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宮鬥宅鬥 > 被太子渣後,她轉身嫁給了皇叔 > 第89章 不忍心的告訴他真相

那道聲音依舊嘶啞,隻是其中帶了點雀躍。

慕祁循聲望去,司空辰的的頭髮似乎被扒拉過,比之剛纔整潔不少。

他將耳朵伸嚮慕祁的方向,繼續試探著問道:“你回來了?”

對於司空辰,慕祁始終抱著複雜的態度。

這個差點成為她夫君的男人,一直在暗地裡和她的發小廝混在一起。

就算剛開始他是被下藥的。

可後來呢?

慕祁冇有回答他,而是遲疑著提了另一件事:“有件事,我不知該說還是不該說……”

司空辰連忙道:“阿祁直說。”

“你和白凝雪的第一個孩子……”

司空辰心中一緊:“他怎麼了?”

難道他父皇冇有放過他?

可是,他父皇明明答應會放了那孩子……

“其實不是你的孩子,我見到了那孩子的生父,七成像。”

司空辰:“!!”

他手不自覺收緊,心慌的感覺瞬間蔓延全身。當初與白凝雪的細節不停地在他腦海中回放:“不,你騙我!”

嘴上這麼說,其實早在慕祁說出來的那一刻,他心中就已有了決斷。

比如孩子一點也不像他,比如白凝雪的產期對不上……

慕祁輕歎一聲,早在知道那孩子不是司空辰親生的時候,她就幸災樂禍了好久。

可如今,不知為什麼,她竟然有點開始同情他了。

她有點不忍心,但還是毅然與司空辰再次分享另一個訊息:“還有,另一件事,你要節哀。“

頓了頓,慕祁見氣氛烘托的差不多了以後:”那個……白凝雪與她腹中的胎兒都冇了,墳就埋在城外向西五十裡,你若是尋著機會出來了可以去看看。”

司空辰“謔”的站起身,但因為水牢裡的水長期投放有軟骨散的緣故,他剛站起身就又跌坐下去。

“誰乾的?”

這個……

慕祁也很猶豫,本來她認為是南皇做的,可是剛剛纔知道,其實是太後做的。

慕祁抿著唇,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他真相。畢竟太後算起來,似乎是他的親祖母……

這個打擊會不會太大了?

水牢中長時間的沉默,讓司空辰浮想聯翩。

他手捂住胸口,一臉難以置信:“是你對不對!你這個毒婦!你害了我還不夠,一定要取她的性命嗎?”

慕祁被他的話驚到了:“我害了你?”

如果她冇記錯的話,當初是司空辰自己吃相太難看,犯下謀逆的大罪,才落到如此下場吧?

“如果不是你最後阻止我,我的大計早已成功,不是你害了我還能是誰?”

慕祁真是無了個大語,開始好好反省自己當初為什麼會眼瞎。

瞧中的男人居然是這個德行!

“你以為,冇有我你就能成功?”

當初,她早已感覺到還有很多人埋伏在暗處,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一直冇有出手而已。

所以,在司空墨受傷之前她才一直冇有出手。

不過,這些與司空辰冇有什麼好說的。

“既然你覺得我是毒婦,那我也不用顧及你的感受。就如實與你說吧,白凝雪與她腹中的孩子,如果我所料不差,應該是你的皇祖母派人乾的。至於你信不信,隨你。”

既然司空辰撕破了臉,她也不是那種以德報怨的傻子,最後僅存的一絲同情也蕩然無存。

話音剛落,伴隨著“卡擦”聲,水牢的大門被人從外麵打開,微弱的燭光透了進來,太監尖細的嗓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奉聖上旨意,白小姐通敵罪名已查清是賊人汙衊,白小姐,快出來吧。”

慕祁踏著水,緩緩向門口走去。

這時,司空辰瘋了一般嚮慕祁跑來,但因為使不出力氣,所以隻跑了兩步便跌落在水中。

“白慕祁!你這個毒婦!你給我回來把話說清楚!”由於比較激動,以至於他說話都破了音。

慕祁滿意的看著他這副樣子:“不裝了?”

還記得,方纔不知道是誰在那裡裝深情。轉眼,就撕破臉皮了?

“不過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再多,你就得去問問你的好祖母了。”

說罷,她不再停留,大步朝水牢之外走去。

門外,站著牢頭和一個上了年紀的太監,而司空墨,則一派淡然的站在兩人身後。

明明是在這個肮臟昏暗的天牢裡,他卻好似冇有受到任何影響,身上氣質矜貴,與這個地方格格不入。

看見慕祁出來,他微微掀起唇角:“阿祁,我來接你回家了。”

慕祁目光足足在他身上停留了半晌,才點了點頭,走到司空墨的身旁,伸手抱著他的手臂。

水牢的門在他們身後“啪”的一聲關上,司空辰突然像困獸一樣大喊起來:“來人,我要見父皇!我要見皇祖母!你們這群奴才,速去幫我通傳一下!”

司空墨與慕祁在太監的帶領下,朝著天牢外緩緩走去。

聽見司空辰的聲音,他不悅的微皺起眉:“他怎麼也被關在水牢?”

“呃……你不知道?”難道要說南皇為了不讓白仲與司空辰見麵,特意將人關到此處的?

兩人從天牢出來的時候,外麵天色已經開始黑了,林川已經駕著馬車已經等候在大理寺外。

慕祁與司空墨上了馬車。

沉默片刻,慕祁目光複雜的轉頭看著自己身邊的男人。

逆著光,他側臉輪廓清晰俊美,臉上白淨無瑕,鼻梁高挺,似乎揣著什麼心事,好看的薄唇緊抿。

感受到慕祁的目光,他轉過頭,麵露疑惑:“怎麼了?”

“我突然有點好奇,”慕祁緊緊盯著司空墨深邃的雙眼,“你送我簪子,是因為我是你的王妃,還是因為你,心悅於我?”

司空墨疑惑更甚:“這其中,有什麼區彆?”

慕祁緘默片刻,換了個說辭:“那你為何娶我?”

司空墨:“?”

“不是陛下下旨?”

慕祁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剛開始說是因為這個,還挺有可信度。可後來她昏迷不醒,司空墨本可以光明正大的退婚,卻依舊將昏迷不醒的她娶回王府,“奉旨成婚”就有些牽強了。

不過司空墨不願多說,她也不想勉強。

隻是再度問:“不知王爺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隻要王爺說,隻要我力所能及,一定義不容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