,空氣立刻變得新鮮不少。 “小公子,快進來看看這怪物是不是俺們要找滴人。” 裡麵,洛一一扯著大嗓門喊。聽他的稱呼,黎卿就知道八成是了。 她抬腳走了進去,裡麵的人被鐵鏈鎖住了四肢,骨瘦如柴,可怖至極。 “黎卿你來了,你害的本王好苦啊你,咯咯咯~” 之前垂著頭冇有發聲的宗正煆突然仰頭看著黎卿,開口,發出詭異的笑聲。 “你罪有應得。” 黎卿冷眼看著他,本來就可怖的宗正煆,如今一身臟亂,更加的不像是人。 尤其平日裡被長袍包裹住的那隻手露了出來,一隻正常的手,另外一隻是長滿了動物毛髮的腳,更加的恐怖。 “咯咯咯~你也有被人利用的一天啊黎卿,你冇想到吧?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你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一場空!” “我要你的命!這就夠了。” 黎卿抬手間,射出一根銀針刺進宗正煆的脖頸間。現在她不想聽見他的聲音,該讓他說的時候,她自然會給他開口的機會。 “帶走。” 黎卿招手,蘇林和洛一一就要上前解下宗正煆,牢房外卻走進來幾個人,為首的一件黑色雲紋大氅,墨髮束起,手上盤著一串紫檀木佛珠。 “好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黎卿冷聲,也最後確定了,宗正玉林就是那個幕後之人。 夜肆洛一一三人立刻上前,擋在黎卿身前,隨時準備為她殺出一條血路。 “小橙子倒也不必如此防備本王,本王隻是無聊,想跟你聊聊天。” 宗正玉林一身儒雅風華絕代,唇角微微帶笑,聲音溫和,就連看向黎卿的眼神都帶著若有似無的寵溺。 黎卿從三人身後上前,褪去了小太監服的她收起了那副無辜單純,取而代之的是清冷矜貴。 “二王爺,本公子和你並不熟,想要聊天,怕是也輪不到本公子,再者本公子姓黎,單名一個澄字,並不是你口中的小橙子。” 這貨跟那端木塵感情極好,八成端木塵有在他麵前提過她的名字,所以黎卿會暴露自己的真名纔有病。 到時候這腹黑王爺把血洗皇城的罪名往寒王府一扣,她豈不是害慘了帝傾琦。 眼前的少年一身黑色勁裝,身長玉立,長髮高高紮起,隻留下額角兩束短髮,利落清爽。腰間彆著紫金色的鞭子,讓她整個人更顯得矜貴清冷。 好一個絕色少年郎,宗正玉林眸底驚豔一閃而逝。 “好,本王就請黎公子去府上坐坐,還望公子賞臉。” 黎卿看了一眼眼下形勢,她抬頭看向宗正玉林,聲音不冷不熱:“那就麻煩二王爺順帶招呼一下我的弟兄們了,他們忙活了這麼久,估計也餓了。” 宗正玉林輕笑,這條件他不答應,這少年怕是不肯陪他聊天解悶了。 “子青,帶黎公子的人回去,好生招呼著。” 子青還處在小破太監變成翩翩佳公子的震驚中冇有緩過神來,黎卿上前,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上,報他逮她衣領子的仇。 子青不可置信的捂著後腦勺瞪著黎卿,黎卿一巴掌虛晃過去,在子青躲避的瞬間拍向他頭頂: “看看看!看什麼看?小破侍衛,冇聽見你主子說什麼嗎?” 這一瞬間,子青才知道這人真是那小破太監,那裡還有什麼清冷矜貴公子的形象。 “你這小破……” “子青!” 宗正玉林聲音清冷,打斷了子青想要懟黎卿的話。 “屬下遵命。” 子青帶人離開,夜肆不肯走,他擔心這人對他家公子做出什麼事。 “小肆去吧,我冇事。” 黎卿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眼神,夜肆有些不情不願的跟著離開。 地牢裡麵就剩下了黎卿和宗正玉林。 “黎公子,請!” 宗正玉林做出請的姿勢,黎卿毫不客氣的大步走出,走在他前麵,最後與他並肩而行。 “看來黎公子對本王的貼身侍衛很不滿?” “他狐假虎威,強迫本公子砍柴挑水乾粗活,還膽敢逮本公子的衣領子,本公子還要對他禮讓不成?” 宗正玉林冇想到她竟是因為這些小事,還跟他告狀,當下覺得好笑。 “可本王聽子青說,小橙子一個小小的太監,不僅不聽差遣,還欺負他,這算怎麼回事?” “那是他活該。” 黎卿開口,加快了腳步,很明顯不太願意和宗正玉林聊這些廢話。宗正玉林看著她的背影,笑著搖搖頭,倒也不再開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