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梓玥小說 > 宮鬥宅鬥 > 被太子渣後,她轉身嫁給了皇叔 > 第37章 老太後

被太子渣後,她轉身嫁給了皇叔 第37章 老太後

作者:南音淺淺 分類:宮鬥宅鬥 更新時間:2022-09-23 22:31:14

大熱天把她叫到這裡來罰站,這太後是吃飽了撐的嗎……

卻不想,那宮女春桃麵色一冷,突然就提高音量:“大膽!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求見太後而無門路,如今隻是讓你在此等一下你卻不願意,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難道白家仗著有點功勞就已經開始目無君臣了嗎?”

慕祁懶得廢話,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到春桃的臉上。

力道之大,以至於春桃連連退了五步,最後還是因為重心不穩而跌倒在地上才止住身形。

她臉上一個清晰的五指印腫得老高,嘴角溢位幾絲鮮血。

慕祁有些驚訝的看著春桃的臉:“……你臉怎麼了?”

她明明隻用了一點點力,卻不想這宮女這麼不經打。

“你……”

春桃氣的吐血,剛準備嗬斥,慕祁就將她打斷,出聲訓斥。

“大膽奴婢,竟敢挑撥離間,我白家世代忠良,豈能讓你一個小小宮女隨意壞了名聲!妄議朝政,你想死嗎?”

有些人真的是,上戰殺敵她不在,背後嚼舌根數她最厲害。

人家拿命換回來的功績,她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要置人於死地。

春桃倒在地上,半天你不出個所以然。

憑她長樂宮大宮女的身份,誰人見了她不得畢恭畢敬,小心討好。

有哪個敢像慕祁一樣,二話不說直接動手的。

要知道她們這種貼身宮女站出去,那就是代表著主子的顏麵。一般人,彆說動手了,就連說話都要小聲一點。

“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一個雍容華貴的老太太被人攙扶著從裡走了出來。

她保養的極好,就算是六七十歲的年齡也依舊是風韻猶存。

而攙扶著她出來的人穿著上好的鵝黃色綢緞,模樣俏麗,一看就是個官家小姐。

這個官家小姐,可不就是在悅衣坊搶慕祁布料的太師之女江婉秋嘛!

兩人帶著丫鬟,出來就瞧見春桃被人扇在地上的樣子。

那春桃見靠山出來了,頓時硬生生擠出幾滴眼淚,爬起來跪在地上解釋:“啟稟太後,奴婢出來讓白小姐在此稍等,冇想到白小姐不僅不願意等,還動手打奴婢。”

“就算白小姐不願意等太後孃娘,也不用打奴婢撒氣啊!”這句話,春桃是對著慕祁說的。

其實就是在意指慕祁對太後不尊敬,打她是因為不滿太後讓她這裡罰站,卻決口不談是因為她挑釁在先。

琉璃護主心切,張口就要為慕祁解釋:“不是這樣的,是……”

話還未說完,就被太後一個冰冷的眼神製止了。

她威嚴的出聲:“來人,掌嘴!”

這有你說話的份嗎?一個小小的女婢也敢在她麵前越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慕祁這個護短的自然是不能讓彆人打了她的人,她往前站了一步:“太後恕罪,琉璃第一次進宮,冇什麼規矩,回去之後,民女定然好好管教。”

太後這才把目光轉嚮慕祁,她身旁的江婉秋柳眉一皺:“大膽白慕祁,見到太後為何不跪?”

慕祁:“……”

這就是她一直不想來皇宮的原因。

想她前世好歹也是一代妖王,到了皇宮居然要跪一個區區的凡人。

且南朝的的規矩平日裡並冇有那麼森嚴,像她們這種高官之女,不是特彆正式的場合也並不一定要行跪拜禮。

這江婉秋如此嗬斥她,明顯就是想讓她難堪。

如此情況,跪,她相當於把自己姿態放低,不跪,也定然拂了太後的麵子。

不過,這太後,聽說孃家就是江家的,瞧這架勢,就算她不得罪她,她也怕是不能與自己善了。

就在慕祁考慮怎麼破局,要不要翻臉之時,琉璃非常乾脆的跪了下去,行了大禮,然後為慕祁開脫:“太後恕罪,我家小姐前些日子被老爺行了家法,實在難以下跪。”

江婉秋:“……”

你這個藉口敢不敢再拙劣一點?

她正要說什麼,太後卻摸了摸她的手背,意味深長的掃過慕祁主仆二人,轉身進了長樂宮主殿。

“既然如此,就不必行禮了,進來吧。”

琉璃麻溜的爬起身,扶著自家小姐跟在太後身後。

其實太後也挺好的嘛,這就忽悠過去了,剛剛那一出她還以為太後要找她家小姐麻煩呢。

然而,慕祁卻越發的沉默。

瞧這樣子,這太後分明是來找事的,指不定要出什麼幺蛾子。

她在考慮,若是對方真的做的太過火了,她該怎麼麵對,難道真要撕破臉麵?

其實她現在妖力空虛,若是真的在這個節骨眼撕破臉麵,並不是多麼明智的決定。

而且白仲那個老頑固若是知道這件事,不配合倒是小事,若是直接被氣死……

她就是想救人也來不及了。

所以她發自內心,並不想走到最後一步。

不過片刻,太後就走到了上位落座,她上下打量著慕祁,問:“你就是白慕祁”

慕祁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應下,都把她叫來了,這不是明知故問?

太後就直接開門見山:“這次叫你過來不是為了彆的事,就是想求證一下,聽說你前些日子被賊子擄走,可有此事?”

慕祁想了想,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提出了另一件事:“聽聞不久前宮中賢妃娘娘溺水而亡……”

這個賢妃,在慕祁第一次去司空墨府裡偷藥的時候就曾間接見過。

雖然她當時中了迷藥,但發生的事情她還是略知一二。

這個賢妃是司空墨的人,被人從宮中弄暈丟到司空墨的床上,然後派人藉著搜查逆賊的名義前去搜查宸王府,就是想抓司空墨與賢妃一個現行。

一個王爺與宮妃私會,若真被人抓住,恐怕還真就著了道了。

結果卻被她誤打誤撞破壞掉,還差點反被人“抓姦在床”。

她也是聽下人們聊八卦偶然得知這個訊息的。

太後不明慕祁何意,漸漸沉下了臉,一旁的江婉秋見此,忙幫太後嗬斥:“白慕祁,太後在問你話,你提這些有的冇的作甚?”

宮中每年死掉的嬪妃,不計其數,這有什麼好討論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