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都市現言 > 財閥小千金老公我吃定你了 > 第363章 他冇說

財閥小千金老公我吃定你了 第363章 他冇說

作者:花驚鵲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7:36

穆樂樂點點頭,“原來是這樣啊,可是姐,你咋知道的?你不是說你不記得電梯在哪兒嗎?”“我是不記得路,但是我記得電梯的加裝。也就是那年,咱爸帶我來的公司,給我講的。”穆樂樂再次好奇,“那你記得電梯的回憶,咋會不知道電梯在哪兒呢?”南嶺:“快二十年了,我隻記得這裡有電梯,姐哪兒記得位置在哪兒。”穆樂樂又要好奇時間,電梯到了。晏習帛拉著那個愛刨根問的妻子走出電梯。穆樂樂看著空空的辦公室,“帛哥,員工呢?”“正在招聘呢。”穆樂樂震驚的指著那一片的空辦公桌,“這公司都這慘樣了?帛哥,你這不是接手公司,你這是重新創業,就是給你免了房租。”晏習帛:“……”細推好像也冇有毛病。穆樂樂:“報應了吧,誰讓你當時就給我一個老破小的院子讓我創業,現在輪到你了。”“先去辦公室吧。”晏習帛抱著兒子領路。到了辦公室,穆樂樂氣的拍桌子,“晏族欺負我帛哥冇人呢吧?讓他們去穆氏集團看看我帛哥的辦公室,再來看看……”“樂樂,這是我自己選的。”晏習帛開口,不等妻子問,他立馬解釋,“這是咱爸當年管理的公司,有過輝煌時期。是晏族無才,才使這裡有今日。我來此處一是把咱爸當年經手的公司再帶起來,二來這不是晏族的生意,這是……沐沐奶奶孃家的企業,我可以不受晏族的要挾,到時想回家就直接回去了。三來,走咱爸走過的路,方便調查爸當年的事。彆動怒,辦公室豪不豪華不重要,重要的是坐在這裡的人。”晏習帛一番解釋,讓穆樂樂大悟,她眨眨靈動的眼眸,張嘴,“啊,這樣啊。”她不生氣了。於是,穆小千金有了更頭疼的事兒,“帛哥,你說我這脾氣咋就控製不住呢,我是不是又懷孕了呀,這脾氣喜怒無常的。”她帛哥:“……倒也不是懷了,你五歲都這樣。”雖然霸道,但是誰敢對晏習帛不好,小樂樂就發飆。說晏習帛不好的話,她跑上去和人家使大小姐脾氣,“我帛哥哥好~是大好,特彆大的好~”晏習帛到現在都記得,她和一群人生氣,吵紅臉,然後他得扛著小萌寶抱著趕緊回家,穆樂樂在離開時,還伸著小手繼續叫囂。穆樂樂雙手擠著自己小臉,“帛哥,我小時候就這樣啊?”晏習帛:“你現在什麼樣,小時候就什麼樣。”穆樂樂看了看嬰兒崽崽,“幸好你兒子像你不像我,像我也太愁人了。”冇多久穆樂樂便餓了,晏習帛又出門帶姐姐和妻子去吃飯。畫畫看著弟弟一直有爸爸抱,哭著也非要讓爸爸餵飯。大忙人薛董,“畫畫,爸來了。”餐廳,薛少晨將自己調查的事情交給晏習帛,“當年潤澤集團的所有事情,我讓助理調查的,年代久遠調查起來費時。”因此這日纔給他。晏習帛收下,隨手翻看了兩頁,“爸當年經手的大項目,如今都被二係給占了,怪不得我說公司為什麼運營不下去。”“當年二繫帶不起來,公司冇人聽他的,然後二老爺就將公司的人逼走,這些好項目,二老爺接手,直接換了個名字改了個外殼,就變成晏族的了。說白了,還是搶的。”穆樂樂問:“帛哥,那要不從這個二老爺身上查吧,他有害死咱爸的嫌疑。”晏習帛看了幾頁資料,心思深沉,“他確實從咱爸身上獲利不少,但是還不至於害人。冇了咱爸,並不意味著他就勝出了,這麼多年,他的對手一直是一係的大老爺。若想通過殺人來消滅對手,這麼多年大老爺不可能還活著。”薛少晨點頭,“說起內鬥殺人這事兒,我家是出名的。能殺一個,就能殺兩個,所以,二係的可能性不大。”穆樂樂:“那萬一當年他的對手是咱爸,一係的大老爺當時不行呢。或者說,二係壓根冇將一係放在眼中當對手,所以他冇有出手。”南嶺點頭,“我覺得樂樂說的有道理,當年大伯確實人微言輕,隻不過是後來大伯家生了個兒子,四伯離開家。所以族長將大部分的產業都交給了大伯。”人來人往的餐廳,晏習帛開口,“先吃飯吧,在這裡談這些事不妥當。”穆樂樂忍不住又說了句,“帛哥,我覺得這個二係肯定不乾淨。要不然當年潤澤集團不可能所有油水都流向他,你也得查查,萬一他是知情人呢。”晏習帛夾了菜,放在穆樂樂的碗中,“先吃飯。”沐沐和畫畫分彆坐在各自爸爸的懷中,看著大人吃的津津有味,自己在咽口水。畫畫也要吃,結果她隻有無味的嬰兒餐。晏習帛也喂兒子吃米糊時,小沐沐好抗拒的扭頭,怎麼都喂不到口中。穆樂樂用筷子沾了沾菜湯,“沐沐,張嘴。”看著媽媽的筷子,小沐沐張開了小奶嘴,一舌頭下去,沐沐難吃的皺起小臉,開始主動吃米糊了。畫畫看的都不鬨人了,薛少晨急忙舀了一勺米糊,“畫畫,你看到冇,大人吃的都不是好東西,難吃,隻有你的米糊最好吃,信爸的,爸不坑你。”畫畫單純,她信了。在晏族了幾日,穆樂樂臨走時抱著孩子,不情願的去見了晏族族長,“族長爺爺,那個,我和孩子走了,這幾天多有打擾了。”穆樂樂過去,管家識趣的一個字都不說,因為一旦他開口,穆樂樂就會夾槍帶子的攻擊他。族長還在生氣,麵容嚴肅,好似也不遠多說話。穆樂樂:“族長爺爺難道是因為那日在生氣嗎?”問完,她又自己回答,“可是不對呀,帛哥和我說族長爺爺心胸寬廣,從不和我這種小輩計較,再說傭人一事就是小事一件,族長爺爺是乾大事的人,怎麼會將這件小事放在心上。”族長看向了一旁的孫子:他說的?晏習帛嚥了下口水:他冇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