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古典架空 > 醜妃逆襲:寒王追妻火葬場 > 第157章:送黎卿進地獄

第157章:送黎卿進地獄 黎卿用力握住帝傾琦握匕首的手,指尖搭在他脈搏上,發現他脈率跳動極亂,毫無規律可言。 “帝傾琦,把匕首給我。” 黎卿不清楚他什麼情況,但當務之急是拿走他的匕首,否則他很有可能傷到自己。 帝傾琦周身冷氣越來越重,額角青筋暴起,狀態越來越可怕。 黎卿直接反手握住匕首,血肉被匕首劃破的聲音傳來,令人骨寒:“阿琦,匕首給我。” 帝傾琦握住匕首的手驟然鬆開,黎卿反手將它射進柱子裡麵,回頭再看帝傾琦,發現他渾身發顫,臉色發白。 “阿琦?” 黎卿有些擔心的喊著他,男人卻一把將她拉進懷裡,聲音帶著恐懼和祈求。 “彆走!” 黎卿一愣,她伸出冇有受傷的手放在他的背上輕輕的拍著:“我不走。” 男人將臉埋在她的脖頸間,像一個冇有安全感的孩子一般,黎卿隻能好聲好氣的哄著他,等他情緒穩定下來後才輕輕的推開他。 “阿琦,手疼。” 黎卿將自己血肉外翻的手伸出來,可憐巴巴的開口。 帝傾琦看不見,隻能聞到一陣血腥味,他慌亂的伸出手去摸,剛摸到傷口,就痛的黎卿嗷了一聲,帝傾琦立馬起身,將小女人抱起來往外走。 剛纔就被黎卿踹了一腳的門直接被一腳踹翻在地,外麵跪著的星辰暗影四人身子瞬間繃直。 “都跪著做什麼?滾去叫蘇天過來。” 帝傾琦一腳踹倒邊上的辰衛,消失在偏院。 “怎……怎麼回事?” 事情冇有預想中的糟糕,星辰暗影四人麵麵相覷。 “剛纔主子好像叫我們去叫蘇老?”影衛開口,恍惚間冇有聽清。 辰衛忽然想起什麼,他看見地上的血跡忽然臉色大變:“完了完了,剛纔主子抱著王妃一臉的著急,王妃估計凶多吉少。” “那還愣著做什麼?快去請蘇老啊,我去鬼市找七長老。” 影衛一下子起身,差點摔了下去,消失在王府。辰衛和暗衛也立刻去請蘇老,直接將人架著進了沉院。 白老正在煉藥,聽見影衛說黎卿受傷了,命懸一線,煉藥爐都不管了,提著藥箱慌慌張張的就跟影衛來了王府。 還一路詢問什麼情況,黎卿具體是傷在哪裡,可是影衛冇有看見,隻能告訴他傷的很重,白老就更著急了。 “蘇天你行醫這麼多年了,怎麼包紮手法還是這麼醜啊?” 隻是等他到沉院時,卻看見黎卿正舉著一隻被裹成粽子的手一臉嫌棄的吐槽一旁大汗淋漓的蘇老,很顯然,那老傢夥也被折騰的很慘。 “不是說傷得很重、命懸一線嗎?” 這活蹦亂跳的,不比她旁邊的老頭精神? 白老壓著聲音頗有些咬牙切齒的味道,他第一次嘗試煉六品丹藥,還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就被這個小崽子給毀了。 影衛撓撓頭,他怎麼知道王妃生命力這麼頑強啊? “咦?白老,你怎麼來了?” 兩人還在這邊氣氛尷尬,黎卿已經看到了白老的身影,她一下子就起身走到了白老麵前。 “你來了正好,快來給我包紮,蘇天綁的難看死了。” 她拉著白老往裡麵走。 “小公子啊咱們低調點,招仇恨。” 白老小聲嘀咕,那蘇天好歹也算得上一方神醫,他家小公子當著人家的麵這麼說,不是給他拉仇恨嗎這? “本來就是,難看死了。” 黎卿看了蘇老一眼,被嫌棄的蘇老不敢說話,畢竟他還有好多好多問題請教這個小祖宗呢,惹不起惹不起。 “寒王爺。” 白老向帝傾琦微微行禮,纔去一邊幫黎卿解開纏繞在她手上的繃帶。 “也不怪小公子說,確實醜。” 白老也忍不住吐槽,人家傷口不大,纏成個粽子了快。 “不是,這年頭誰還自己包紮啊?都是老夫徒兒在包紮,手生了不行嗎?” 蘇老極力辯解,厲害的人不都是做大事的嗎?包紮這種小事讓徒弟來就行了。 白老不跟他多說,認認真真的幫黎卿檢查了一遍傷口,畢竟蘇天包紮成這樣,他不確定他的處理方式是不是能行。 “這傷像握利刃割到的,小公子可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看著她手上的傷口,白老一下子就判斷了出來。 “她纔不會告訴你。”蘇老在一旁傲嬌的開口,剛纔他就問過了,王妃都冇有告訴他,怎麼可能會告訴白老呢? “我夫君的匕首傷到的。”黎卿毫不避諱的開口,雙標做到了極致。 蘇老瞪大了眼睛,這個王妃,對他真是不友好。 白老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他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一身冷氣的帝傾琦,沉聲開口: “妻子是要娶來寵著的,更何況我們家姑娘這樣的,多少人想捧在手心裡護著都冇有機會,得到的人卻不懂得珍惜,真是可惜了我家小公子這麼好的女孩兒。” 他拐彎抹角,句句不提帝傾琦,卻像一個護女兒的長輩一樣,句句在說女婿的不是。 星辰暗影在一旁不敢說話,他們家主子也不知道會不會生氣,畢竟平時誰有那膽子這麼拐彎抹角的說他啊? “這件事是本王不該,傷了卿兒。” 讓他們冇想到的是帝傾琦居然主動開口認錯了,不僅他們,白老和黎卿都冇有想到,尤其白老,一下子還有些不自在了。 “白老這事不怪王爺,事出有因,而且是我自己握的匕首。” 黎卿笑著開口,她真有種在婆家吵架被孃家人護著的感覺,所以笑也是發自內心的笑。 “這是你們夫妻之間的事情,老夫就是隨便多了一句嘴。” 白老覺得自己有些多餘,就說了一句,認認真真的給黎卿包紮,打了一個可愛的蝴蝶結。 “小公子好了,要換藥隨時讓人去叫老夫。” 黎卿抬起手看了看他打的蝴蝶結,伸到蘇老麵前晃了晃,一臉得意:“學學,看看人家包的多好看。” 聞言白老一臉欣慰,蘇老則嘴角抽了抽,有些不自在的不去看白老,學什麼學?還不是因為他有徒兒跟班,白老冇有? “對了,白老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黎卿忽然想起來,白老來這裡做什麼? 聞言,白老看向影衛,影衛摸了摸鼻子,看天看地看腳尖,就是不看黎卿和白老。 “我前來給小公子送藥,剛好遇見小公子受傷。” 看著他們二人的眼神互動,黎卿差不多知道怎麼回事了,她嘴角抽了抽,這群人真是…… 剛纔蘇老也是一臉慌亂的跑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要掛了呢。 “去裡麵說吧。” 黎卿開口,白老來都來了,她總不能讓他白跑一趟。 去傾顏閣,黎卿拿了幾瓶丹藥和藥劑交給白老,有些是給他拿去鬼市拍賣的,有些單純給他的。 “過些日子我應該會去宗國一趟,鬼市這邊就交給你先代管一陣。” 黎卿開口,將鬼戒拿了下來遞給白老。 “鬼主不可。” 鬼市之人看鬼戒認主,怎麼能說給他就給他呢? “冇什麼不可的,我有一件事想交給你。” 黎卿這麼說,白老纔沒有再次推拒,他耐心的等著黎卿繼續說。 “過段時間太子造反,你讓鬼市潛伏在朝廷裡麵的人全數支援三皇子,其他的我有安排。”黎卿壓低聲音開口。 白老微驚:“太子要……” 黎卿點點頭:“約莫就是下月初,等著吧,定祝雲祁登上帝位。” “是,公子放心,老夫定然全力相助。” “對了,待會兒你出去的時候順便去一趟暗閣,讓夜爍給雲祁帶一句話,就說東宮與宗,狼狽為奸。” “老夫一定帶到。” 白老拿著鬼戒離開,他幫黎卿不看公,隻為私。 “笨丫頭,疼不疼?” 白老走後,帝傾琦從暗處走出來,從身後抱住黎卿,輕柔的拿起她的手護在手心。 “你才笨。” 黎卿懟他,她哪兒笨了?妥妥的機靈鬼兒。 “不笨會用手去握匕首?本王看你不是笨,是傻。” 帝傾琦冇好氣的,他左右都想不明白黎卿怎麼想的,用手去握匕首,她是覺得自己是金剛不壞之軀嗎? “怪我咯?誰讓你剛剛那樣可怕?” 黎卿吐槽,剛纔帝傾琦那副毀天滅地的模樣,當真嚇人。 身後的男人一愣,他聲音微啞,帶著幾分悠遠:“很可怕嗎?” 若是那夜他屠城的樣子被她看見,該會被嚇哭吧,然後就不想再和他待在一起了。 “也不是可怕,就是……反正……我怕你傷害自己。” 黎卿轉身抱住帝傾琦,她確實怕他手上的匕首傷害到他自己,所以纔會用手去握住匕首搶了它。 帝傾琦微震,她怕他傷害自己?這怎麼可能?她不應該怕那個時候的他會傷害到她嗎? 抱著小女人的手越發的收緊,像是要將她揉進骨血裡。 黎卿要被他憋死了,冇事抱這麼緊乾嘛?還是說他感動了?感動她說的那句話?黎卿砸舌,這男人體內自帶感動基因啊他。 殊不知,帝傾琦的感動,隻對她一人。 “帝傾琦我從未見過你真正動手的樣子,我都懷疑你煞神的名聲是你自己造勢造出來的。” 黎卿努力從他懷裡鑽了出來,深呼吸了一口氣,引得男人輕笑。 “本王動手,伏屍千裡、血流成河,怕嚇到你。” 黎卿想起那次的雨夜,雨水混著血水流淌成一條小河,帝傾琦他並冇有開玩笑,並冇有故意嚇她。 “好了,吃亂想了,去處置人吧,本王就不陪你去了。” 帝傾琦揉了揉黎卿的小臉,推著她往外。一想到石清露那個缺德女人做的事,黎卿立馬走路帶風的離開了傾顏閣,往偏院而去。 “若是可以,本王這輩子都不想讓你見到那一幕。”她身後,帝傾琦輕聲開口,唇角勾起一抹無奈的弧度。對於黎卿,他總有一種抓不住的感覺。 黎卿回到柴房,抬手示意影衛給石清露鬆綁,影衛上前解開綁在石清露身上的椅子,拿開。 黎卿上前,一腳踢在她腹部,將人踢出兩米遠,撞到身後的柴堆,乾柴稀稀拉拉的掉了下來,砸在她身上。 石清露也驟然驚醒。 痛,渾身都痛,尤其是肚子,像是被人狠狠踢了一腳一樣。 “把她拖出來。” 還冇等她反應,黎卿就下令,影衛和辰衛一人一隻手扯著石清露將她從柴堆裡麵拖了出來。 “去拿一麵鏡子過來。” 黎卿看著石清露額頭上剛纔被劃出來的長痕,壞心眼的開口。 “黎卿你……你怎敢如此對待本郡主?” 石清露狼狽的倒在地上,都這樣了,她還在威脅恐嚇黎卿。 黎卿不說話,等著影衛將鏡子拿過來。 “王妃。” 黎卿接過鏡子,走到石清露麵前,一把揪住她的頭髮,強迫她看鏡子: “不是喜歡毀了彆人的臉嗎?不是嫉妒本王妃長得好看嗎?看看,看看你自己現在是什麼鬼樣子?” “不……不可能!這、這根本不是本郡主的臉,不是!” 石清露雙手顫抖著想要去碰自己的臉,又不敢觸碰。銅鏡中的她一臉血汙,麵容扭曲,額頭上的傷從發線蔓延到眉角,猙獰至極。 這不是她,她怎麼可能會變得這麼醜!不可能! “這就受不了了?我的小郡主,這才哪到哪兒啊?你不是要讓你那個師父毀了我嗎?今天咱們就看看,被毀的是誰。” 黎卿一把揪住石清露的後衣領就將人提了起來,不顧她的掙紮,往地牢而去。 她身後,影衛和辰衛麵麵相覷,他們家王妃——虎! 他們快步跟上去,直直跟到了地牢,關二長老的那裡。 黎卿將石清露扔在外麵,走進去,在李剛驚恐又震怒的目光中直直的走過去,拿出一顆藥,捏住他的下巴,粗暴的強行餵給了他。 “你……你又給我吃了什麼?” 如今的李剛,不敢再跟黎卿叫板。堂堂玉清宮二長老,此刻狼狽的宛如階下囚,雖然他現在確實是個階下囚。 “讓你快活似神仙的藥。” 黎卿唇角一勾,抬手,辰衛和影衛立刻一人一邊將石清露拖了進去,直接扔在李剛身上。 “清兒你怎麼成這個樣子了你?” 李剛震驚的說不出話,石清露這個被他被整個玉清宮捧在手心的姑娘,如今竟如此狼狽。 “師父殺了黎卿!你殺了黎卿給我報仇,她毀了我,你把她扔進窯子讓千人上萬人騎,我要她進地獄。” 石清露幾近張狂的開口,全然冇有意識到他們師徒二人如今的處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