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宮鬥宅鬥 > 被太子渣後,她轉身嫁給了皇叔 > 第87章 陳年舊事

昨晚,南皇也是這幅模樣,不僅說話好聽,態度誠懇,還十分配合,傳位聖旨想也不想的,十分爽快的就寫了。

可轉眼呢?

轉眼就給她按上莫須有的罪名,將她打入天牢,更是拿白仲威脅她。

“你們做皇帝的,能容忍我這種人?”

南皇心事被戳穿,笑的更加勉強:“真是一派胡言!白家忠君愛國,朕怎麼可能會容忍不下臣子的子女?”

然後轉頭對著那一臉懵逼的白仲堆笑:“你說是吧,白愛卿?”

白仲自然滿口回“是”。

“阿祈,還不快起來,陛下都站著,你怎麼能坐著呢?”

南皇臉部一抖,手上更加賣力起來的捏著肩:“白愛卿,不礙事的,阿祈年紀小,坐坐也無妨。”

慕祁也跟著笑:“可是,今天,有人來抓我說……”

話還未說完,南皇就義正言辭的打斷她:“純屬子虛烏有,朕這就下令放人!”

“可是,我爹……”慕祁猶豫。

“竟然有奸臣想誣陷白愛卿,朕這就下令,徹查此事!還白愛卿一個清白!”

“難道不是你……”

“白愛卿的拳拳之心,日月可鑒,朕怎麼可能會相信白家通敵叛國呢!”

以這南皇的變臉速度,饒是慕祁正在氣頭上,也不免覺得一陣好笑。

頓了頓,她開口提了另一件事:“白凝雪,陛下可還有印象?”

聽到這個名字,南皇身軀一抖,猛然想起自己盛怒之下,竟忘了水牢中的另一個人。

“這件事是這樣的,你聽朕狡,解釋!”

“白凝雪是太後安插的,但朕保證,以後太後絕不會再做任何對白家不利的事。”

他說的情真意切,就差冇指著蒼天發誓。

慕祁卻覺得十分好笑,不論白凝雪是南皇的人,還是太後的人,這件事南皇定然都逃脫不了關係,難道就憑他這一句承諾,白凝雪三翻四次想害她性命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犯罪成本會不會太低了一些?

“既然陛下這麼說,此事便作罷,我這就去找太後聊聊……”

慕祁說著,便站起了身。

南皇手指微微一顫,連忙將慕祁按下。

昨晚,慕祁也是來說找他聊聊,結果,他就變成了這樣!臉上的痕跡至今未消,以至於他今日連早朝都取消了!

太後那個身子骨,怎麼受得了這種“聊聊”?

“白慕祁!”南皇不自覺加重了語氣,想他堂堂一代帝王,何時如此低聲下氣過,“你畢竟隻是一個人,有時候,差不多就得了!”

他就不信,憑白慕祁一個人,能抵得過他的千軍萬馬!

慕祁笑容漸冷:“那,試試?”看看是誰先倒?

什麼叫差不多得了?

白凝雪與司空辰捲到一起也就算了,渣男配渣女,她管不著。可私底下,白凝雪可是三番四次要她命的!

就一句保證不會再對她出手就算了?

南皇一噎,此時此刻,他還真不能把慕祁怎麼著。憑慕祁展現出來的身手,一定是他先於慕祁出事。

他將目光移到一旁站著的白仲身上,抬出帝王的威嚴:“白仲,你白家當真要反了嗎?”

白仲冇說話。

白仲很沉默。

良久,白仲將頭微微轉過去。

南皇:“!!”

慕祁也略帶詫異的看了白仲一眼。

南皇氣得一連說了三個“好”,正要再說些什麼,卻突然聽見“卡擦”一聲,緊接著,他麵前的桌子平白無故的出現一絲裂痕,眨眼間,便化為灰燼。

是真正的灰燼。

不知道哪裡吹來一陣邪風,帶著桌子的灰燼吹到南皇身上。

他本就病弱的身子一顫,下意識嚥了一口口水,頓了頓,他話音一轉:“確實是不能輕易姑息,但太後年事已高……不如這樣,朕封你為郡主,不,公主,算是對你的補償,你看如何?”

這時,一直冇有開口的白仲說話了。

他一下子彷彿蒼老了許多:“老臣從祖上開始為南朝征戰,世代忠良,如今膝下連傳宗接代的兒子都冇有,為什麼還是不願意放過我白家唯一的血脈?”

他也不是傻的,從方纔兩人的對話來看,不難聽出,阿祁這段時間所受的罪,都是太後在暗中操控。

就算不是南皇授意,但他縱容太後一再二再三的對慕祁下手,等同於默認。

“不過就是老一輩的恩怨,人,也早已隨黃土而去,難道我白家的赫赫戰功還抵不過這一個私人恩怨嗎?”

慕祁敏銳的聞出八卦的味道:“怎麼回事?”白仲好像知道太後為何會對她出手……

南皇深深歎了一口氣。

事情,要從二十年前說起了。

簡單來說,就是白仲曾經與太後的閨女十公主有過婚約,但白仲與她這一世的娘相戀,於是寧願抗旨也不願娶十公主為妻。

為此,不惜躲到邊荒去。

而那十公主也是個率性的,千裡迢迢跑到邊荒就為了找白仲要一個說法。

可是她也是不幸的。

在去邊荒的路上遇到山賊,被欺辱致死。

老皇帝震怒,即便當時白家勢大,白仲也被責罰到丟了半條命。

不過,太後覺得不夠,這些年一直在想著怎麼推倒白家,讓白仲也嚐嚐喪女之痛。

聽完這一番曲折,慕祁不免也是唏噓不已。

白仲其實一直心有愧疚,對南皇也越加忠心,似乎想彌補什麼。

但此時想來,可能是他錯了。

無論怎麼彌補,也彌補不了太後的喪女之痛。不論怎麼說,他與妻子的感情也背上了一條無辜的人命。

雖然十公主的意外是他無法預料的,可若不是因為他執意要悔婚迎娶他人,又怎會出現這一悲劇?

他頹然道:“阿祁已經嫁人了,臣此生也已無憾,若是太後想找人抵命,臣願一試,隻求上輩人的恩怨不要波及到子女身上。”

說著,他幾步走到另一旁的茶幾邊,將茶杯猛然一摔,然後撿起一個瓷片就要往自己脖子上劃拉。

慕祁一驚,濃鬱的妖力幻化為一隻青色大手將白仲握住,當場就讓他動彈不能。

南皇震驚之餘,後背感到一陣冰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