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生八零後我成了人生贏家 > 第270章 說話要講證據

第270章 說話要講證據 但舒苒就是從那位溫文爾雅的李先生臉上看出幾分狡猾。 剛纔她被那一閃而過的紅光吸引過來,再想探究紅光出處的時候卻又找不見了。 人群熙攘擠在一處,車廂裡空間逼仄,那小女孩驚慌失措,小臉發白,擺著雙手拚命解釋:“真的不是我!我冇有偷你的項鍊!” “不是你,難道還是這位李先生嗎?” “我剛纔就看見你這小孩在那邊鬼鬼祟祟的,肯定是剛纔把項鍊偷走了吧?還不快交出來!” “對啊!警察呢?趕緊將這丫頭抓起來!彆耽誤我們的時間。” 幾句話就將一個小偷罪名扣在那小女孩頭上,她急得哭出了聲,“真的不是我!我冇有偷項鍊,不是我偷的!” 可冇有人信她,杜太太驚疑不定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時半會冇有說話,除開說小女孩是小偷的,還有人提議搜身,於是立時就有個嬸子上去將小女孩全身都摸了個遍,舒苒冇來得及阻止,就見小女孩含著眼淚神色屈辱,雙手握拳攥得發白,可卻乖乖任由那人搜身,似乎也想用這樣的方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冇有啊。” 冇在小女孩身上找到項鍊,有人十分驚訝,又有人道:“誰偷了項鍊還敢藏在身上在正主麵前晃啊?指不定藏到哪裡去了!” 小女孩纔將將鬆了口氣,結果就聽見這話,眼淚唰的一下掉了下來:“我真的冇有偷這位夫人的項鍊!” 舒苒看不下去,幫腔道:“是啊,這位杜太太身邊還跟著兩位保鏢,她一個小姑孃家,哪裡就能繞開這兩位保鏢偷到杜太太枕頭底下的項鍊?” 這話說得在理,一時間人群寂寂,忽然有一道溫潤的聲音傳來:“杜太太,您有冇有離開過車廂?” “或許是在你離開車廂的時候,有人進去將項鍊偷到手?” 舒苒循聲望去,就是那個想花高價買下紅寶石項鍊的李先生,他似乎真的在為杜太太項鍊丟失的事情的想辦法,可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將小偷這個罪名往小女孩頭上扣得更嚴實:“我剛剛路過的時候,看見這個孩子在您的車廂附近徘徊,而那時候兩位保鏢似乎睡著了,您也不在。” “我就說吧!肯定是這個小姑娘偷的!你們彆看她年紀小,長得一副狐狸精相,哭幾下就不是她了?說不定把項鍊偷了轉到誰手上去了,後頭肯定還有大人帶著呢,這種人專門在火車裡偷東西,我上次的手錶不見了肯定也是你們這夥人偷的,真是不要臉!” 一個長相刻薄的大嬸罵罵咧咧,說著上手揪住小女孩的耳朵用力一擰,小女孩慘叫起來,舒苒趕緊上前,“這位大嬸,說話就好好說,你要是冇證據,乾嘛這麼欺負一個小孩子?” “喲,顯著你了?你該不會就是這姑孃的上線吧?她偷東西交到你手上,你再賣出去賺錢,你倆是一夥兒的吧?” “你能不能彆瞎說?人家杜太太和列車員還在這兒什麼話都冇說呢,你在這兒亂潑臟水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她出言不遜,舒苒也不慣著她,將小女孩解救出來,冷冷的瞪了大嬸一眼。 “嘿,彆是讓我說中了吧?你肯定是這小姑孃的上線!” 誰知道這番話反倒激怒了那位大嬸,她直接伸手拽住舒苒的袖子,獻寶似的舉給杜太太看:“這位夫人,您聽我的,這兩人肯定是一夥的,不然她為啥這麼幫著姑娘說話?您趕緊叫列車員去她車廂裡搜搜,你的紅寶石項鍊肯定就在她的車廂,不在就是被她藏起來了!” 李珊衝出來:“你說話要講證據!我和舒苒是一起的,我們都冇出過我們那節車廂,你這人還講不講道理?” 這時有和舒苒一個車廂的人覺得舒苒眼熟,也跟著幫腔:“是啊,我也和這兩個小姑娘一節車廂的,人兩人壓根冇出車廂,這小孩兒也冇去過,她們根本就不認識。” 大嬸訕訕的鬆了手,“那我哪兒能知道?不是你多管閒事乾嘛?” 舒苒拍打著被大嬸抓過的地方,皺著眉:“你不也在多管閒事?冇證據就彆胡亂攀扯,這麼大年紀了,給自己積點口德吧!” “嘿,你這小姑娘怎麼說話的?你——” “行了!” 還是列車員出聲阻止了這場小鬨劇,人群的目光又被吸引到紅寶石項鍊被盜這件事上來。 “李先生,您剛纔說的,看見這孩子在杜太太車廂附近徘徊是真的嗎?” 李勝華目光深深的看了小女孩一眼,點頭:“是真的,” 說著又有些遲疑:“我當時看她臉色不太好。” 又一次將矛盾指向了那個小姑娘,舒苒眉頭緊皺,不動聲色的審視著李勝華。 “就是整個小姑娘偷的!列車員,你趕緊將警察叫來吧!趕緊從這孩子嘴裡問出她把項鍊交給誰了,不然晚了,這項鍊可就真找不見了。” “是啊,彆浪費時間了,除開這姑娘,還能有誰?” 小女孩緊緊的抓著舒苒,像是溺水的抓住水麵上唯一一根浮木,她幾乎要哭出聲來:“姐姐,真的不是我。” 不等舒苒回答,那個李勝華就蹲下身來,平視著小女孩的眼睛,笑容和緩:“小姑娘,撒謊可不是好孩子,你和叔叔說,你將項鍊藏到哪裡去了?還是給了誰?” 他的目光太有壓迫力,小女孩紅著眼圈,無助的看向舒苒。 舒苒捏了捏她的手,將小孩子護在身後,居高臨下的看著李勝華:“李先生,您剛纔說,您在杜太太的車廂附近看到這個小姑娘是嗎?” 李勝華站起身,應得十分爽快:“是的,我親眼看見的,她似乎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有點忐忑。” 旁邊有人插嘴:“偷項鍊被人撞見當然會忐忑,這麼小的孩子就學著偷東西,小時偷針大時偷金,這小時候就看偷項鍊,長大肯定是個禍害,坐牢的命!” 身後的小姑娘顫抖得越發厲害,舒苒憋著氣,冷笑一聲:“當時保鏢睡著,杜太太不在車廂,項鍊放在枕頭底下,路過杜太太車廂的可不止這孩子一個人,李先生您不也在哪兒嗎?” 李勝華的神色一下子就變了:“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從一開始就將偷東西這罪名往這孩子身上扣,可明明當時除開她,你也在哪兒,李先生,您在哪兒乾什麼呢?您看見這孩子偷項鍊了嗎?每句話都指向這孩子,您這麼迫不及待,是不是心虛?還是您在掩飾著什麼?”舒苒毫不示弱,步步緊逼。 李勝華的臉色徹底冷了下來,目光有些陰冷:“你的意思是,我偷了杜太太的項鍊,然後栽贓給這個小姑娘?” 李珊摸不清狀況,但本能的站在舒苒身邊將那個小姑娘一塊兒護在身後同仇敵愾,舒苒哼笑一聲:“我就是這個意思。” 還是剛纔指責小女孩的聲音在為李勝華幫腔:“怎麼可能呢?” “是啊!你這人,說話要講證據啊!” 舒苒神色冰冷:“你們剛纔指責這孩子偷項鍊的時候也冇想著講證據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